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惊天反转! - 极品透视

第四百八十九章 惊天反转!

在被害人妻子的诅咒,和其他人的注视下。 陆沉长长吸了口气,睁开双眼,扫视整个法庭上的人。 “怎么?还有问题嘛?”陆沉奇异的开口说道。 睁着双眼的萧雅丽,惊喜的看着陆沉。 之前她一直担心着陆沉的安危,如今看来,陆沉确实是有十足的把握。 “哇,不可能吧,那可是氰化钾,喝了氰化钾都能够不死,这神水太神奇了” “这么神奇,我还是去买一瓶神水吧,否则到时候抢不上了。” “真神奇,这神水简直不愧对神水的名字,我看呀,这神水一定还有其他功效。”更多的人,对神水产生了足够的兴趣。 面对此情此景,那些没有购买神水,并且观望的人,此时心里已经迫切的想要购买神水。 至于那些购买却没饮用的人,心中更是一阵窃喜,看来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陆沉听着这些人的吵闹,笑眯眯的看向法官和其他人。 这一次对他手下的神水公司来说,用好了绝对是一次炒作机会。 “法官大人,还有什么疑问嘛?我怀疑是有人用神水掉了包,要不然不会出现这种事情。”陆沉说着,眼神看向那被告人的妻子。 那被告人的妻子,神色有些慌乱,她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只要能够将陆沉的公司告赢,她就能够获得一大笔的钱财。 “不,不,法官大人,他一定是骗子,喝了氰化钾怎么会没有事情?”被告人的妻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惨。 陆沉神识一闪,这被告人妻子脑海中所想的事情,立刻出现在陆沉脑海中。 陆沉顿时知道了这女子所想。 “法官大人,我想这件事情已经有了着落,眼前这名女子却污蔑我们公司,我想问问,被害人的妻子,为什么会为了钱财狠心杀了被害人?”说到最后,陆沉声音一提。 那被害人妻子的脸色越来越慌乱,直到最后整个人都惊在了原地,这些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 剧本应该不是这样子写的! 辛晨海也在电视前看着,面对这一百八十度的反转,他也有些始料未及,陆沉所说的话,话中有话,这也让辛晨海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别人不知道陆沉是什么身份,辛晨海可知道陆沉的来历和背景。 现在辛晨海只求陆沉知道的事情少一点,这场面连辛晨海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嗯?这是怎么一回儿事?”法官双目一瞪说道。 那女子的律师站起身来说道:“我们怀疑被告者恐吓我的证人。” 说到恐吓,陆沉笑了起来:“不用我恐吓,你们现在就可以检查检查这女人的短信,从她的短信上,可以查到一笔巨款的来源。” 法官疑惑的眼神,看向那被害人妻子的身上,那被害人妻子使劲摇摇头,她所有的秘密都在手机里。 只是陆沉怎么会知道这一切? 此刻的陆沉,像是一个无所不知的神,令她有些恐慌和绝望。 被害者的妻子使劲摇头,法官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一看到这被害者的妻子使劲摇头,就知道情况有所不妙。 “该死,难道她没把信息删干净?”辛晨海皱着眉头。 此时的辛晨海已经感觉到了某种危机感,正迎面扑来,这种危机感让辛晨海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善了。 萧雅丽疑惑的眼神看向陆沉,这让萧雅丽有些奇怪。 不过从场面上来看,陆沉已经控制住了,这是最好的事情。 “不行,你们不能拿我的手机。”被害者的妻子不肯交出手机。 直到最后,被害者的妻子在律师的劝说下,无奈的交出手机。 经过鉴定人员的搜索后,发现手机上有着她和一个神秘人的大额转钱记录。 这些记录都被保存起来,没有被删除。 在这证据面前,被害者的妻子只好说出了原委。 原来被害者是一个赌徒,在身欠数百万元的巨款下,一个神秘人找到了他们。 神秘人许诺,只要她的丈夫用氰化钾服毒自杀,就给他们大笔巨款,并将这一切全部栽赃在神水上。 被巨款逼到走投无路的被害者,只能够同意神秘人的请求,并且服用氰化钾自杀。 被害人的家属将这一切全部都赖在了神水的头上,这件事情说起来不复杂,但牵扯的势力众多。 萧雅丽向陆沉展现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这案子结束的也太快了。 辛晨海看到这里放下心来,幸亏他做事谨慎,没有给陆沉遗留太多的余地。 就算根据那个电话号码来查,依旧查不到辛家的头上。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除了他辛晨海外,其他的都消失了。 但可惜的是,制作神水的盆子,是不能够留在他辛家了,这就打破了辛晨海原有的幻想。 “好了,接下来宣布本案……”法官宣布下来,案子告破了,被害人的妻子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只是那神秘的号码,已经断了根源,想要追查到,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一直笼罩在萧雅丽脸上的乌云,在此时慢慢散开。 “可以嘛,你的神水效果如此之好,连我都不知道,小样,隐藏的真深!”萧雅丽右手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陆沉的额头。 陆沉苦笑着,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然而陆沉抬起头,遥遥朝着辛家的地方望了过来。 这些时日在京城遭受的波折,以及公司所受的事情,都是跟辛家有关。 别人不知道,陆沉却清楚无比。 上次还没找辛家报仇,如今这辛家却自动找上门来。 蓝家和刑家碍于种种缘由,不敢对辛家动手,但他陆沉却是无所畏惧,根本不在乎辛家。 “陆沉,怎么了?”萧雅丽抬头看着一动不动的陆沉。 “没什么,走吧,丽丽姐,话说这次事情后,公司的神水销量应该会在上一个台阶。”陆沉摸着鼻子,岔开了话题说道。 萧雅丽仔细看了陆沉,又哼了一声:“就你会说话,是啊,是啊,我又该忙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