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震慑两家! - 极品透视

第四百九十五章 震慑两家!

辛晨海之死,是瞒不住的,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只不过传出来的是病死。 对于辛晨海这种大家族的家主来说,轻轻吐一口气,都能够让京城抖三抖,更不用说是身死的大事儿了。 “咦?辛晨海怎么就病死了?我前些日子看他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么突然?” “你不知道吧?我可是听说辛晨海是被人杀了的,最后这辛晨海死的时候,都都不成人样了。” “嘘,你们嫌命都不够长了嘛?在这儿讨论辛晨海的死讯。” 无数人在辛家门前望来望去,都在低声讨论着辛晨海之死。 与这些小人物不同的是,旁边的林平国和何晨两个人也来参加辛晨海的葬礼。 他俩一脸阴沉,别人被封锁消息了,可他们两个却得到了消息。 辛晨海的死,跟陆沉脱不了关系! 辛晨海坑了陆沉制造神水的配方,最后不仅是没有实现心中的雄心壮志,反而死无全尸。 亏在这之前,他们还在密谋如何夺取陆沉手下的公司。 一念至此,两人战战兢兢,不禁为之前的做法有些悔恨,生怕辛晨海成了自己的榜样。 辛晨海之死能够对外宣布是病死的,那就说明这陆沉身后有着摆平这一切的势力,两人越想越可怕。 连辛家都可以摆平,唯有那传说中的组织了……看来,陆沉这尊大佛,自己也是惹不起了。 对视一眼后,林平国和何晨两人从辛晨海的葬礼上离去了。 “我说老何,现在连辛晨海都死了,你我怎么办?”林平国叹着气说道。 林平国做梦都没有想到,陆沉会是尊大佛。 早知如此,就不该站在陆沉对立面,或许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唉,以后逢陆沉就饶远一点走吧。”说到这里,何晨苦笑着摇摇头。 就是这样一个恐怖的人,儿子居然撺掇自己去对付他?真是老寿星吃砒霜,嫌活得长了。 今天一回去,何晨打算就要将儿子关禁闭! “哦?现在离我远一点,是不是有点太晚了?”不知何时,陆沉的声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林平国和何晨两个人见到陆沉如见鬼一般,不停的跪下来拜起陆沉,这种拜服速度令人咂舌。 谁知道哪一天,自己会不会像辛晨海一般,彻底消失在这个世间。 “两位家主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菩萨,拜了我也没钱。”陆沉摸了摸鼻子,看向林平国和何晨。 哪知道陆沉说完这两句话后,两人朝陆沉拜下去的速度越来越快。 “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各种各样的好话,被林平国和何晨两个人吐出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个人是马屁精呢。 陆沉看见林平国和何晨两人畏畏缩缩的样子,只好撇了撇嘴。 “好了,好了,都起来吧,在这儿跪着像什么话?”听了三四遍后,林平国和何晨两个人才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 “谁有车,拉我去躺刑家。”陆沉抬眼一看。 林平国和何晨争先恐后的拿出几把车钥匙说道:“我有,我有……” “行了,那就林家主吧,我做你的车去刑家。”陆沉摆摆手说道。 林平国讨好般的神色看向陆沉,继而开了车出来,拉着何晨和陆沉两个人,朝刑家驶去。 辛晨海身死的消息,也传到了蓝恨和邢安国的耳朵里。 对于辛晨海之死,邢安国首先想到的就是陆沉,陆沉身手敏捷,背靠龙组,加上两人之间又有相当之深的瓜葛。 所以,邢安国就将目标锁定在了陆沉的身上。 “老蓝,陆沉这小子有些太过火了,居然将辛晨海给杀了。”邢安国担忧的看着旁边的蓝恨说道。 “你放心,这小子现在活的很滋润呢,不用你提心吊胆,已经有人给他摆平了这些事儿。”蓝恨挥挥手说道。 邢安国正准备进一步询问情况呢,就看见蓝恨闭嘴不说。 “你这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嘴还是这么的牢固。”邢安国指着蓝恨哈哈笑道。 当林平国开车拉着陆沉来到刑家门前时,刑家门前的仆人看到了车上的林平国和何晨,对于那坐在后排的陆沉,倒是没看清楚。 有点眼力见的门卫,看见两大家主齐至,迅速走进大门,向邢安国汇报起了这一情况。 “你说什么?林平国和何晨来了?看来多半是被辛晨海这件事情给吓得。”邢安国哈哈笑着说道,“好吧,我亲自去看看他们。” 邢安国和蓝恨两个人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迎面碰上正从车上下来的陆沉。 陆沉这小子,怎么让林平国来当司机? 再怎么说林家也是京城的一流家族,林平国能心甘情愿的给陆沉当司机? “陆先生,你先忙着,我和老何先回去了。”林平国点头哈腰的跟陆沉说起话来。 这一幕看的那刑家佣人一愣一愣的,就连邢安国和蓝恨两人也有些捉摸不透,这林平国和何晨在想些什么。 “刑老,蓝老,我们先走了。”临走前,林平国和何晨两个人,也向邢安国和蓝恨打起了招呼。 “嗯,再见。”邢安国和蓝恨说道。 一边说着,一边邢安国和蓝恨将陆沉接了进来,最先按耐不住的邢安国问道:“陆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陆沉淡淡的笑了起来,就将他的想法,告诉给了邢安国和蓝恨。 听完之后,邢安国和蓝恨两人拍着手,“嗯,这个方法不错,先将他们震慑住,以免他们能够有其他歪心思。” 对于陆沉的做法,邢安国和蓝恨是一百个赞同。 当下陆沉也不啰嗦,说起了自己即将离京去本日的消息。 “什么?你要去本日了?这么快?”邢安国惊讶的说道。 “陆沉,是不是跟龙组有关系啊?”蓝恨一下子就猜到了点子上。 “对,这次龙组派我去本日完成一个任务。”陆沉没有继续说下去,龙组有着基本的任务保密条列。 邢安国和蓝恨两人也识趣,知道这些规矩,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那京城这边的很多,就要有劳二老了。”陆沉说道。 “没问题,辛晨海一死,林平国和何晨两个人早就吓破了胆,有我们在,他们是不敢有其他动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