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营救白玉灵! - 极品透视

第五百章 营救白玉灵!

入口处右边那个男子,听到这边有动静,还没有大声喊叫出来,就感觉到自己嘴巴被堵住了。 “呜呜呜……”右边男子还准备挣扎一下,头一歪就死了。 直到陆沉确定左右两边的男子全部死后,右手挥了挥,示意后面的唐瑾萱跟上。 唐瑾萱拉着白媛媛的小手,悄悄跟在了陆沉的身后。 “唐瑾萱,你照顾好媛媛,前面人不太多。”陆沉低声说道。 唐瑾萱点点头,抱起了白媛媛,生怕白媛媛会说话,就对白媛媛说道:“媛媛,想要救你妈妈,就要听我们的话,知道嘛?” 白媛媛使劲点点头:“我知道,唐姐姐。” 陆沉的神识继续向四周扩散出去,周围的人很少,倒是那围聚在白玉灵身边的人有些多。 “该死,白阿姨都受了这么重的伤。”陆沉咬着牙齿说道。 在陆沉的神识中,白玉灵身上受了轻重不一的伤痕,头发都披散下来,宛如女鬼一般,脸上还有着不少血色伤痕。 只不过白玉灵为了保护白媛媛,一个字都不肯吐露出来。 “白玉灵,你们白苗裔的公主,我已经派很多人去找她了,你告诉她在哪里,我就不会对她怎么样,并且还能放了你。”一名脸上涂满了花里胡哨色彩的中年男子,低下头看着白玉灵说道。 “呸……”白玉灵一口吐沫吐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脸上。 “妈的,给脸不要脸,给我拿鞭子来。”身旁一个看似地位很低的人,恭敬的递过来一条鞭子。 那中年男子接过鞭子,反手一鞭子接着一鞭子,全部都抽在了白玉灵的身上。 白玉灵硬是咬着牙,连一声疼都不喊。 远处的陆沉有些着急,心中虽然比较急躁,但是陆沉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唐瑾萱。 陆沉害怕旁边的白媛媛听到后,影响到拯救白玉灵的计划。 “我先摸过去了,你在这照顾白媛媛,等会救下白阿姨后,我在来找你。”陆沉低声说道。 唐瑾萱点点头,知道这些人的重点都在白媛媛身上,照顾白媛媛也很重要。 与唐瑾萱说好之后,陆沉抬起脚步,准备轻声朝前走去,就听见白媛媛说道。 “唐姐姐,陆沉哥哥,你们去救我妈妈吧,我一个人在这儿可以。”白媛媛说道。 “还是让你唐姐姐跟你在一起吧,我怕你丢了。”陆沉笑着说道。 “不用啦,我真的就在这儿了,唐姐姐,你和陆沉哥哥赶快去救救我妈妈吧。” 唐瑾萱看着陆沉,她也有些为难。 “不行,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唐瑾萱,你看好白媛媛。”陆沉说道。 陆沉相信,凭借着自身的神识,很容易就能够找到唐瑾萱和白媛媛。 在陆沉的神识中,这脸上涂满五颜六色的中年男子,拿着鞭子将白玉灵抽的奄奄一息。 “贱婆娘,你在不将白媛媛和葬魂珠的消息告诉我,我会抽死你。”那满脸涂着花里胡哨的颜色的男子说道。 站在那男子旁边一个仆从说道:“九护法,大护法说了,在没找到白苗裔的公主和葬魂珠之前,是不能杀了这女人的。” 被称之为九护法的男子,右脚一脚将这仆从踹了出去。 “我九护法行事,需要你来多嘴?”说到这里,那九护法拿起鞭子,走到白玉灵身边,冷冷笑道:“你不要以为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在不说出来,我让你尝尝万蚁噬心的痛苦。” 纵然是奄奄一息都不曾变色的白玉灵,在听到九护法要施展万蚁噬心后,眼中闪过痛苦的光芒。 身为白苗裔的人,世世代代与黑苗裔有仇,自然是知道这万蚁噬心的痛苦,乃是黑苗裔中最痛苦的几种刑罚。 中了万蚁噬心后,整个人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种痛苦非一般人所能够承受。 随后这痛苦的光芒一闪而逝,剩下的就是坚忍。 “你来吧,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白苗裔的女人。”白玉灵说着,吐出了一口鲜血。 “还真是硬气!”九护法右手一伸,一道道黑色长河从九护法的手指尖喷涌而出,细细看去,那些黑色长河竟然是由一只只黑色蚂蚁所组成。 与普通蚂蚁不同的是,这种黑色蚂蚁嘴上拥有着一排排锋利的牙齿,有着极强的攻击性。 很难想象,这种蚂蚁进入人的身体后,是一种多么痛苦的事情。 前排的蚂蚁在咬烂了白玉灵的皮肤后,顺着白玉灵的血液,进入到白玉灵的身体里面。 钻心的疼痛让白玉灵禁不住大声喊叫起来,凄惨的声音回荡在洞穴中。 “妈妈,是妈妈的声音。”远处的白媛媛听到了白玉灵的喊叫声,不禁转过头看向唐瑾萱说道。 “放心,媛媛,相信你陆沉哥哥,他一定能够将你母亲救出来。”唐瑾萱安慰起白媛媛说道。 陆沉听到白玉灵撕裂般的惨叫声后,加快了脚步。 本来准备继续对白玉灵施以魔手的九护法,立刻转过头说道:“有人进来,迅速准备战斗。” 这些人愣了一下,直接掏出苗刀等武器,在原地等待着陆沉的到来。 陆沉没想到这些黑苗裔的人,嗅觉如此灵敏,立刻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陆沉,我女儿呢?”即使脸上有着一颗颗豆大般的汗珠,白玉灵依旧忍着痛苦问道。 “白阿姨,媛媛一切都好,你放心,我这就救你出去。”陆沉淡淡的说道。 不用九护法多说,身旁这些仆从一看到陆沉的出现,马上提着武器朝陆沉冲了过来。 “陆沉,小心,他们人多势众。”白玉灵大吼道。 陆沉见到这些黑苗裔的人,提刀向他冲了过来,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继而身形消失在众人眼前。 那宛如惊鸿般的速度,让提着武器的这些人,连看都看不清楚,就被陆沉打倒在地。 砰砰砰! 拳脚相加之间,只剩下一片哀嚎声,九护法和白玉灵的注意力,都被陆沉吸引到这里来。 “不错嘛,好小子,怪不得有能耐,敢到我这里来救人。”九护法阴森森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