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签生死状! - 极品透视

第四百八十八章 签生死状!

一时之间,辛晨海想了许多,强压下心头的不安,辛晨海再次看向电视。 法庭之中,陆沉站了出来,萧雅丽希冀的眼神看向陆沉,她一直不知道陆沉敢这么确定的底牌是什么。 不过出于这么长时间对陆沉的了解,萧雅丽相信陆沉说话不会无中生有。 “这件事情需要商议一下。”那位法官左右看了一眼说道。 商定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允许陆沉做这样的事情。 在开庭的时候,辛晨海很聪明的将制作神水的盆子藏回了现场。 眼见制作神水的盆子被端了出来,陆沉继续看向法官说道:“法官大人,可否请问这被害人是中了什么毒,最后导致他身亡的?” 陆沉一席话,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笑声。 “萧总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货色,连被害人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 “我看这小子就是来拖延时间的,一点用都没有,这样下去,还是逃脱不了被判决的命运。” “唉,还以为会有翻盘大戏呢,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筹码。”众人纷纷哈哈笑了起来。 萧雅丽在这些人的嘲笑中,脸色越来越红,她倒是忘记了给陆沉交代这些事情。 “经过我们检测,是氰化钾中毒。”中间那名法官说道。 “氰化钾嘛?法官大人可否准备一些氰化钾,我来证明我们公司生产的神水不会有毒!”陆沉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名法官听闻陆沉所说的后,立刻明白了陆沉要做什么。 “不行,这绝对不行,怎么可能让你在法庭上有这般举动?”法官说道。 “我愿意以自己的性命,来赌公司所生产的神水无害。”陆沉开口说道。 萧雅丽也是脸色一变,她没想到陆沉所说的方法竟然是这般模样。 若是萧雅丽提前知道,就算是拼着公司的名誉被损害,乃至公司被移出京城,萧雅丽都不会同意陆沉这般要求。 “陆沉,我坚决不可能答应你做出这种事情。”萧雅丽站起身说道。 “丽丽姐,不要着急,我是有把握的。”陆沉说道,然而继续微笑着说道:“据我所知,氰化钾的毒性异常强烈,只需要半克就足以让常人致命。” 那法官也迟疑了,虽说这是一个关于制造神水的案子,但是其背后的势力错综复杂,就连他也有些忌惮。 “快,让他喝下毒药,我丈夫就是因为服用他这神水,最后导致氰化钾中毒死亡。”被害人的家属,恶狠狠的盯着陆沉说道。 “先休庭吧,我们需要商议这件事情。”那法官说道。 休庭期间,萧雅丽找到了陆沉,一脸嗔怪的看向陆沉。 “陆沉,你怎么能这般对你的生命不负责任?公司事小,你的生命事关重大,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萧雅丽说道。 “丽丽姐,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没把握的事情了?”陆沉苦笑着说道。 萧雅丽想着陆沉所说的话,确实如此,但即便是这样,萧雅丽也不敢苟同陆沉的观点。 正在这时,蓝老也打来电话了:“陆沉,你这小子要用异能解决问题?” 蓝老很清楚,这种毒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剧毒,不过对于他们这些异能者来说,却是些微不足道的毒素。 尤其是陆沉这种实力高强的异能者,更不会惧怕氰化钾这种毒素。 “不会,这种毒素,确实能够被神水所驱逐,蓝老,要不然你找人说说?我有十足的把握。”陆沉笑道。 蓝恨看见陆沉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再加上之前被辛晨海这么一算计。 蓝恨本来就有些恼火,如今看见陆沉能够挫败辛晨海的阴谋,心中自然是异常高兴。 “好,那我就给说说吧,只是可能要麻烦点。”蓝恨说着,就挂了电话。 休庭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快要进入法庭的时候,萧雅丽拉了拉陆沉的袖子。 “陆沉,如果真的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们就退出京城吧,千万不要因为这个丢了性命。”萧雅丽开口说道。 “我知道,丽丽姐,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犯傻。”陆沉说道。 蓝家的势力果然很大,当陆沉和萧雅丽再次站到被告席上时,法官已经拿出了一张生死状。 “你的要求我们可以答应,但你要签下这个生死状,你的死与这场判决无关。”法官说道。 陆沉自然答应了这名法官的要求,顺手匆匆在这个生死状上签下了名字。 “快点,喝了这氰化钾,赶快去阴间陪我丈夫吧。”那被害人的妻子,恶毒的诅咒起来,声音虽小,但被陆沉听的一清二楚。 陆沉宛然一笑,并没有多理这个疯婆子。 神水出现在了盆子里,氰化钾也被递到了陆沉的手里。 陆沉拿起神水一股脑的全部喝了下去,氰化钾也随之被陆沉吞咽下去。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我说什么,这个小子多半要畏罪自杀,否则怎么会吞药自杀?何况还是在这众多电视台前?” 这次神水案子的影响力极大,获得了很多电视台的报道。 神水最近在华夏很大一片区域,广受好评,因此很多电视台拿这次开庭当作是一次机会。 “那倒不一定,我喝过这个神水,确实能够强身健体,就是这氰化钾,可是剧毒啊。” “唉,我买了神水后,出现这种事情一点都不敢喝,生怕我的小命没了。” 有观望的人,也有看笑话的人,谁知道这神水的潜力有多么巨大?要真有这么神奇,这次就相当于一次免费的广告。 别说是华夏了,怕是其他国家也会炒作起来。 陆沉喝下了神水和氰化钾后,整个人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 五秒钟,十秒钟,半分钟……一分钟,五分钟过去了,陆沉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他应该死了吧?怎么一动不动的?我看有些悬乎,这小子还真是要死前炒作一番。” “别说是你,我也觉得这小子有蹊跷,咦,不对,你看他的胸脯还在动。”很快有人观察到了这一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