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古玩街淘宝! - 极品透视

第五章 古玩街淘宝!

陆沉坐在床上,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手中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现在有了透视异能,鉴宝赚钱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房间内有一台电脑,现在陆沉有了透视异能,最缺的还是鉴宝知识,一下午的时间,陆沉翻看了各种关于字画,古玩,陶瓷等东西的典籍,如海绵一样源源不断的收着这些知识。 古玩这一行最主要靠的就是眼力和经验,即便是有些眼力老辣的鉴宝大师依然会有看走眼的时候,但对身怀透视异能的陆沉来说,这件事情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学完这些东西后,立法能时间一晃已经到了下午五点钟,陆沉伸了个懒腰朝着楼下走去,快步朝着古玩街走去。 古玩街是对云海市中一条专门以古玩著称的街著称,凌云轩离古玩街并不远,大约走了十多分钟,陆沉来到古玩街,朝着古玩街中走去。 陆沉首先下手的目标是翡翠,毛料中的翡翠可遇不可求,但陆沉利用透视之眼的效果,可以探查里面的翡翠,陆沉连续走过几个摊位,都没有一块毛料中含有翡翠。 “嗯?”陆沉刚准备抬腿走向下一个摊贩的时候,猛然看见下面一块发红的血玉。 这血玉虽小,但却没能逃过陆沉的眼睛,陆沉不动声色的扒开那堆毛料,来回挑选着毛料,“老板,这毛料怎么卖?” “那毛料啊,你要给你八十块钱一颗。”那摊贩嘴里吃着饭说道。 “八十块?有点贵吧,这种毛料我看也只有六十块。”陆沉安耐住惊喜,讨价还价开始起来。 陆沉从小家里就不富裕,所以这也导致陆沉特别会节约钱,现在陆沉对毛料的价格稍有了解。 “六十块,不行不行,这毛料给你七十快。”摊贩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陆沉慢慢扒开那块毛料最下层,将那快带有血色翡翠的毛料拿了出来,眼神看了一眼摊贩,那摊贩还是在自顾自的吃饭,陆沉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小贩,嘴里松了一口气。 “这是找你的三十块钱,走好。”摊贩笑眯眯的点头说道。 “谢谢。”陆沉接过钱,点了下头,朝着古玩街深处走去。 “煞笔,这种垃圾毛料都花七十快钱买,真是有钱人的钱好骗。”看着陆沉消失的背影,那摊贩嘴角一撇。 这毛料是他让人找来的下等毛料,通常大街上只用三十块就能买到的普通毛料,现在一转手就是七十块,摊贩乐呵呵的继续吃起饭。 陆沉颠了颠手中的毛料,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这毛料中的血玉肯定价值不菲。 这种血玉的形成和尸体所在地有关,当人落葬的时候,作为玉器,会被强行塞入口中,久置千年,死血渍透,血丝直达玉心,便会形成血玉,血玉的价格按品质所定。 陆沉学习了不少关于古玉的知识,这血玉的品质他却是看不出来,但陆沉知道这血玉品阶不会太低。 收起那块毛料陆沉不断向前走去,一路上的毛料,字画并没有引起陆沉太多的兴趣,或者说这些毛料,字画都是凡物,中间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墨宝轩?”转过街角,陆沉抬头看了一眼屋檐上的三个金黄大字。 墨宝轩是古玩街中比较有名的一个字画店,据说墨宝轩中曾经有人掏出过黄公望的真迹,这也使得墨宝轩名声大震,所以时常有人来墨宝轩捡漏。 陆沉一步踏进墨宝轩中,入眼处两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悠然自得的品茶,放眼看去,墙上,柜子上全是字迹和古画,一股淡淡的墨宝香味充斥在鼻尖。 “随便挑,随便看。”一个看似是店主的老者笑着说道。 “好。”陆沉低头不断翻着手中的古画和墨宝。 这些墨宝和古画大多是以宋朝和明朝为主,自从圆明园被焚毁后,国内遗留下的墨宝和古画多部分都是赝品,这些制作赝品的作假者技术十分高超,许多墨宝和古画连专家都难以鉴定。 “这幅画……”陆沉手中拿起一副不起眼的褪色油画,双目一阵亮光闪过,他看见这幅画中仍然藏有一副油画。 陆沉陡然一惊,他从电脑上知道画中画是一种隐藏真画的高超技巧,这种技巧能够巧妙的将两种画叠在一起。 想要鉴别画中画需要丰富的经验,这幅画中画的外表只是掩盖下面那层真画,看来这画中画的秘密还没有被人发现,否则这幅画也不会流落至此。 “老板,这幅画怎么卖?”陆沉举起手中那副画中画问道。 “这幅画三百块。”那店老板看了一眼陆沉手中的油画说道。 陆沉从身上掏出三百块递给老板。 “小伙子,这只是一副普通的山水画。”一个鹤发童颜的唐装老者好心的提醒起来。 陆沉抬眼望去,那鹤发童颜的唐装老者双目炯炯有神,年龄看上去很大,却红光满面,精神很好,抬手投足却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师傅,你看走眼了,这不是一副普通的山水画。”陆沉摇头固执的说道。 看走眼?吴天林皱了皱眉头,进入鉴宝界数十年,很少有让他吴天林看错的东西。 “哦?我还有看错的时候?”吴天林像是听到了今天做好笑的笑话,“小伙子,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看错了?” “这幅山水画做工粗糙,画风粗犷,明显只是一副几百块钱就能买到的地摊货。” “吴老,既然这个小顾客认为这字画中另有玄机,你何必苦苦跟他纠缠?”那字画店的长老显然跟眼前的老者关系很熟悉,看见两人争吵,那店老板苦笑劝解起来。 显然那吴老是个犟脾气,咄咄逼人的说道:“我吴天林在鉴宝界还少有走眼的时候,我倒是想听听我怎么个走眼法。” 见到这老者不依不饶,陆沉也来了脾气,他断然不会当场说出这字画的事情,“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老先生何必将事情说的这么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