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再去京城! - 极品透视

第四百五十五章 再去京城!

票买下来了,陆沉,唐瑾萱和王乔菁三人去京城的时间,定于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走。 “去了,一定要帮我照顾好我的妹妹,否则,我定然饶不了你。”萧雅丽半带威胁,半俏皮的话语,让陆沉只能摸着鼻子苦笑起来。 对萧雅丽的想法,陆沉在清楚不过,萧雅丽是硬要将他和萧雅梦凑在一起,这对陆沉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儿。 其实现在对于陆沉来说,任何一个女孩都是当作朋友来处,所发生的那些意外只是迫不得已。 可当陆沉看到萧雅丽,这不答应就誓不罢休的面色,就知道这个条件必须答应下来。 “知道了,丽丽姐。”陆沉说道。 萧雅丽将王乔菁的电话,告诉给陆沉,陆沉将王乔菁的电话记了下来。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就要出发,所以陆沉和唐瑾萱早早就入睡了。 翌日一早起来,已经是九点多了,萧雅丽临走之前将饭菜都做好了。 陆沉正在洗漱的时候,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看到那个电话号码,陆沉脑海中闪过精灵古怪的萧雅梦。 没错,一大早给陆沉打来电话的,正是精灵古怪的萧雅梦。 当萧雅梦从姐姐那里知道,陆沉一大早要赶赴京城的时候,就激动的睡不着。 自从上次京城一别后,萧雅梦就再也没见到过陆沉,这也让萧雅梦有些放心不下陆沉。 “陆沉哥哥,我查了一下,你们四点到喲。”萧雅梦嬉笑的声音说道。 “嗯嗯。”陆沉忙着刷牙,没有时间跟萧雅梦说话。 “咦,我听姐姐说,这次除了你和姐姐的秘书外,还有一个女生?”萧雅梦略带试探的语气问道。 “是的,是我一个朋友,她刚好回京城,我们就顺路了。”陆沉说道。 萧雅丽也没有将唐瑾萱住到家里的事情,告诉给萧雅梦,她知道这妮子听到这个消息后会炸掉。 “咦,那就好,正好我下午没课,我去接你,陆沉哥哥。”萧雅梦说着就挂了电话。 陆沉洗漱完后,就带着东西和唐瑾萱赶上了去京城的飞机。 出门前,陆沉给王乔菁打了个电话:“王秘书,我们出门了。” “好呢,陆总我们在机场会面。”王乔菁挂了电话,就赶往机场。 陆总是萧雅丽让王乔菁叫的,王乔菁不知道萧雅丽为何会让他这么叫陆沉。 是萧雅丽发的话,王乔菁就遵守了。 与王乔菁再次见面后,王乔菁手里拿着三张飞机票。 “陆总,您和唐小姐的飞机票。”王乔菁递过来两张飞机票。 虽说时间有些紧张,但三人没有误了飞机,经过四个多小时左右的飞行,终于是到了京城机场。 陆沉刚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一股闷热的空气扑面而来,几乎是有种窒息的感觉。 “没适应吧,九月底的京城就是这样,特别的闷热。”旁边的唐瑾萱打笑起来。 当初唐瑾萱也有着这种感觉,时间一久之后,唐瑾萱就熟悉了这种窒息的闷热。 走了一会儿,陆沉才熟悉九月底的京城。 “陆沉哥哥,陆沉哥哥。”出了站台之后,陆沉就听见远处传来的熟悉声音。 陆沉做了一个无奈的神色,唐瑾萱和王乔菁两个人跟在陆沉身后,来到了外面。 三人看见了正站在外面的萧雅梦。 “小丫头,来的到挺快。”陆沉刮了一下萧雅梦的鼻子,萧雅梦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当萧雅梦的目光掠过陆沉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陆沉身后的唐瑾萱和王乔菁两人,露出警惕的神色。 王乔菁倒还好,穿着一身朴素的装束,唐瑾萱穿的比较艳丽,这种艳丽连站在一旁的王乔菁都有些失色。 “陆沉哥哥,她们两个人是谁啊。”萧雅梦说道。 “这个是你姐姐的秘书,王乔菁,这个是我朋友,唐瑾萱。”陆沉指着两人说道。 “哦。”萧雅梦哦了一声,重点目光放在了唐瑾萱的身上,从唐瑾萱的身上,她感受到了来自唐瑾萱浓浓的敌意。 这是来自于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唐瑾萱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萧雅梦。 身为女人,唐瑾萱不用睁眼,就能够感觉到这敌意的来源,是身边的陆沉所造成的。 为此,唐瑾萱倒是有意逗逗萧雅梦。 “陆沉,你说我们在云海市的时候,一起住你们家那么久了,这次来京城,你要不要到我们家来住一住?”唐瑾萱说道。 萧雅梦听到这里,如一只呲牙咧嘴的母老虎一样,眼巴巴的望着陆沉。 原来两个人在云海市就住在一起了,简直是气死宝宝了! 陆沉听到唐瑾萱说到两个人住在一起,就知道萧雅梦要炸毛。 “萧雅梦,我们在云海市,是在你姐姐家里住的,你可不要乱想哟。”陆沉说道。 在陆沉的几经安抚下,萧雅梦炸毛的脾气,被陆沉慢慢安抚下来。 站在一旁的王乔菁,却哼了一声,在王乔菁的眼中,这陆沉真是一个花花公子。 两女的姿色都不错,却居然为了一个陆沉,心甘情愿的吵到这个地步,真是不可理喻。 陆沉五官敏锐,听到王乔菁哼的那一声,冷不丁的回头看了王乔菁一眼。 自己也没招惹王乔菁,这女人好像对自己也有莫名的意见了…… 自己到底招谁惹谁了,想到这里,陆沉有些欲哭无泪。 看着炸毛的萧雅梦,唐瑾萱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这妮子还真是好玩。 “好了,好了,先走吧。”陆沉招呼着萧雅梦和唐瑾萱说道。 来之前,萧雅丽已经让人在京城订好了宾馆,唐瑾萱在京城有住的地方,就准备先离去了。 在离去之前,唐瑾萱不禁还想要调戏萧雅梦一番,给陆沉发了个飞吻。 “陆沉,有时间了来我家玩哦。”唐瑾萱调笑的看向萧雅梦。 “你!不要脸!”萧雅梦实在没有骂人的经验,只好用她生平以为最难听的词,来骂唐瑾萱。 “要不要脸,你要问问你陆沉哥哥哟,你可没摸过我。”唐瑾萱颇为暧昧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