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一人战三兽! - 极品透视

第五百零九章 一人战三兽!

随着蝎王在众人眼中,不可置信的被陆沉徒手猎杀,他们很快就变得极为惊喜起来。 “太好了,陆沉真厉害,连蝎王这等庞然大物都能够只手猎杀。” “看来我们的希望都在陆沉的身上,陆沉救了我们第一次,这么快就救我第二次。” 最高兴的不是这些白苗裔族众,而是那可爱的白媛媛。 “我就说嘛,陆沉哥哥最厉害了,你们还不信。”白媛媛鼻孔出着气说道。 白灵一只手将白媛媛拉了回来,将白媛媛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我的公主啊,你赶快躲回来吧,这里不是你能呆着的地方。” 反观黑苗裔的大护法卓峰,脸色就变得相当难堪了,不仅如此,卓峰更是吐出一口精血,这蝎王乃是他的本命毒物,与他的性命息息相关。 但卓峰不是这样可以轻易认输的人,他还有金蚕蛊可以动用。 “二弟,三弟,将你们的本命毒兽全部放出来,铲除这个祸害。”大护法卓峰轻声说道。 身后的二护法和三护法两个人,对视一眼,迟疑了一下。 刚才陆沉只手裂蝎王的场景,还深深映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可大哥的脾气他们是一清二楚,随后两名护法将自己的本命毒物放了出来。 二护法的本命毒物是一只鼓着肚子,长相相当之丑的蟾蜍。 三护法的本命毒物乃是一只身形庞大的蜈蚣。 当两只毒物出现之际,一道道毒气从两只毒物的全身各处散发出来。 如此剧毒的两只毒物,任何人都不敢靠近,这两只毒物加起来的毒素,远远要比这世界上最毒的动物还要毒。 就连与黑苗裔天天为敌的白苗裔族众,也不敢靠近这两只毒物。 “陆沉小友快退,这两只毒物的毒性天下无敌啊。”白青海高声说道。 有陆沉拖着卓峰的脚步,白青海被手下族众带了出来,并且白青海不停的朝着陆沉望去。 与黑苗裔世代为敌的白青海,当然是知道这两只毒物毒性的恐怖之处。 “爸爸,陆沉哥哥他会有危险嘛?”白媛媛一步一步的跑向白青海,白青海将白媛媛抱在怀里。 “应该不会有危险吧,你陆沉哥哥实力有些深不可测呢。”白青海打量起眼前的陆沉。 这陆沉虽然实力看起来是黄阶中期,但是其攻势比起黄阶后期的卓峰还要强。 难道这就是先天异能的强悍之处?想到这里,白青海感叹起来。 像他们这种豢养蛊虫的后天异能,终究是小道,在面对彻底掌握先天异能的异能者来说,根本不堪一击。 可能够获得先天异能的异能者,都是天之骄子,被上天宠幸的孩子,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 叹了一口气的白青海,继续看向场中的陆沉,这时候的陆沉,一人独自面对三大异兽。 即使是白青海,在面对这三大异兽时,都显得颇为棘手。 但白青海也很清楚,陆沉就是白苗裔族众的希望,陆沉一败,他们白苗裔族众就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就是这区区三大畜生嘛?”陆沉淡笑一声,跳跃身形,腾空而起,一只手抓向那蜈蚣,丝毫不围聚蜈蚣与蟾蜍的毒物。 这天雷能量有着相当强悍的解毒效果,致使陆沉身处在这三大毒物之间,依旧游刃有余,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咔嚓! 陆沉化身入世雷神,举手投足之间携带着万钧雷霆之力。 陆沉第一个目标,便是那金蚕蛊,相比于其他两大异兽,这金蚕蛊的威胁性最大,攻击性也最为可怕的。 虽然陆沉不畏惧这金蚕蛊,但若是金蚕蛊屠杀白苗裔族众,陆沉想要保护白苗裔族众,也会显得有些余力不足。 何况还有其他两大异兽。 一念至此,陆沉连雷神弓和灭神箭两大神器都没有取出来,右手径直抓向金蚕蛊。 “哈哈哈,你这小家伙,到底还是嫩,不知道我这金蚕蛊的厉害!”卓峰看见陆沉赤手抓向金蚕蛊,便笑了起来。 卓峰也看的出,金蚕蛊极为惧怕陆沉手中这股天雷灵力,越是如此,金蚕蛊就越不好接触到陆沉。 一旦接触到陆沉的肉体,就能够瞬间钻入到陆沉的身体中,这也是蛊虫的可怕之处! 紧接着,卓峰准备操控金蚕蛊,钻入陆沉体内之际,却发现自己已经和金蚕蛊失去了联系。 陆沉右手像是捏蚊子一样,将这金蚕寸寸捏碎,扔在了地上,转而看向另外两只异兽。 本已经失去蝎王的卓峰,全身精气流失了一半,再失去这金蚕蛊后,卓峰身上更是伤上加伤。 “噗哧!”卓峰又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萎靡不已。 “怎么可能?金蚕蛊,在这年轻男子手里不堪一击?”卓峰双眼瞪得浑圆。 金蚕蛊可是由无数毒虫撕杀出来的,再加上后面由卓峰精心养殖,这金蚕蛊的威力今非昔比。 尤其是在两大苗裔族中,这金蚕蛊可谓是传说中的神物,就是这种传说中的神物,在陆沉手里如此轻易的就死了? 殊不知,陆沉所掌控的天雷,远比这金蚕蛊的威力强悍了无数倍,别说是小小的金蚕蛊,就是上古蛊虫出世,也休想在陆沉手里活命。 陆沉一把捏死的金蚕蛊的景象,也出现在这些白苗裔族众的眼中。 顿时间令这些白苗裔族众看见了能够生存下去的希望。 “有救了,陆沉小友能够一把捏死金蚕蛊,这两只毒物更是不在话下了。” “陆沉真是上天派下来,解救我们白苗裔族苦难的使者……” 看着这一幕,很多白苗裔族的族众都朝着陆沉的方向纷纷跪了下来,不停的拜起了陆沉。 是陆沉让他们看见了,不在当黑苗裔族众奴仆的希望。 陆沉也看到了这一幕,但形势危急,容不得陆沉多说什么。 陆沉的目光还是停留在这两只毒物身上。 “接下来,我先杀哪一只毒物为好呢?”陆沉打量起这两只巨大的蟾蜍和蜈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