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合力灭天狗! - 极品透视

第五百二十八章 合力灭天狗!

阴阳师所召唤出来式神的强弱,跟阴阳师的实力有着很大的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阴阳师召唤出来的式神,相当于第二个阴阳师的存在。 这天狗的实力,无限逼近于玄阶。 “哈哈哈,吞食了你们血肉后,我的式神就能够进化成玄阶式神了。”独木一郎哈哈大笑道。 天狗怒吼一声,得意洋洋的看着奥斯佳和比利等人,场上剩余的异能者越来越少。 其中大半都成了天狗的口中食物。 天狗那浑身黝黑的气息越来越浓,也让奥斯佳和比利等人的压力越来越大。 “奥斯佳,再也不要藏拙了,你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死。”比利咬紧牙关说道。 “你不也是嘛,比利,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成为那天狗嘴中食物的。”奥斯佳紧接着说道。 比利眯着眼睛,那一团团火焰自比利周身爆发而出,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宛如一个小太阳般,一道道凤鸣之声,从比利的周身散开。 奥斯佳见到比利如此拼命,也不甘落后,赤手空拳,一道道灵力聚集在奥斯佳的手中,形成一柄硕大的锤子。 这锤子上雕刻着一个个图案,令这锤子凭空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火凤焚世!”比利身后那凤鸣之声猛然发出一声尖叫,一道道火焰喷涌而出。 转眼间,比利周身形成一个火焰似得海洋。 继而那一道道炽热的火焰,带着超高的温度,喷向天狗。 “一锤破天!”奥斯佳右手一锤从天而降,手中那锤子越来越大,带着呼呼的破空声,一锤直接砸向天狗,这一锤之下,仿佛天地都要被这一锤锤开。 “吼!”天狗面对这两个人的进攻,嘴中投出一圈圈黑雾,这黑雾与那火焰对碰在一起,很快就爆炸开。 比利身后的奥斯佳紧接着一锤砸向天狗,远处的独木一郎脸色一变。 这些异能者都是各个国家有名的天才异能者,合力之时,连这独木一郎都不敢小觑,谁又能知道这些人会隐藏什么手段? 各种不知名的符箓,从独木一郎的手中如不要钱一般的撒了出来。 陆沉一直在旁边看着,并没有要出手的迹象。 唐瑾萱看着一旁的陆沉,对于陆沉一直在旁边看戏很不解:“陆沉,我们要不要去帮助他们两个人?” “等一会儿,不要着急,等那天狗力弱之际,我们在出手。”陆沉低声说道。 独木一郎手中扔出的符箓,形成种种异象,或火焰漫天,或魔日降世,或毒烟腾腾…… 就连那只天狗,在这符箓下,也受到了莫名的加持,身形变大了不少。 这时候出手,无疑会遭受到严重的创伤。 这次龙组来的就他和唐瑾萱两个人,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陆沉是不会出手的。 可陆沉也知道这独木一郎踏入玄阶后,其实力相当恐怖,所以陆沉在等一个机会。 比利和奥斯佳两个人,迎向了那天狗,在比利炽热的火焰下,天狗烧的嗷嗷直叫。 天狗嘴中吞吐一口浓郁的黑气,这黑气所过之处,火焰直接消失。 轰! 奥斯佳右手大锤,一锤锤在了天狗的头上,天狗的脑袋晃了几下,并没有被奥斯佳所锤死。 奥斯佳并不意外,独木一郎进入玄阶以后,这天狗的实力也会水涨船高的升高。 “神锤破天!”奥斯佳右手拿锤,反身一转,一锤转身锤向了天狗的脖子处,锤子爆发出一道道淡白色的光芒。 轰隆! “嗷!”纵然天狗实力再强,经过奥斯佳两锤之后,也有些站不起身来。 锤了两锤过后的奥斯佳,气喘吁吁看向那天狗,这两锤已经是他所施展的极限。 这式神还真是一个难缠的东西,鲜有东西,能够接下他这两锤,奥斯佳在休息的同时,又看向那比利。 比利果然会找准时间,趁着天狗嗷嗷直叫的时候,周身升腾的火焰,化作一道利剑,射向天狗。 次啦啦! 天狗身上的皮毛被比利所烧焦,使得天狗不停在地上打起滚来,嘴中喷吐着黑气。 那黑气仿佛是有着治愈的力量,慢慢治愈着天狗身上的伤势。 “准备动手吧。”陆沉手中雷神弓和灭神箭显现出来。 雷神弓和灭神箭被陆沉拉了起来,那强大的气机,陡然引起了天狗的直视,从这雷神弓和灭神箭上,他嗅出一丝危险的气机。 “看这两人的样子,多半是龙组的异能者。”比利心中想道。 陆沉和唐瑾萱,一个黄阶后期,一个黄阶中期的异能者。 在这群异能者中,应当是实力最弱的一组,就是这么一组人,根本无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 可随着雷神弓灭神箭两股强悍的气息,出现在陆沉手里之际,那剩下人的目光顿时都被陆沉吸引过来。 陆沉顾不得这些人的目光,此时的天狗正处于虚弱之际,是最好动手的时候。 “一箭追心万里魂!”一支灭神箭化作一道雷龙,径直朝着天狗射来。 天狗嘴中喷吐黑气的速度越来越快。 试图要将这灭神箭隔绝在黑气之外。 然而这灭神箭在进入黑气之后,并没有被黑气的力量所消磨。 反而是找准了天狗的位置,一箭准确无误的向天狗。 穿过黑雾,众人只听到一阵惨叫声,那弥漫在空中的黑雾逐渐消散而去,天狗的眉心中了一柄灭神箭,那灭神箭的光芒忽明忽暗。 “不……”独木一郎嘴中喷出一口鲜血,自己的式神怎么会死在这种地方? 要知道阴阳师的实力越强,式神的实力也就越强,他的天狗式神,也是进入半步玄阶的实力,稍微差一点就可以完全进入玄阶。 就是这么一只式神,却死在了陆沉的手下? 别说是正准备要动手的唐瑾萱了,就连比利和奥斯佳等人也愣在当场。 这天狗死的也太快了吧,他们还准备再战一场。 继而,比利和唐瑾萱等人的目光,望向陆沉多了几分忌惮和防备,这陆沉绝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