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辛晨海的阴谋! - 极品透视

第四百八十章 辛晨海的阴谋!

辛家之中,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走了进来,细细看去,这名身穿黑袍的老者,赫然是天星老人! 辛晨海搓着手,走来走去一直在等着陆沉的消息,可以说,陆沉的存在让辛晨海如鲠在喉,这种感觉让辛晨海极为不爽。 这已经不单单为两个儿子报仇的事情了。 辛晨海看见天星老人后,走了过来,急不可耐的说道:“天星上师,陆沉那小子怎么样了?” “放心,他已经死了,日后你辛家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天星老人摆摆手说道。 可是天星老人还是有一点无奈,陆沉那两件神器雷神弓和灭神箭都失去了踪影。 思来想去,天星老人自我安慰起来,有可能这两件神器,都被天地灵火所烧化,才致使他找不见。 当辛晨海得知陆沉死去的一瞬间,开怀大笑,这种如释负重的感觉真好。 “哈哈,我就知道上师神威无敌,定能斩的这小子。”辛晨海看了看去,始终没有看见阴阳道人的身影,这让辛晨海有些奇怪。 由于辛远的原因,辛晨海也与阴阳道人有过几面之缘,这次能够请的天星老人斩杀陆沉,阴阳道人可谓是功不可没。 “天星上师,那阴阳道人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辛晨海说道。 辛晨海提到阴阳道人时,天星老人脸上闪过一丝难过。 “唉,阴阳道长被陆沉给杀了,如此凶徒……”说到这里,天星老人长叹一口气。 当听到阴阳道人死去的消息,辛晨海有些幸灾乐祸,可辛晨海并没有表现出来。 “给上师的那一千万,我随后就命人转到上师的账上。”辛晨海笑着说道。 “恩,这事情我已经处理完了,那我先走了。”天星老人说完,立刻离开了辛家。 辛晨海看见天星老人离去,脸上的笑容终于是绽放出来了。 “陆沉啊陆沉,你死了,这神水也就要该我接手了,至于蓝家和刑家,就在旁边乖乖看着吧。”辛晨海喃喃说道。 一夜过去了,直到第二天清晨,王乔菁到陆沉门前敲门的时候,依旧没有听到里面陆沉的声音。 “陆总呢?怎么一夜都没有回来?”王乔菁皱着眉头说道。 这陆沉离开公司的时间比他早,一夜没有回来,八成又是去哪里鬼混了,王乔菁直接给陆沉贴上了鬼混的标签。 想到这里,王乔菁轻哼一声,转身离开宾馆,去了公司。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三天后,王乔菁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陆沉三天没有回过宾馆,也没有联系过她。 相处这些天,王乔菁对陆沉的印象颇有改观,感觉到陆沉不是这样的人。 给陆沉打电话,陆沉的手机始终是处于关机状态,这让王乔菁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恰在此时,萧雅梦也找上了王乔菁,萧雅梦连续给陆沉打了三天电话,陆沉的手机关机了。 “乔菁姐,陆沉哥哥怎么三天都没接我电话了?”萧雅梦嘟着嘴说道。 萧雅梦还以为自己做什么事情,惹到陆沉生气了,这才让陆沉不理她。 “唉,我也不知道,剪彩那天后,还是陆总先回的宾馆,结果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见到他。”王乔菁苦笑起来。 束手无策的萧雅梦,哪里见过这种事情? “我们报警吧,要不然就找姐姐吧,我相信姐姐一定会有办法的。”萧雅梦开口说道。 “这个,先不用麻烦萧总了吧,我先找找看,实在找不到了,再告诉给萧总吧。”王乔菁咬着嘴唇说道。 好歹也是他们公司的老总,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丢了,倒是显得王乔菁办事儿有些不利索。 “好,就听你的,我先回去上课了,一旦有陆沉哥哥的消息,就直接发信息告诉我。”萧雅梦说道。 “没问题。” 萧雅梦给王乔菁留下了电话就离开了。 王乔菁也开始找人办起这件事情,可奇怪的是,陆沉就像凭空失踪一般,从不曾出现在其他人的眼中。 王乔菁想来想去,只好找刑家和蓝家,幸亏陆沉将刑家和蓝家两位老爷子的电话给留了下来。 叮铃铃! 王乔菁将电话打给了蓝老爷子。 “喂,你好,我是蓝恨纳,什么?陆沉失踪了?”蓝恨听到王乔菁那边所说的话,立刻瞪着眼睛。 “是开业典礼那天的事情?好,好,我知道了,我去找陆沉吧。”蓝恨挂了电话,他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能够对付陆沉的,也只有林家,辛家和何家等大家族,那天开业典礼上发生的事情,让三大家族的家主失了颜面。 三大家族的家主动机最大。 可是以陆沉的身手,就算是自己都讨不了好,他们又是怎么对付陆沉的呢? 这件事情刻不容缓,蓝恨立刻发动关系,寻找起陆沉的线索。 半天过去了,蓝恨桌子上摆满了资料,但唯独没有陆沉离开公司后的资料。 蓝恨揉了揉太阳穴:“这些人纳,做事儿真是绝了,还是找一下刑老吧。” 当邢安国从蓝恨那里,得知了陆沉消失不见的消息,陡然发怒道:“哼,陆沉在京城里面消失,找不到以后我们就不用在京城混了。” “顺便替陆沉照看一下公司,我看这小子不是短命的人,对陆沉动手,说不定接下来就要对陆沉的公司动手了。” 刑家也动了起来,刑家和蓝家同时动作,让表面看似平静的京城,里面却藏着惊涛骇浪。 “蓝家和刑家动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躺在躺椅上的辛晨海,得到了消息,大咧咧的笑了起来。 自从陆沉死了后,辛晨海高兴了不少。 然而辛晨海这次是目标除了陆沉以外,还有陆沉那制造神水的公司。 这才是辛晨海重中之重的目的,得到这神水公司,他辛家就可以一枝独大。 陆沉身死的这件事情,现在只有他和天星老人知道。 即便蓝家和刑家捅破天,也找不到他辛家的头上。 “好了,该下一步计划了。”辛晨海拿着报纸,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