第五百六十章 苏婷到来!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六十章 苏婷到来!

肖怀依,石钟和石钟的几位师弟,与陆沉对峙起来。 石钟相信,以师傅肖怀依在京城的人脉和威望,倒不至于让儿子对陆沉这一个小小的年轻人道歉。 在接触陆沉之前,石钟调查过陆沉的资料,陆沉的资料显示生平平淡无奇。 可是石钟没想到,这陆沉的态度如此强势,强势的连石钟都有些无法接受,好似这陆沉有什么背景一般。 “陆沉,你这样未免太过分了!”即使是以肖怀依处变不惊的个性,此时也有些恼怒起来。 只要稍微了解过肖怀依的人,都知道肖怀依护犊子的暴脾气。 何况肖怀依在京城混了这么久,也有不少人脉,谁也不敢在肖怀依面前如此放肆。 “过分吗?”陆沉说着,将手中的手枪,掰成了两半,“我想肖庆海的头,应该没这么结实吧。” 肖庆海看到陆沉将手中的手枪被掰成两半,吓得浑身冒汗,转身准备给陆沉跪下来,却被肖怀依给拦住了。 “看来,你是非要让我儿子给你跪下道歉了?”肖怀依咬着牙说道,“小子,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对肖怀依和肖庆海来说,是奇耻大辱,肖怀依尽可能的想要说动陆沉。 一旦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不止是儿子颜面无存,就连他这个老子,可能也会被道上的人嘲笑。 “一线?今日不杀你,已经算是给你天大的面子,否则我就踏平你这里。”陆沉右手又拿起一把手枪,轻而易举的将这枪折成两半。 若不是顾及到辛家家主刚死,龙战为了摆平这件事情,扛了巨大的压力,陆沉不太方便动手。 否则,在场的石钟和肖怀依,已经成为了尸体。 “我错了,我错了……”肖庆海可没想到这么多,一下子就跪了下来。 陆沉饶有兴趣的看着肖怀依和石钟,肖怀依喘着粗气,石钟也不敢大声说话,陆沉这一手威吓。 即便是肖怀依和石钟二人,也有些不知所措,谁都不知道陆沉卖的什么关子。 “好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陆沉右手将破碎的手枪扔在地上。 石钟还准备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被肖怀依拦了下来。 “让他走吧。”肖怀依说道,石钟见到师傅出手,将那准备说出去的话,吞咽下去。 走到半途中的陆沉,忽然转过身说道:“别忘了这栋别墅,快点将房契送到我这里来吧。” 说完之后,陆沉转身就离去了。 肖怀依见到陆沉彻底走远后,才后退两步,跌坐在板凳上,叹起气来。 “师傅,你就这么放他走了?你的病怎么办?”石钟急忙问道。 肖怀依对待石钟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这也让石钟为肖怀依的脑瘤操碎了心。 “我肖怀依的儿子,岂是别人说打就能够打的?”肖怀依冷哼一声说道,“可他并非常人,你想想这几十个手持手枪的神射手,一枪都没有打中陆沉,这是为什么?” 本欲要说话的石钟,听到师傅说的话后,立刻想起这件事情确实有蹊跷。 现在想起陆沉那可怕的身手,令石钟有些后怕。 “师傅的意思是?”石钟不明白的说道。 “石钟,备上一份厚礼,我要去何家!如此古怪的小子,何家应该会有他的消息!”肖怀依开口说道。 从别墅出来的陆沉,吹着口哨,慢悠悠的步行向京城方向走去。 今天中午天气不错,阳光正好,暖烘烘的阳光晒在陆沉身上,使得陆沉有一种想要躺在阳光下睡觉的冲动。 叮铃铃! 陆沉拿起手机一看,又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最近找自己的陌生电话号码有些多啊。 “喂,你是?”陆沉问道。 “是我,苏婷,这是我国内的手机号,我刚到京城,你在哪里?我去找你。”苏婷无所谓的说道。 “你来找我干嘛?该不会又有麻烦事儿了吧,你还是去找别人吧。”陆沉打趣的说道。 每次自己遇到苏婷,就像是遇到了倒霉星一样,必然会有坏事儿发生。 所以陆沉不太想见到苏婷。 苏婷一听陆沉说话的口气就不高兴了,自己在国外度假,辛辛苦苦飞回来,帮助陆沉解决这些杀手,反而是让陆沉不开心了? “我说你这个人有没有点良心?我专门回来帮你解决这件事情。”苏婷有些愤怒的说道。 苏婷略带愤怒的声音,反倒是让陆沉有些捉摸不透了,这苏婷怎么突然生气了? 生气归生气,陆沉也太不会哄女孩子,就将自己在宾馆的地址说给了苏婷。 苏婷收到陆沉的地址后,就将电话给挂了,陆沉莫名其妙的听着那边嘟嘟的声音,愣了起来。 “算了,还是先回去吧。”陆沉摇了摇头。 当陆沉回到宾馆的时候,看见孟老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孟老想要跟陆沉告别,却一直没有见到陆沉。 “陆会长,我先回云海市了,那边研究会里面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我就不在这里逗留了。” 孟老的一席话让陆沉有些不好意思,身为会长,他将这些事情全部交给孟老等前辈。 如今孟老还要赶着回去处理研究会的事情,年龄这么大的一个老者,还要替自己收拾烂摊子。 饶是陆沉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孟老,我尽早赶回去收拾云海市那边的事情吧。”陆沉摸着头说道。 “陆沉会长,以后你就安心搭在京城吧,有不少人想要请你出席各种会议,恐怕以后你有的忙了。”孟老笑着说道。 把孟老急匆匆的送走以后,紧接着就是苏婷的到来。 这一次苏婷穿的是一身休闲装,手里提着个皮箱,要不是陆沉叫住了苏婷,怕是苏婷都认不出眼前这个人就是陆沉。 陆沉变化的模样太大,跟电视剧里面的小鲜肉差不多大,嫩了好几岁。 “好了,你在楼上等我,等我开好房,我就去找你。”苏婷这话怎么说,陆沉都感觉到有暧昧。 可是眼前这女人是个心狠手辣的杀手,陆沉心中也无法燃起这种暧昧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