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各方反应! - 极品透视

第五十六章 各方反应!

当胡枭从杀手网站上,得知血色军团全军覆灭后,脸上的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他当然知道,血色军团在杀手界中的地位,由此想到了那对陆沉,恭敬有加的苏雄。 苏雄可是苏阎王,能够对陆沉如此恭敬有加,显然是事先有所知道。 一念至此,胡枭狠狠啐了口痰,苏雄明显是把他坑了。 陆沉能够有实力将血色军团击杀,那就意味着整个云海市,都没有多少人能够和陆沉相互抗衡。 现在的胡枭,只希望陆沉能够不知道是他所为,这样以后的日子还会好过点。 有这么一个身手强大的高手,他胡枭寝食难安。 “侄儿,以后见到陆沉,不许放肆。”胡枭的电话,很快就打给了侄儿胡斌,胡斌接到电话后呆若木鸡。 胡斌还想趁此机会,好好羞辱陆沉一番,可听叔叔这口气,似乎对陆沉很忌惮。 这只不过是个穷小子,怎么会让叔叔这么忌惮,难道叔叔也奈何不了他? 胡斌咬了咬牙,只能答应下来:“是,叔叔。” 胡枭甚至给整个青龙帮下令,一定不要招惹陆沉,这样的决定无疑是很明智。 但这个决定如果是放在杀手这件事情以前,还算一个很好的后手,只是已经将陆沉招惹了,胡枭只期待,不要被陆沉发现。 至于在警局中被抓到的那一名杀手,胡枭立刻派人下令去处死他,以免杀手将胡枭招出来。 做完这一切后,胡枭喘了口气,躺在躺椅上,揉了揉太阳穴。 这些时日的事情太多,让他很头疼。 与此同时,血色军团出现在云海市的事情,也逐渐被五虎帮和凤天阁所知晓。 毕竟血色军团这种杀手组织,在众多地下组织中,也算是臭名昭著。 有一些不方便干的事情,都会找这些杀手组织代劳。 “什么?你说陆先生一个人将血色军团歼灭了?”苏雄手中端着茶杯,在听到这一消息后,立刻放在桌子上。 “是的,消息已经确认无误,五个人后,四名身死,一人身受重伤。”雷九天略带震惊的说道。 要知道,雷九天也听闻过血色军团的名声,血色军团的五个人,配合默契,手底下鲜有活口。 没想到五个人来刺杀陆沉,反而是被陆沉一网打尽。 根据现场的痕迹,和雷九天的推断,现场也就只有陆沉一个人出手而已。 这五名杀手,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别说是被暗杀,就是正面对上,雷九天也没有把握赢得了其中一人。 可就是这五名杀手,却统统败在了陆沉的手中,这足以说明陆沉的实力,已然是深不见底,远非他们所想象的那般简单。 “有意思,有意思,我就说陆先生实力深不可测。”苏雄摇了摇头笑道,在惊愕过后,苏雄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 雷九天也有些暗自庆幸,苏雄所做的这个正确的决定。 “帮主,要不要……”雷九天问道。 雷九天的意思,很快就被苏雄听懂了,“先不用着急对青龙帮动手,等陆先生有需要,我们在对青龙帮动手。” 在青龙帮惹下强敌的情况下,的确,对青龙帮动手会显得稍加有利。 但是相对于而言,五虎帮的分量就不会显得那么重要了,唯有等到陆沉找上门时,才能突显出五虎帮的分量。 “是,大哥。”雷九天点头退了下去。 “陆沉啊陆沉,你到底是什么人,会不会是那边的人?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苏雄说着,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凤天阁中,那孙四娘也看着手中的密信,这密信是一个极为可靠的亲信所书写。 当孙四娘看完之后,长长舒了口气,被血色军团的人盯上,还能够活下来。 倒是颇为有趣。 “我倒是想看看,你是什么样的趣人儿。”孙四娘的嘴角露出一抹弧度。 随后吩咐道。“于三日后,将陆沉先生,请到我们凤天阁,就说我凤天阁有珍藏的字画,将这封信带给陆先生。”孙四娘开口说道。 “是!”一名站立在门口的亲信说道。 在屋子中休息的陆沉,也慢慢开始运转起体内的紫色能量,不过这紫色能量颇为怪异的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也让的陆沉有些头疼,仿佛每次身体中紫色能量有所异动时,都是自己遇到危险的困难。 否则,这紫色能量就一直潜伏在自己的身体中。 “真是奇怪,该怎么运用这紫色能量呢?”陆沉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就在这时,门外停了一辆白色的奥迪,车上下来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这名男子走到陆沉的屋子前,按响了门铃。 “谁啊。”陆沉开门,见到一名陌生的男子,站在门口。 “我是孙四娘的亲信,四娘让我给你带话,三天后,将会在凤天阁宴请你。” 说着,这名男子将请帖递给了陆沉,陆沉接过请帖,看见请帖上面写着娟秀小字。 陆沉立刻嘴巴扬起了一抹微笑,“还是孙四娘这个大美女宴请我,到时候不去白不去,那我就去了。” 送走那名男子后,陆沉继续开始了修炼。 咚咚咚! 当那名男子走了没有一会儿,吴玉儿又找上了门。 “你怎么又来了?”见到来者,陆沉拉下了脸,吴玉儿三番四次找他茬,饶是陆沉的修养在好,也忍不住。 “我怎么不能来,关于你杀了那四名血色军团的杀手,我还有几个疑问。” “你是怎么做到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杀了那四名杀手?” “还有你看看萧雅丽他们所提供的证词,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吴玉儿掏出证词说道:“凭你一个人,能够赤手空拳,打死四个杀手,这些杀手也不用活到现在了。” 吴玉儿冷笑的看着陆沉,想要从陆沉脸上找到一丝惊慌。 可让吴玉儿失望的是,陆沉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惊慌。 “谁叫他们蠢,这也不能怪我太厉害,你要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去忙了。”陆沉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气急败坏的吴玉儿,见到问不出什么东西,只好气急败坏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