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陆沉身死! - 极品透视

第四百七十九章 陆沉身死!

陆沉从结界中走了出来,呼出一口气,身体内的雷核急速运转起来,吸收着空气中的灵力,以防止天星老人追出来。 走了两步,陆沉又回头看了看那不远处的结界。 幸好这天星老人没有追来,以天星老人的实力,想要斩杀现在的陆沉,就是翻手之间的事情。 陆沉向四处望了一番,辛家,林家和何家请出阴阳道人和天星老人对付自己。 京城之中或许可能也有人,专门堵截自己。 现在必须要朝外逃去,等伤养好了,再回京城,找辛家等人报仇。 想到这里,陆沉拖着疲惫的步伐,急忙朝着外面走去。 陆沉现在连逃跑的力气,都所剩无几了。 结界之中,天星老人看见陆沉从自己的眼前离开,并没有出手去阻拦。 陆沉一箭射杀阴阳道人的场景历历在目,也震慑住了他。 可陆沉手中那雷神弓和灭神箭,还是让天星老人心痒痒。 天星老人又有些不甘心,就这样将陆沉放走。 这陆沉颇为怪异,难不保会再次施展出一箭,到那时候,自己会插翅难逃。 可陆沉既然有能力再射出一箭,又何必放自己走呢? 陆沉实力只不过是黄阶中期,就把自己吓成这样。 想到这里,天星老人就有些后悔。 陆沉手里那两件神器在自己手里,势必会让天星老人如鱼得水,肆意纵横天下。 若是情况不妙逃跑就好了。 天星老人跨步走出了结界,朝着陆沉身后追来。 正当陆沉喘气之际,后面传来一阵破空声。 不对!天星老人又追来了!警觉的陆沉掏出雷神弓和灭神箭。 陆沉苦笑起来,这天星老人终究还是放不下自己手中雷神弓和灭神箭两大神器。 本以为一箭诛杀阴阳道人,能够震慑天星老人,从容离去。 看来这样做已经是不可能了,陆沉双眼望向天星老人,随时准备进入迎战状态。 随着天星老人出现在陆沉面前,那如潮水般的灵力,尽数压向陆沉,让陆沉浑身极为难受。 “小子,你现在恐怕处于灯枯油尽的状态了,刚才差点震慑住我,我就不信你还能够射出那一箭。”天星老人眯着眼睛,打量起陆沉说道。 天星老人浑身灵力涌动,一旦发现陆沉能够射出那一箭,就抽身而退。 陆沉咬咬牙齿,这天星老人还是老奸巨猾,一下子就看出了自己的身体状态。 “若是无力在射出一箭,你就乖乖将手中的两件神器交给我吧。”天星老人阴阴的笑了起来。 陆沉搭弓拉箭,死死拉住弓弦之际,那剩余灵力所组成的灭神箭,不足手臂长。 一箭出,连破空声都小了许多,威势果然不如之前那一箭恐怖。 天星老人感知到陆沉手中那灭神箭的威力,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我没猜错,你这陆沉果真是到了灯枯油尽的那一步了。” 天星老人双手结印,一道道灵火围绕在天星老人周围,随后形成一面由灵火所形成的盾牌。 砰! 灭神箭狠狠的撞击在赤炎盾上,却只是擦了个火花,根本翻不起大浪。 连赤炎盾都破不了,更不用说能伤到天星老人了,灭神箭化成道道灵力,消失在天地间。 “最后一遍,交出你手中的两件神器,我让你死的时候,会舒服一点。”天星老人看着陆沉说道。 回答天星老人的,只有陆沉手中的灭神箭。 又是一箭,击打在赤炎盾上,连赤炎盾都无法打破。 耐心殆尽的天星老人,右手猛然一挥,无数团灵火纷纷围绕在陆沉身边。 灵火上携带的高温,炙烤着陆沉,稍微离灵火较近的皮肤,在瞬间有着被烧焦的糊味。 很快,灵火在陆沉周身每一个角落燃烧起来,远远看去,陆沉整个人像是火人一般,煞是残忍。 可陆沉以极大的忍耐力,忍受住这非人的痛苦。 在天地灵火的灼烧下,陆沉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鲜血如柱,不断朝外喷涌出来。 饶是如此陆沉依旧没有喊叫,只是冷冷的盯着天星老人,那如毒蛇般的眼神,盯的天星老人头皮发麻。 “留你不得。”天星老人右手一抓,无穷无尽的火焰将陆沉包围起来,加快了焚烧陆沉浑身上下的速度。 然而陆沉并没有注意到,之前在陆家村旅游时,白玉灵给与自己的那颗珠子。 此时正在绽放着幽幽绿光,吸收着陆沉身上留下来的精血,就连那天星老人也没发现这一点。 不一会儿,陆沉在这灵火的灼烧下,全身烧的黑黝黝的,甚至从陆沉的身体上,散发出一阵焦糊味。 陆沉的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又烧了半分钟左右,天星老人觉得差不多了。 右手一挥,将陆沉周身的灵火驱散开,那道道灵火离开陆沉的周身后,陆沉连出的气都没有了。 天星老人见到陆沉已经死了,便迫不及待的走到陆沉旁边,将陆沉焦糊的身子翻来翻去,试图寻找着雷神弓和灭神箭的痕迹。 可天星老人怎么可能找到,陆沉手中的雷神弓和灭神箭? 天星老人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依旧没有找到雷神弓和灭神箭的踪迹。 天星老人咬牙切齿的看着陆沉那具烧焦的尸体,气急败坏的说道:“什么东西,居然就这么跑不见了。” 天星老人有些怪自己太着急,这一次冒着生命危险,斩杀的陆沉,却没有将雷神弓和灭神箭找到。 又找了一会儿,直到天星老人确定找不到陆沉身上的两件至宝后,踢了陆沉尸体两脚,这才恨恨离去。 当天星老人离去半个多小时后,那珠子吞吐着一道道血色光芒,将陆沉重重包围起来。 此时陆沉的周身,远远看去,被血色光芒由四面八方包裹起来,如同一个巨茧般厚重。 里面的陆沉没有任何反应,就这样,烧焦的陆沉安安静静的呆在了巨茧中。 巨茧恍若透明一般,路过此地者,谁也不曾发现这奇异的巨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