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废你一臂,以作警示! - 极品透视

第四百五十八章 废你一臂,以作警示!

单方面的殴打,让陆沉连看都不看这林岳一眼。 门外围满了食客,这些食客其中还是有几个认出了林岳,对林岳所发难的这名陆沉,也越来越敢兴趣了。 “他是谁?怎么连林岳都敢打,怕是不知道林家在京城的恐怖之处。” “我哪儿知道,想来是哪个愣头青吧,估计他不会对林岳下狠手。” “那好像是艺校的校花萧雅梦,怪不得呢,敢对林岳出手,真是匹夫之勇。” 除了这些食客外,还有一名辛家嫡系弟子来到这饭店前,他原本是来接女朋友的,谁知道正好碰见了这一幕。 作为正常人,他也有着自己的好奇心,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这名辛家嫡系弟子来到门口。 看到被打的是林岳,正准备笑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打林岳的人,让他笑不出来。 陆沉,他怎么又从云海市回来了?陆沉作为辛家的大敌,一直都是辛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尤其是辛家家主辛晨海特意提醒过辛家嫡系弟子们,不要招惹陆沉。 一旦有陆沉的消息,要及时汇报。 想到这里,这名辛家弟子连女朋友都顾不上,搭上车,一溜烟儿就赶向了辛家。 “兄弟,冤家宜解不宜结,这萧雅梦我不追了,从此以后,她是你的女人。”林岳很明智的做出了让步。 此一时彼一时,到时候林岳出去后,找到更为强劲的帮手,再来找陆沉寻仇。 “是嘛?”陆沉半信半疑的说道。 “当然是,当然是,我林岳说到做到,绝对不追了。”林岳看到陆沉这迟疑的态度,已然是把陆沉想成了土包子,随便一骗就能骗过去。 还没等林岳反应过来,就看见陆沉手影一抓,自己右臂膀已然是没了知觉。 “啊……”紧接着林岳一阵怒嚎,犹如杀猪般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中,豆大的汗珠如汗滴一般流了下来。 “不用叫的那么大声,只是你的右臂被我废了,留作警醒,再来招惹,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滚。”陆沉一脚林岳踢了出去。 所有人看到林岳飞出来的一瞬间,闪身朝后退去,林岳的身子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旁边的石哥和两个小弟走过来,忙不迭的将林岳扶了起来,林岳使劲想要将右手甩起来,却发现毫无知觉。 在心里诅咒了陆沉一圈后,被石哥和小弟扶起来后,渐渐离去。 这些看热闹的食客,见到事情已经结束了,便都四散而去,一时之间店内空荡荡的。 周姨走到陆沉身边,劝说道:“萧雅梦真的找了个好男朋友,你们快走吧,这石哥是附近一霸,手下有不少人,等他来寻仇,你们就讨不到好处了。” “周姨,那你这个店,还需要收拾一下吧,你看这乱糟糟的。”萧雅梦说道。 “不用了,他们给我这钱,就足够找人重新来打扫一遍了。”周姨拿着手中,刚才林岳给她的那些钱说道。 “那我们走了。”萧雅梦挽着陆沉的手臂离去了。 这名辛家弟子慌慌张张的回到了辛家,马不停蹄的见到了家主辛晨海,将在艺校门口看到的一切,都告诉给了辛晨海。 当辛晨海听到陆沉又到了京城,浑身一震,当初联合龙凤等人,对付陆沉的场景,辛晨海还历历在目。 自从龙凤对付完陆沉之后,辛晨海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龙凤。 为此,辛晨海心中也有了计较,这龙凤十有八九出事儿了。 本以为陆沉短时间内,不会在回到京城了,谁知道这才过了多久,陆沉就又回来了。 不说别的,光是之前联合龙凤,消灭陆沉的事情。 要被陆沉知道了,陆沉绝对轻饶不了他们辛家。 现在的问题,就是在于陆沉是否知道那件事情跟他们辛家有关。 一时间,辛晨海脑海中想出了种种可能,但他却想不到对策,对于这次陆沉来京城的目的,他也一无所知。 何况,陆沉身后还有蓝家和刑家两大家族,单独对付其中一个家族,辛晨海还无所畏惧,但明目张胆的对付两个家族,辛家还做不到这一点。 一念至此,辛晨海脸上如阴云密布般难堪:“迅速召集长老,就说有大事儿要发生了。” 不管这一次陆沉来京城的目的是什么,辛晨海绝对不会让陆沉得逞! 在京城另一半的陆沉,并不知道辛晨海已经如面临大敌般,准备想着办法对付他。 吃完饭后,时间也不早了,陆沉陪着萧雅梦在大街上转了转,就把萧雅梦送回了学校。 “陆沉哥哥,我先回宿舍了,明天见。”萧雅梦挥着手,与陆沉说道。 陆沉与萧雅梦告辞之后,自然不会忘掉京城的一些老朋友。 “喂,陆沉,终于知道给我打电话了?”那边传来了蓝悠然的声音,半是幽怨半是埋怨的声音,令陆沉老脸一长。 自己貌似不欠蓝悠然什么东西啊,怎么会惹得蓝悠然这般幽怨? 要不是想着萧雅丽的公司要开到京城,他都有些不敢给蓝悠然打电话了。 “我说我的蓝大小姐,你这也太幽怨了吧。”陆沉苦笑着说道。 “哼,找我绝对有事儿,什么事情说吧,能办到的我都办到。”蓝悠然说道。 “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朋友,准备在京城搞个分公司,这不,我与你的关系最熟,就想来问问你,在哪搞分公司最好?”陆沉问道。 蓝悠然那边电话突然没了声音,只剩下淡淡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蓝悠然说道:“是个女性朋友?” “是啊,关系挺好的,从小一直照顾我。”陆沉说完话后,发现蓝悠然又不说话了。 这蓝悠然一惊一乍,到底搞的什么鬼?就在陆沉考虑着,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和蓝悠然说的时候,就听到蓝悠然说道:“行,我答应下来了。” “不过,明天你要来一趟我家,这件事情我要和你面谈。” “没问题,明天一大早儿我就过去。”陆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