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再见小河玲子! - 极品透视

第五百三十五章 再见小河玲子!

独木一郎看到这般恐怖的景象,脸都快吓绿了,这只不过是一名黄阶后期的异能者,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实力? 就在独木一郎迟疑的时候,一道道天雷如雨水般从天空降落,这一道道天雷的威力非比寻常。 纵然是黄阶后期的阴阳师,控制的这些式神,在天雷的攻击下,照样吃不了兜着走。 轰隆隆! 离陆沉较近的一些式神,被天雷都攻击几下后,面目全非,散发出焦糊味道。 只是相对于这雷海造成的伤害而言,陆沉体内雷核中雷力抽取速度,也是非同一般的快。 “撤,撤!”那些阴阳师见到自己的式神遭受如此之大的伤害,不禁连连怒吼道。 这些式神也有些灵智,见到陆沉周围形成如此之大的雷海时,纷纷朝后退去。 “在劈死一个式神。”陆沉嘴中喃喃说道。 陆沉强支撑着眼睛,他现在有些意识昏迷了,陆沉很清楚,等他倒下去再醒来的时候,恐怕就成为神社的阶下囚了。 可是体内的雷核在陆沉几近疯狂抽取后,已经干涸了,半空中的雷海也渐渐散去。 “这小子的灵力已经快消耗一空了,等会大家去抓住他。”独木一郎指着陆沉说道。 呼呼! 陆沉喘着两口气,那由雷核催动的雷海戛然而止,众多式神见到雷海停止进攻后,纷纷朝着陆沉包围过来。 “要死了嘛?”陆沉的眼皮再也支撑不住,猛然闭上了,身体摔了下去。 “给我活捉他。”独木一郎右手一挥,众多阴阳师率领着式神来到了陆沉身旁。 正准备有人活捉陆沉之际,土地上传来一阵波浪,那阵波浪带着陆沉在众人面前转眼就消失了。 “是谁?有人利用土遁将陆沉带走了。”独木一郎也施展土遁,追了过去。 不一会儿,独木一郎灰头土脸的出现在这些阴阳师的面前,那个人他居然跟丢了? 这个如此熟悉神社中的一切,一定是神社中的人。 “算了算了,剩下的事情你们不要管了,我亲自和大长老去说吧。”说到这里,独木一郎挥了挥手:“派人来将神社修复一下,再将这里打扫一下。” 很快,有神社成员应允的走了下去,干起这些事情。 陆沉不知道睡了多久,在梦境中,他看到所有式神被他都打退了。 “独木一郎……独木一郎……”陆沉嘴中喃喃喊着独木一郎的名字,双眼一睁,忽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难道自己被独木一郎抓住了?这里是神社的监牢? 陆沉想要起来动动身体,却发现身体异常疼痛,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更不用说起来走路了。 “我的雷核……”陆沉继而看到自己身体中的雷核,变得极为干瘪,一丝雷霆之力都没有了。 陆沉苦笑起来,看来这次透支雷力透支的太过头了,一点储存的余量都没有了。 “你终于醒了。”外面幽幽传来一阵声音,陆沉感觉到声音很熟悉,想要爬起来看个究竟,就看见一名女子穿着和服走了进来。 这名女子竟然是……小河镇子?不对,小河镇子不似这般冷漠,从那双眼睛中,陆沉看到一股冷漠。 “你是小河镇子的姐姐小河玲子?”陆沉半信半疑的说道。 “嗯,你还能够记得我,倒也不枉费我把你从独木一郎的手中救出来。”小河玲子幽幽的说道。 陆沉这才明白,为什么那日想要读取小河玲子的内心读取不到,这小河玲子也是一名异能者,况且实力还要比他强。 可是小河玲子,为什么要将他从独木一郎的手中救出来? “那块石碑我已经让我的伙伴带走了,他可不在我身上。”陆沉出声说道。 小河玲子摇头笑道:“我可不是为了那块石碑而来的,看在你救我妹妹两次的份儿上,我就救你一次,可今天的事情,你不能对镇子讲。” 陆沉点点头,小河玲子既然不让他讲,这些事情小河玲子一定都是在隐瞒着小河镇子。 “那就谢谢了。”陆沉说完话后,想动动身体,发现都很费力气。 “不用动身体了,我已经看过了,你是灵力枯竭,其他倒是没什么大碍,需时间静养。”小河玲子淡淡的说道。 直到确定这女人确实对自己没有恶意后,陆沉苦笑一声:“谢谢你。” 小河玲子看了陆沉一眼,连谢都没有谢,就走了出去,这女人还真是冷的要命。 陆沉忽然想到了唐瑾萱,唐瑾萱携带着石碑,不知道此时回到了华夏没有。 也不知道龙战组长是不是已经拿到了这块神秘石碑。 长呼一声的陆沉,便不在多想这件事情,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恢复自身实力。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陆沉的实力也在慢慢恢复着,可与之相对应的,是来自于神社私下的通缉。 自从陆沉被小河玲子救走后,陆沉就开始被神社下达了通缉令。 但凡是抓住了陆沉,都有赏金,不过每天小河玲子都亲自把饭送过来,倒也没有饿着陆沉。 陆沉体内的雷核,在一点点恢复着灵力,陆沉此时此刻的身体,就像是失去了水的海绵一样,不停的从周围汲取着灵力。 这一趟,便是躺了五天。 五天后,陆沉的身体已经能够进行基本的运动了。 只是这雷核和身体中汲取的灵力太少,导致陆沉还无法动用正常使用灵力。 更不用说能够召唤雷神弓和灭神箭两大武器了。 “你的伤势好了?”小河玲子皱着眉头,看向陆沉说道。 原本按照小河玲子的估计,陆沉还要在躺个半个月。 然而这陆沉醒来的速度却很快,也是让小河玲子颇为吃惊。 怪不得能够从众多国家的异能者之中杀出来,战到最后,连奥斯佳和比利之流都不是他的对手,果然是有点本事。 “嗯,好的差不多了,我什么时候能够离开?”陆沉问道。 “随时都可以离开,你想什么离开,就给你买什么时候的票吧。”小河玲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