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强势陆沉! - 极品透视

第五十章 强势陆沉!

胡枭脸色变得很冷,在苏雄和孙四娘的注视下,要是不妥善处理,怕是他青龙帮,以后在云海市,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孙四娘和苏雄,饶有兴趣的看着陆沉,现在不是胡枭找陆沉麻烦,而是陆沉找胡枭的麻烦。 “在这云海市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谁敢跟我用这种口气说话,就是苏雄,也不敢跟我用这种口气说话。”胡枭冷冷的说道。 “苏雄是苏雄,我是我,不是一回事儿,交钱滚蛋,不交钱,都给我在这呆着。”陆沉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说道。 胡枭咬了咬牙,这陆沉还真嚣张过头了。 “不管你有什么背景,今儿,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还没活到现在的。”胡枭右手一挥,那十几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纷纷扑向陆沉。 陆沉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双手从裤兜里掏出来,一拳打向为首的三名黑色西装大汉。 经过那紫色能量的改造后,在陆沉眼中,这十几名身穿黑色西装大汉的动作,变得相当迟缓,甚至比小六的动作还要迟缓。 轰轰轰! 陆沉每一拳都势大力沉,打在这些黑色西装大汉的身上,跟磨盘砸上去一般,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伴随着一声声哎呦的惨叫声,这些黑色西装大汉挨个倒飞出去,没有一个人,是陆沉的一合之敌。 这种场景,落在胡枭的眼中,让胡枭的脸色逐渐黑了下来,自己的手下,会这么不堪一击? 这些人可都是好手中的好手,每一个人都是胡枭经过精挑细选,所遗留下来的精英。 可以说,每个人手上都或多或少沾满了血迹,也是胡枭身边的精英。 就是这群精英好手,在陆沉的手下,就是这么不堪一击。 胡枭迅速觉得,事情已经超脱了他的想象,眼前的陆沉,不是他这十几个手下,就可以拿捏住的。 “苏帮主,看起来你的眼力不错,找了个能人,身手如此不凡。”孙四娘咯咯的笑了起来。 苏雄眼皮子也在打颤,胡枭手下这群精英,就是他来对付,也有些棘手。 “四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在我五虎帮中,陆先生比我的地位还要高。”苏雄眼神中带着丝丝崇拜。 “哦?”苏四娘嘴中打了个疑问,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是继续看向场中。 苏雄口中的这位陆先生,看起来相当不简单。 陆沉拍了拍手,看着十几名躺倒在地的黑衣大汉,搓了搓手,转而看向胡枭。 “看来,你手下这些人都是酒囊饭袋,就凭这样的身手,也敢出来跟我较真,回去再练习两年吧。”陆沉笑意盈盈的看着胡枭。 胡枭头上的汗珠,一滴滴从额角滑落,陆沉的可怕,出乎了胡枭的想象。 旁边的胡斌也双腿打颤,胡枭手下这群好手,被陆沉一网打尽。 “是胡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陆先生,还望陆先生放我一马。”说着,胡枭拿出一张支票。 迅速在支票上写了两百万,递给陆沉。 “陆先生,这是两百万,先前的事情,是我们过了,给你赔罪了。” 胡枭不愧是青龙帮的帮主,识时务者为俊杰,顿时就给陆沉两百万的支票。 “不错,胡帮主也不容易,这样吧,胡帮主走吧,将这些废物都留下来。”陆沉指了指胡枭身旁那些躺倒在地的黑衣大汉。 “陆先生,这……不太好吧,两百万已经给您了。”胡枭皱了皱眉头,可胡枭仍旧感觉到这件事情没有完。 “我改变主意了,你一个人价值两百万,他们另算,每人一百万。”陆沉打着口哨,坐在一个椅子上。 苏雄和孙四娘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瞳孔中的震惊,陆沉这一招太狠了,硬生生多出来两千多万。 就是以胡枭的公司,想要拿出这两千多万,也不是那么容易。 “至于你身旁这小子……”陆沉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打量着胡斌,吓得胡斌差点跌倒过去。 “叔叔,救我,叔叔,我不想呆在这里。”胡斌开口求饶道。 那怂样,就是连胡枭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哦,对了,你身旁那小子,也值两百万,我数数,一个,两个,三个……十四个,一千四百万,再加两百万,一千六百万。” “就这么定了,一千六百万。”陆沉手掌一拍说道。 胡枭看了看陆沉,形势比人强,他很清楚,今天不拿出这一千六百万,怕是带不了这些兄弟回去。 这股力量,对胡枭来说至关重要。 何况,他要不出钱,这事传到云海市中,谁都会说他胡枭不仗义。 为此,胡枭只能咬咬牙:“好,我给。” 胡枭又拿出一张支票,写上一千六百万,递给了陆沉。 陆沉检查无误后,便点点头笑道:“胡总就是明白事理,将你手下的这群人都带走吧。” 胡枭冷吸一口气,“快走,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那十几名黑衣大汉,连滚带爬的走向车里,纷纷狼狈离去,不敢在看陆沉一眼。 “陆先生,好手段,这么随便一下,就让胡枭大出血,小女子佩服。”孙四娘赞不绝口的说道。 “小事,小事,苏帮主,孙四娘,没有事情,我就先走了。”陆沉拿着手中的支票,哼着小曲离去。 只有苏雄,雷九天和孙四娘三人还站在原地。 “苏帮主,这名陆先生,可真是一名奇人。”孙四娘捂着嘴巴,咯咯的笑道。 “看不透啊看不透,四娘,这胡枭,可是个小气之辈,他今天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恐怕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苏雄看着陆沉的背影笑道。 “年轻人,总该是有些火气,既然今天他让胡枭这么出丑,那他往后的日子……”苏四娘叹了口气。 “我看,谅胡枭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对陆先生动手,否则,青龙帮怕是永远要消失喽。”苏雄脸上浮现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 “你的意思,他是那的人?”苏四娘也不笨,立刻猜到了一些端倪。 “不可说,不可说,一场好戏看完了,该回去喽。”苏雄带着雷九天离开,只剩下苏四娘一人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