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针到病除! - 极品透视

第四百五十二章 针到病除!

病房的大门被打开,三名资历颇深的专家,带着那名身患癌症的病患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以不解的目光看向那名病患。 “让一让,让一让,我们要带病患去检查一下身体。”三名专家说道。 陆沉跟在后面走了出来,所有人在看完那名病患后,转眼将目光看向陆沉。 终于,还是宁浩明走了过来问道:“陆沉,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他身体内癌症被我祛除了,带他去检查检查。”陆沉轻描淡写的说道。 虽然大家的目光都被那名病患吸引了,但是陆沉的话语,也引起了他们的嘲笑。 “哈哈哈,就癌症还药到病除?他怕不是在骗我吧,说的跟真的一样。” “你还记得那天,那名名叫小于的年轻人吗?这小子还说他把人家心脏病给治好了。” “真是啊,现在年轻人什么都敢吹,不怕把牛皮给吹破了。” 或大或小的声音传到了这边。 此时的陆沉,仿佛成为焦点的中心,所有人都看向陆沉。 或疑惑,或嘲笑,或不信……这些人像是看疯子一样,看向陆沉。 要知道癌症晚期可是世界级别的难题,这种难题在陆沉这里说的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连和陆沉站在一起的宁轻,在这些人目光的注视下,都不由得挪了挪脚步,试图离陆沉更远一点。 陆沉笑了一下,便到宁浩明身边的板凳上做了下来。 “陆沉,你说的可是真的?这件事情开不了玩笑。”宁浩明摇头说道。 在场的这些人,可都是云海市医学界教授级别的人物。 陆沉当场吹牛逼。 不单是陆沉会被作为笑柄,就是陆沉身后的医科大学,也很有可能成为云海市医学界的笑柄。 这种后果,是宁浩明担待不起来的。 “放心吧,宁校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陆沉自信的笑了起来。 宁浩明看到陆沉那抹自信的笑容,心里踏实了许多,但没有看到结果,他始终有些不安。 周围那些嘲笑陆沉的人,碍于场合和个人身份,笑了一会儿停止住了笑容。 可脸上依旧有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很快,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走廊里,孟老,杜老和李老等三人的脚步声依稀可闻。 “是孟老,孟老他们回来了。”有人立刻跑过来说道。 “呵呵,是来训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吧。”众人的眼神都有些怜悯的看向陆沉。 一旦陆沉做出骗了孟老等人的事情,就会在整个医学界留下骂名。 孟老跑了过来,看了一眼陆沉,随后双手紧紧抓住陆沉的双手:“神医,陆神医,您做这个位置一点都不亏。” 对于孟老所展现出来的态度,令所有人惊愕万分。 接着孟老说道:“经过医院的检查,陆神医治好了那名癌症患者,体内的癌细胞全部被陆神医清除了。” 孟老身后的杜老和李老也走了出来。 “是的,刚才拍了片子,也做了相应的一切检查,我们能够证明刚才那名患者体内的癌细胞,都被陆神医给清除了。” 如果说孟老一个人能够给陆沉作假,众人还有些相信。 但是还有杜老和李老两个人能够为陆沉作证,可以说这个人确实是被陆沉治好了。 宁轻看向眼前的陆沉,突然之间有些无力,连癌症晚期都被陆沉治好了,还有什么疾病陆沉治不好的? 不对,陆沉怎么可能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治好癌症,这一定是骗局! 想到这里,宁轻翻看起那些检查单。 显而易见的是,这名病患的各项检查单上,癌细胞都被清除了,就是身体有些虚弱,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原来这是真的,他一个人真的把患者身上的癌细胞给祛除了。” “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做到这一点的?我很好奇哦。” “那……孟老,接下来我们这些没有参赛的参赛者怎么办?”有人结结巴巴的问道。 “废话,人家能够治好癌症,你能么?”有人哼声说道。 当众人再次看向陆沉时,眼神很复杂,谁都没有想到陆沉确实能够清除病患体内的癌细胞。 “不,不对,仅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祛除癌细胞?你们想过没有!”宁轻喊道。 瞬间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宁轻,这宁轻怎么老拆陆沉的台?也有人反应过来,这宁轻和陆沉的关系不太好。 “是啊,就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救治好一名患有癌细胞的患者?” “我也觉的不太可能,其中绝对有猫腻,我猜的不错,第一轮选拔就有猫腻。” 本来压下去的质疑声,在这一刻又提升到了顶峰。 宁浩明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宁轻,这么一个好侄儿。 刚刚还跟他说过,不要找陆沉事儿,转眼间就忘了这一出。 陆沉气定神闲的看着宁轻,就如同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孟老等三人也不乐意了,宁轻说这话,明显就是说孟老他们三人偏袒陆沉。 孟老,杜老和李老三人,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两袖清风,这也是为什么上面会选孟老等三人做评委的原因。 这下,宁轻骂的不止是陆沉一个人,还有孟老等三人,和他们最看重的清誉。 “你……”孟老指着宁轻,半天说不出来话。 “陆沉陆神医呢,陆神医你在这里,孟老,杜老你们也在啊!”正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众人纷纷抬头看去,说话的人,赫然是那天陆沉所救治的心脏病患者小于。 “还嫌这里不够乱啊,半天又跑过来一个人,我看是存心来捣乱的吧。” “咦,这个人就是上次陆沉所救的那个心脏病患者,听陆沉说,他的心脏病也被陆沉治愈了。” “真的假的,有那么神奇?我怎么不知道陆沉有这么神奇?”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我觉得这下可热闹了,慢慢看。”有人似乎预感到有大戏要来临,不禁笑着看向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