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一拳打飞你! - 极品透视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一拳打飞你!

萧雅梦领着陆沉走进了这家擀面皮店。 这家店的老板,是一个上了四十岁的阿姨,脸上饱经风霜,满手褶子。 兴许是这家店的手艺太好,导致这家店客源几乎是呈现出爆满的状态。 “这家店的老板娘叫周姨,是个很好的人。”萧雅梦说道。 “周姨,周姨,来两份擀面皮,在来两个肉夹馍。”萧雅梦对着那边的老板娘说道。 “好叻,萧雅梦,等一下,人有点多。”老板娘明显也熟识萧雅梦。 要完擀面皮后,萧雅梦和陆沉挑选了一个位置做了下来。 “陆沉哥哥,我听说,这次你是来帮姐姐开公司的。”萧雅梦问道。 “是啊,你姐姐生意做的不错,自然是想要往外面发展了。”陆沉说道。 萧雅梦和陆沉还没有说两句话,就看见林岳独自一个人走了进来,坐在了萧雅梦和陆沉旁边的一个桌子上。 萧雅梦看到死缠烂打的林岳,眼中闪过一抹煞气,这林岳也不太知好歹了。 可为了在陆沉面前保持形象,萧雅梦也只是咬了咬牙没有说其他什么话。 “老板,来一个擀面皮。”林岳叫道。 叫完饭之后,林岳目光时不时的落在陆沉和萧雅梦的身上,看的萧雅梦一阵鸡皮疙瘩。 可萧雅梦又不好直说,就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陆沉聊起天来。 聊着聊着,萧雅梦时而捧腹大笑,时而目光注视着陆沉,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个林岳。 这下可把林岳气的牙痒痒了,眼见自己的女神和别的男人说着开心。 自己只能在一旁干看着,这样岂能让林岳舒服? “萧雅梦,你的擀面皮和肉夹馍来了。”老板娘周姨端着擀面皮和肉夹馍来到了萧雅梦面前。 “梦梦,这是你的男朋友啊?长得挺帅气的。”周姨调侃起来,这一调侃反而让萧雅梦不好意思了。 “好,好,好,我不调侃你了,我去工作了。”周姨说道。 等周姨走之后,萧雅梦这才拿起一碗擀面皮和一块肉夹馍,放到了陆沉的手边。 “陆沉哥哥,你先吃吧。”萧雅梦乖巧的说道。 边吃着饭,萧雅梦边和陆沉聊着天,那边林岳只能眼睁睁任由萧雅梦和陆沉聊天,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林岳很是恼怒。 “林哥,我来了。”一名身上刻着刺青,神色凶狠的男子,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些人气势汹汹走了进来,食客不禁朝后挪了挪椅子,退了退身子,生怕惹到这三个人。 这三个人,明眼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 三个人一进入屋子,扫了一眼屋子,立刻朝着林岳这边走来,坐在了林岳的桌子旁。 周姨看到这三个人皱了下眉头,这三个人是这附近的一霸,碍于这是在学校附近,所以很少到这里来。 “林哥,你让我们揍得人是哪一个?”那身上纹着刺青的男子巡视了一下问道。 “就是他。”林岳用手指了指身旁的陆沉说道。 “哦?这个小身板,不怕我一拳把他打的,躺在医院里出不来了?”那男子话音一落,让其他两个小弟哂笑不已。 “随便打,打坏了医药费我来出。”林岳淡淡的说道。 事已至此,萧雅梦再也无法装作看不见身旁的林岳,立刻站起身说道:“林岳,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非要我把事情做到这一步。”林岳冷哼一声说道。 萧雅梦听到林岳所说后,一下就哑然了,对林岳的心思,她是再也清楚不过。 然而她根本无法答应林岳的要求。 “速战速决吧。”那神色凶狠的男子,站起身来走到陆沉身边。 “小子,林哥都发话了,你说吧,是想要个什么样的死法呢?我会下手轻一点的。”那男子说着,掰了掰手指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听到这男子的威胁,陆沉还是无动于衷的吃着擀面皮,似是有所不闻,这一阵动作,引得那男子更加生气。 “石哥,石哥,他就是一个小孩子,犯不着跟她动气。”老板娘周姨走了过来说道。 “姓周的,你不要以为这是学校,我就不敢动手,林哥发的话,你赶快给我滚一边去。”说着,那被称之为石哥的狠色男子,一脚踢飞了旁边的一个桌子。 呆在店里的食客看到这一幕,生怕麻烦沾惹到自己,纷纷朝外跑去。 林岳不急不缓的从兜里掏出一沓子钞票,摆在周姨面前,周姨有些难为情,林岳掏出的钱,足以重新开个店。 从林岳的手笔来看,肯定不是一个小人物,在京城一个这样藏龙卧虎的地方,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会有很大的来头。 所以周姨也有些迟疑了。 “周姨,不用那么为难,他给你钱就先收着,这个人,我来解决了。”陆沉说着,拿出纸巾擦了一下嘴巴,随后站了起来。 “你要收拾我?别搞笑了,放心,我会让你在医院躺上半个月的。”石哥怒极反笑。 砰! 石哥还没有笑完,就看见陆沉如砂锅一般大的拳头袭向他,这一拳速度极快,力量又大,一拳下来,直接石哥打飞到门外。 对的,是打飞,并不是摔出去,从陆沉做的地方,到门外有十几米之远。 石哥这一摔,就是摔到了十几米远,石哥第一个感觉就是全身骨头恍若碎裂一般,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与石哥同来的那两个小弟,相视一眼,左右提起一拳,齐齐朝陆沉袭来,这一拳声势浩大,直接是打向陆沉的胸口和头上的要害部位。 “陆沉哥哥……”萧雅梦担忧的看向场内的陆沉,虽然萧雅梦知道陆沉收拾这些人很简单,但看到陆沉一打二,心中还是有点担忧。 陆沉身形闪躲之间,一拳横扫过去,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拳脚抖动之间,那两个人齐齐飞了出去。 林岳眨巴着眼睛,犹如一个无辜的少年看向陆沉,此刻陆沉更像是一个恶魔,令林岳有些胆寒。 自己找的这个打手也太不敬业了吧,三两下就被陆沉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