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神秘的小河玲子! - 极品透视

第五百一十九章 神秘的小河玲子!

小河镇木从家里出来以后,立刻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帮我查一下,今天和小姐呆在一起的那两个人。”小河镇木低声说道。 小河镇子见到自己父亲离去后,拍了拍胸膛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父亲会拒绝让你们入内呢。” “怎么了?你父亲很讨厌华夏人嘛?”唐瑾萱好奇的说道。 “讨厌到说不上,就是……”说到这里,小河镇子岔开话题:“唐姐姐,你这两天就和陆沉哥哥住在我们这里吧。” “这……”唐瑾萱问道。 “还是算了吧,我和你唐姐姐还有事情,等我们忙完了这些事情后,有时间再来找你吧。”陆沉说道。 小河镇子看到陆沉如此说话,也知道陆沉有事情,便不在强求。 “那晚上吃完饭再走吧,我父亲晚上不会回来,我也会做饭,我给你和唐姐姐做饭去。” 不由分说,小河镇子就一溜烟的朝着厨房跑去,后面小林有三也跟在小河镇子的后面。 唐瑾萱和陆沉相视一笑。 “你就不考虑留在这儿?这的环境比宾馆的好多了。”唐瑾萱撅嘴说道。 “还是算了吧,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陆沉沉声说道。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小河镇木不太接受华夏人入住。 若不是陆沉和唐瑾萱救了小河镇子两次,恐怕小河镇木早就将他们两个人给赶出去了。 小河镇子做的晚饭,基本都是一些日式料理,对于吃不惯日式料理的陆沉,居然也能够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饭后,陆沉用纸巾擦了一下嘴巴,随后拍了拍肚子:“吃的好饱呀。” “我也是,都快走不动路了。”唐瑾萱笑嘻嘻的说道。 小河镇子一脸期盼的眼神看向陆沉和唐瑾萱。 “陆沉哥哥,你能不能明天再走呀?”小河镇子轻声说道。 陆沉吸了口气,既然小河镇子都这么邀请他了,那他不住一晚,倒是显得有些过意不去了。 “那好吧,明天我和你唐瑾萱姐姐还有事情,住不了多久。”陆沉大口打了个喷嚏说道。 小河镇子一听到陆沉答应住下来,立刻转头说道:“小林有三,去让人把那两间房间在收拾一下。” “是,镇子小姐。”小林有三说着退了下去。 “就不用收拾了吧,那么干净。”陆沉摸着脑袋说道。 “陆沉哥哥,那就不用你管了,还想不想喝红酒什么的了?我们家都有。”小河镇子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都吃的走不动了。”陆沉抬起脚,朝着沙发上走去。 这些碗筷都有人收拾,不用小河镇子来操心,三人吃完饭后,坐在沙发上聊起了天。 小河镇子问起了陆沉和唐瑾萱这次来本日的目的,陆沉和唐瑾萱就推说两个人有事情要处理。 至于具体的事情,两人倒是没有细说,小河镇子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休息了。”陆沉打了个哈欠,与唐瑾萱两个人回到了房间里,一人一个房间住了下来。 陆沉很快就睡了过去,然而当陆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大半夜。 这一次,陆沉是被一阵脚步声吵醒了。 陆沉睡觉很轻,一丁点动静都可以将陆沉吵醒,最关键的是,神识还将陆沉保护起来。 所以有人想要刺杀陆沉,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这次事情,却不是刺杀陆沉,而是有个人影从外面飞过。 这让陆沉想起了国内的那个女杀手,苏婷。 当初两个人也是那样认识的,莫不是自己这次还能凭借着相同的经历,再遇到一个人? 陆沉凝神朝外望去,恰巧看见一个黑影缩了头,皱着眉头神识立马将那黑影捕捉住。 那黑影似是没有察觉,在陆沉窗户前蹲了几秒钟,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房间的窗户外走去。 那房间里住着的人,正是唐瑾萱。 “她也是小河家族的人?”陆沉的神识死死盯着黑影。 最让陆沉意外的是,这女人身上散发着一股股异能者独有的波动。 难道这女人是阴阳师?一念至此,陆沉如临大敌,没有丝毫松懈。 当看到那女子在唐瑾萱窗户前,徘徊了一会儿才走的时候,陆沉这才放松警惕。 那女子穿过唐瑾萱所在的房间后,径直朝着另外一个房间窗户外走去。 从那房间的窗户外,翻了进去,至此才没了声音。 当那黑影脱下黑色蒙面巾的时,陆沉神识扫过,居然是小河镇子? 旁边的唐瑾萱一夜睡的很香,倒是陆沉,在被这黑影惊醒后,没有了睡意,开始修炼起万雷心经。 天色蒙蒙刚亮,唐瑾萱就起来了,这一夜唐瑾萱睡的极为舒服。 “咚咚咚!” “陆沉先生,吃早饭了。”外面的小林有三敲了敲门说道。 “好,没问题,我马上就来了。”陆沉收拾了一下,就和唐瑾萱走了出来。 可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陆沉不敢掉以轻心,将神识散播出去。 但令陆沉更为惊讶的是,小河镇子出来的房间,并不是昨晚他看到那黑影进入的房间。 吃早饭期间,陆沉思虑再三,还是准备问问小河镇子。 “小河镇子,你是住在那间屋子里嘛?”陆沉指着的,是小河镇子出来的那间屋子。 “对啊,我就是住在那里,可是我不能带陆沉哥哥你去参观哟,那是我的私人地方。”小河镇子捂着嘴笑道。 “那这间房子是谁住的?”陆沉右手指了指,昨晚另外一个小河镇子进入的房间。 小林有三顺着陆沉手指看去,看到那房间后说道:“那是小河镇子姐姐住的房间,怎么了?昨晚上大小姐吵到你们了吗?” “大小姐?”陆沉愕然说道。 “对,是我的亲生姐姐小河玲子,她住在那里,只不过她平时很少出来,吃也在自己的房间吃饭。”小河镇子点头说道。 正说着,那房间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宛如跟小河镇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看,那是我姐姐,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吧。”小河镇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