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医学翘楚卢芒! - 极品透视

第五百四十七章 医学翘楚卢芒!

三天的时间眨眼而过,这三天的时间中,倒是风平浪静下来。 各国的异能者都没有找过来,这也让陆沉长舒了口气,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到其他人。 这期间除了萧雅梦时而来找过他以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孟老与陆沉说起了这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事情。 陆沉对这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三天后,孟老很早就起来收拾了,看来孟老对这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还是挺重视的。 孟老与陆沉搭了一辆车,在孟老报出一个地名后,司机拉着陆沉和孟老赶到了这里。 当陆沉和孟老到达的时候,那里已经围满了人群,里面不乏很多德高望重的中医专家,大师。 “陆沉,我先去拜会几个老朋友。”孟老笑着对陆沉说道。 说完后,孟老钻入人群中,与很多年龄较大的老者交谈起来,看来孟老的人缘也很广,这中间有很多老者,都认识孟老。 陆沉无事之间,四处望去,除了这些年龄较大的老者外,还有一些人到中年的男子。 这些人到中年的男子,都是各个省市中医药研究会选拔出来的会长。 若是论起这些会长的年龄中,陆沉绝对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之一。 当陆沉在打量着这些会长外,也有人打量着陆沉,很不巧的是,肖庆海陪着一名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过来。 肖庆海一眼望去,就看到了其中的陆沉,看到陆沉,肖庆海心中那口恶气始终卡在嗓子眼里。 对于那天所发生的事情,肖庆海一直憋在心里,就是不知道这陆沉,怎么来参加这种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 能够参加这种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放在各个省市都是赫赫有名的医学人物,或者是中医药研究会的会长。 在肖庆海看来,陆沉能够参加这种中医药研究会,肯定是托关系来的。 “海哥,你怎么了?”身旁那名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看见肖庆海的眼神,一直望着陆沉说道。 “那小子前几天得罪过我。”肖庆海看向陆沉说道。 那名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顺着肖庆海的眼神看去,看到了孤零零站在那里的陆沉。 “海哥,要不然我们去打个招呼吧。”那西装革履的男子笑着说道。 “好。”肖庆海听到这名身穿西装革履男子说话,立刻点了点头。 这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与自己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肖庆海知道他一肚子坏水,这样找上陆沉,陆沉肯定摊上事了。 “陆沉,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啊?”肖庆海走了过来说道。 陆沉看见肖庆海,皱了皱眉头,怎么在这里又碰到肖庆海了,难道这家伙又忘掉那天的教训了? 还有肖庆海的大师兄在自己手里赌博没赢过的事情,也没有跟肖庆海说? 否则,这小子怎么敢过来招惹自己? “这是我的朋友卢芒,也是来参加这次国家级别的中医药研究会的,他可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大学生,大学一直都在读医学专业。” “现在在京城医院工作,是最有希望继承京城医院的院长。”肖庆海指了指身旁的卢芒说道。 京城医院是京城里面最好的几家医院之一,一旦在京城医院里面工作,就有着升职的可能性。 更不用说是能够继承京城医院的院长,这是在大多数在京城医院中工作人员,可望不可求的事情。 卢芒?鲁莽?陆沉差点笑出了声音,这是什么名字,他父母起这个名字还挺有才。 卢芒扶了下眼镜,伸过右手说道:“你好,我是卢芒,既然大家都是学医的,又都认识,那就是有缘分,交个朋友吧。” 肖庆海一听到卢芒说的话,愣了一下,自己这发小神经有些不正常,但卢芒一直朝着肖庆海使眼色,肖庆海顿时明白过来。 “我叫陆沉,我在这里等人。”陆沉朝着卢芒点头说道。 “那我们就陪陆沉兄弟等一等吧。”卢芒像是个自来熟,一上来就跟陆沉称兄道弟。 自始至终陆沉都没有把卢芒放在眼里,卢芒开口问道:“陆沉兄弟大学在哪学的医学专业?” “没有,大学我学的是别的专业,医学是我大学毕业后才学习的,只学习了三五天吧。”陆沉轻描淡写的说道。 卢芒憋住笑声,这陆沉当学医是在玩泥巴?学个三五天就站在这里?还不是从正规的大学学出来的? 当下,卢芒就对陆沉低看了几分,只是卢芒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那陆沉兄弟在等谁啊?这次来的专家很多,多跟他们交流交流,对你的学医很有好处。”卢芒开口笑道。 “不用,我还是在这里等人吧。”陆沉摆手说道。 “一看陆沉兄弟就内向,是不认识这些人吧,我倒是认识几个,我来帮你介绍介绍吧。”卢芒不由分说,就拉着陆沉,来到一名白发老者旁边。 “林老,林老。”见到那名老者,卢芒走了上去。 “是卢芒啊。”那个名叫林老的老者,见到卢芒后,立刻说道。 这卢芒在医学界可是一颗新星,也是被众多医学界人物赞誉的翘楚。 对于卢芒,林老有过几面之交,见到林老如此反应,卢芒内心的满意笑了起来,这才是他要的节目效果。 “陆沉,这位林老可是……”卢芒刚说了几个字,就被林老打断了,“停,停,停,你就是陆沉?” 卢芒看到林老这副模样,有些不知所以然,林老这神情不像是装出来的模样,难道这陆沉有什么身份不成? “对啊,我就是陆沉,怎么了,林老?”陆沉也是不知所以然的看向林老。 林老仔细的打量着陆沉,就像是看着一块绝世美玉一般。 林老这副神情有些古怪,像是某些取向有些不正常,这让陆沉有些心里有些颤抖。 回想起来,自己与这林老又不认识,什么也没做,怎么就让林老以这种古怪的神情来打量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