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飞身挡弹! - 极品透视

第五十五章 飞身挡弹!

砰! 出奇的是,枪响之后,萧雅丽并没有感觉到浑身一阵阵痛。 嗖! 萧雅丽眼前晃过一道身影。 “姐姐,是陆沉……”萧雅梦半张着嘴巴说道。 在战士枪响之前,陆沉就动了,他只能够以肉身挡住子弹的飞行路径,否则,萧雅丽肯定会重伤在地。 陆沉如山岳般,挡在萧雅丽的面前,用肉体挡住了子弹,那战士双目一瞪,一下昏死过去。 中了枪的陆沉,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从胸膛前散发出来。 “陆沉,你怎么样了?”萧雅丽飞速跑到陆沉身旁,紧紧抱着陆沉。 一簇簇血迹从陆沉的胸膛处跌落下来,在那神奇紫色能量的包裹下,这一刻子弹没有对陆沉造成太大的伤害。 只是外表看起来比较血腥。 “姐姐,先报警吧,迟早警察也会知道这件事情的。”陆沉喘着粗气说道。 萧雅梦立刻拿起了手机,给警局打了一个电话,另一方面,苏婷身上捆缚的绳子,也被解开。 “要不然我送你去医院吧。”萧雅丽焦急的说道。 陆沉看向胸膛,那被子弹射伤的地方,血液流速渐渐缓慢下来,一道道微不可见的紫色能量,治愈着胸膛的枪伤。 “不用了,这是小伤,我可以自己来处理,先扶我上去。”陆沉慢慢说道。 万分焦急的萧雅丽,见到陆沉如此坚持己见,将陆沉慢慢扶上了二楼。 在陆沉的要求下,萧雅丽为陆沉找来了镊子,纱布和酒精。 为了不让萧雅丽,看到自身身体的异常,在萧雅丽找到这些东西后,陆沉让萧雅丽退出了房间。 沉默半响后的陆沉,运转那一丝丝紫色能量,尽快治愈着这子弹所造成的伤势。 在紫色能量的全速治愈下,陆沉那伤口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愈合起来。 射入身体中的子弹,被紫色能量慢慢弹了出来。 “唉,可惜,不能随心所欲动用这紫色能量。”陆沉摇头说道。 在这紫色能量的恢复下,陆沉那被子弹射伤的伤口,慢慢就剩下指尖般大小。 幸而萧雅丽没有在这,看着陆沉恢复自身伤势,否则肯定会被陆沉的情况吓一大跳。 血液很快便不在流动,胸膛处结了一块疤。 陆沉感觉这紫色能量强大的惊人,要是能够熟练运用这紫色能量,肯定能够阻止子弹。 陆沉又看了看桌子上镊子,酒精等物品,便拿起一卷纱布,包裹在肉疤上。 收拾完一切之后,陆沉便下楼了,一个欢喜冤家,又出现在陆沉的视线当中。 当得知云海市里面发生了小规模的枪击案,吴玉儿迅速带着朝着这地址赶过来。 看到大大小小一些子弹射伤的痕迹,吴玉儿心中有些疑惑。 那战士也只是昏迷,另外一名男子死了,吴玉儿立刻叫人将战士抬走,送往医院去治疗。 “是你?”吴玉儿一双秀眉皱的很紧,死死看着从二楼走下来的陆沉。 仿佛哪里都有陆沉的身影。 “队,队长,我们从他身上找到了证件,他是杀手组织血色军团的人。”一名警察惊诧的说道。 “是国际上那个臭名昭著的血色军团杀手,没想到他会栽到这里,我们可以给国际刑警打电话了。”另一名警察说道。 吴玉儿那一双秀眉皱的越来越紧,这臭名昭著的血色军团可是以狡诈狠辣著称,怎么会栽在这里。 “陆沉,说,这是怎么一会儿事?”吴玉儿质问道。 “小妞,我可不知道怎么一会儿事,他们栽在这里,肯定是老天爷看他们不顺眼了。”陆沉调笑的说道。 听到陆沉这番语气,吴玉儿冷笑两声,血色军团向来作风狠辣,怎么会栽在这里? 因此,吴玉儿对陆沉也越来越好奇。 “不想说也罢,跟我们走一趟,去警局做完笔录。”吴玉儿哼了一声。 在吴玉儿的带领下,陆沉和萧雅丽等三人,坐着警车,朝着警局开去。 萧雅丽和萧雅梦两人,自然是将陆沉的所作所为都说了出来,也被记录在案。 吴玉儿越看笔录越心惊。 虽然几人说的平淡无奇,但是吴玉儿想起来,却是相当凶险。 陆沉对于这件事情,述说的口吻也是轻描淡写的说过这件事情。 以女人的第六感,吴玉儿能够读出这陆沉到底是经历了怎么样的生死,才制服这两名血色军团的杀手。 而陆沉,在吴玉儿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重。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吴玉儿嘀咕道。 经过一下午的时间,记录完笔录后,吴玉儿才将陆沉等四人放走。 “我说你小子身手不错嘛,以前怎么可能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强悍的身手。”萧雅丽笑道,旋即又颇为担心的说道“你的身体,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丽丽姐,你要相信我啊,走吧,今天回去我可要吃鱼头。”陆沉嘿嘿笑道。 “吃,吃,吃,吃死你。”萧雅丽一只手捏向陆沉的耳朵。 在旁边一直默默不说话的萧雅梦,忽然说道:“姐,我要跟陆沉学习武功,他真厉害,学习之后我也可以保护你了。” “你这妮子,是你去保护人,还是去欺负别人。”萧雅丽揪着萧雅梦的脸蛋笑道。 一路上,三人欢声笑语的回到了家里,唯有苏婷一直默默的不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家后,萧雅丽急忙去做饭,萧雅梦坐在客厅看电视,苏婷找到了陆沉。 “谢谢你这几日的照顾,我要走了。”苏婷低声说道。 “这就要走了?”陆沉摸了摸头说道。 “嗯。”苏婷收拾好东西后说道,当即朝着门外走去。 陆沉也没有多说挽留的话,他知道他与苏婷的生活,完全是两条直线,永远不可能有相交的那一点。 与苏婷的认识,也就当作是意外之喜吧。 “咦,陆沉,你把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放走了。”萧雅梦见到苏婷离去,立刻跑到了陆沉的房间。 “别乱说,她还不是我的女朋友,洗洗睡吧,小妮子。”陆沉一指头点在萧雅梦的额头上。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都好色,要不要……”萧雅梦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