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西医到来!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四十九章 西医到来!

场内主持节目的汪清和徐连山二人,已经将中医的大概发展历史讲了一遍,这是每次国家级别中医药研究会的惯例。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下一项节目,那就是医者仁心。”汪清说道。 “对,作为医生,我们应该将百姓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徐连山开口说道。 “这里有一位病重患者,他的病已经到达了脑癌晚期。”说着,已经开始有人将那病重老者推了上来。 这病重老者坐在轮椅上,气息不均匀,面色惨白,嘴中穿着粗气。 “请各位专家和会长看看,这位身患脑癌的病人是否还有可以救治的可能?”汪清看向四周说道。 在座的都是中医界的前辈,每次国家级别的中医研究会,都会请上来一些病重的患者。 也是让各位中医界的前辈,一来看看这些病重的患者是否有医治的可能,二来也是为了比拼医术。 卢芒略带挑衅的眼光看向陆沉,这一次他一定要大展身手。 当场让陆沉知道,他这种从海外留学归来的海归,不是陆沉这种土包子能够比拟的。 “卢芒,这名身患脑癌的患者,是不是有救治的可能?”身旁的肖庆海淡淡的问道。 “想要救治也不是不可能的,我见过有前辈救治过脑癌晚期患者,我也有经验。”卢芒开口说道。 陆沉并不知道卢芒这一刻的想法,他双眼径直注视着那名老者。 那名老者脑海中的瘤子,宛如拇指般大小,有了这脑瘤的压迫,才让这名患者脸色惨白。 “大家有什么想法,全部可以交流交流!”汪清适时的说道。 说是交流,其实是在暗示各个省市中医药研究会会长的本事。 在这种专家云集的场地。 只要能够出类拔萃,在众多专家中表现的亮眼,就能够瞬间出彩。 在这群专家的内心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其中也不乏有一些默默无名的医者,经过这一场盛会后,能够一夜成名,所以对于这种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大家都还是比较重视的。 “根据我的经验,这老者脑海中的脑瘤还在不断扩大,恐怕性命危急,无法拯救了。” “嗯,老林说得对,这老者想要多活上一年半载,还是有可能,根除脑瘤?困难啊。” “这道题还真是难啊,拍个片子看看吧,在这样下去,这老者怕是早晚要一命呜呼。” 陆沉也在看着那老者,旁边的孟老戳了戳陆沉的手臂。 “怎么样,陆沉,这老者有没有救?”老孟看着陆沉说道。 “要是我出手的话嘛,是有救的。”陆沉点头,“只不过有些麻烦,需要多花费一点精力。” “这,恐怕不现实吧,我看那老者的样子,脑海中的肿瘤已经压迫神经了。”老孟忧虑的说道。 脑海中的肿瘤,是最难根除的,在人的脑海中,连接着全身上下无数的神经系统。 一旦稍有差池,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这种事情根本马虎不得。 所以很少有人敢根除脑海中的脑瘤,想要根除脑瘤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何况得了脑瘤的,还是一名年龄在花甲之间的老者。 老人在上了年纪后,身体机能大幅度下降。 想要在老人身体中动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用中药去消退?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压根没有听说过哪种用药,能够将脑海中的肿瘤消退。 用针灸的方法?自己所能见的,一手针灸之术,出神入化,除了陆沉外,再无其他人。 孟老倒是希望陆沉能够大展身手,将这名老者脑海中的肿瘤祛除。 就在众位专家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外面又走入几名身穿黑色西装革履的男子。 这几名男子一进来后,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了这几名男子。 看到这几名男子后,有一名京城医院的专家站了起来。 “来来来,杜磊,坐在这边,这位是西医的杜磊专家。”那名专家带着杜磊等几名西医专家到了座位。 台上的汪清忽然说道:“这位杜磊专家,也是将病人让给了我们,想要中医西医一起来治疗这名患者。” 那名名叫杜磊的西医教授站了起来,朝着大家鞠了几躬。 “什么一起治疗,还不是西医治疗不好了,来给我们中医。”老孟撇着嘴说道,“还不是想要看我们中医的笑话。” 对于西医和中医之间的纷争,孟老是最清楚不过的,在这个年代,西医日渐发展的同时,中医也在走向逐渐没落。 所以很多人都在西医看病,很少有人在中医看病。 “好了,诸位专家也研究了不少时间,这位身患脑癌的患者,大家应该觉得怎么治疗?”徐连山看向四周说道。 这时候有很多人都在发言,有用中药治疗的,也有用针灸治疗的,各种偏方数不胜数。 就连卢芒也站起来说着自己的方法,一时之间,整个大厅热闹非凡。 “那谁有把握在最短时间内,将这名老者的晚期脑癌?”徐连山开口说道。 顿时间,大厅死的一般的沉静,与刚才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是卢芒也没有把握将这名老者的晚期脑癌,在最短时间内给治疗好了。 毕竟这是一条人命,卢芒也是看前辈治疗过的,可自己却没有实际有过这种操作。 若是将这名晚期脑癌的老者治疗不好,或许还会摊上其他事情。 “唉,我就说嘛,中医这东西一点都不靠谱,还是按照我们西医的方法,来压制脑瘤的扩大,非要来这所谓的中医研究会。”杜磊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回荡在大厅里。 在这寂静的大厅中,杜磊的声音被众人听的一清二楚,很多人敢怒不敢言,这杜磊说的也是实话。 否则,华夏也不会造成西医横行,中医没落的局面。 “中医,是我们国家的……国粹,我宁愿……用中医来治疗,我相信我们国家的国粹……”躺在轮椅上的老者,突然说出一句话。 这句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传入很多人的耳朵中,令很多中医专家激动的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