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宁轻! - 极品透视

第四百四十三章 宁轻!

第二天一早,陆沉略微收拾一番,就来到了医科大学。 进入医科大学后,陆沉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宁浩明的办公室。 砰砰砰! 陆沉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宁浩明说道。 陆沉推开门,看见宁浩明坐在椅子上,宁浩明一看到陆沉来了,赶忙站起身。 “陆沉,你来了?稍微等一会儿,等会还有一个人要一起去参加选拔,是我的侄子。”宁浩明说道。 “没问题。”陆沉找了个沙发做了下来。 左等右等,等不来宁轻,宁浩明皱了皱眉头,这侄子还是如此的不遵守时间。 宁浩明正要给宁轻打电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叔叔,我来了。”一名脸色有些煞白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名男子脸色煞白,眼窝还有一道道黑痕,腿脚虚浮,一看就是纵欲过多。 这男子应该就是宁浩明的侄子。 陆沉看了一眼这男子,就瞬间明白了这男子身体状况。 “宁轻,在医科大学还是叫我校长吧。”宁浩明皱着眉头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宁校长,这次你还安排了一个人,是他?”宁轻说着,就打量起了陆沉。 这陆沉穿的普普通通,全身都是地摊货,已然是令宁轻看不上眼了。 从国外毕业的宁轻,在国内人缘也不错,在加上宁浩明医科大学校长的身份,让宁轻跟云海市中的有钱有势的人,都有些关系。 平常与宁轻玩的关系不错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 这陆沉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而已,而且看年龄,比自己还年轻不少。 这让宁轻对陆沉更看轻了几分。 “嗯,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陆沉陆教授,宁轻,多跟陆教授交流交流。” “陆教授虽然不是医学院毕业,但是在中医上也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宁浩明说道。 “哦?就这么一个没有上过中医学院土鳖?”宁轻淡淡的说了一声,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在面对五感敏锐的陆沉时,被陆沉听的一清二楚。 宁浩明却没听见:“好了,人到齐了,我们走吧。” 三人出了校门,宁浩明搭了一辆出租车,三人坐在出租车上,宁浩明说出一个地址后。 出租车司机,带着三人来到了宁浩明所说的地方。 三人来到一栋大楼处,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这栋大楼离云海市中心比较远。 “这就是中医药研究会?”宁轻扫视了一眼。 这是一栋比较偏远的大楼,站在大楼外面都能闻到楼房里面传出来的中药味, “走吧。”在宁浩明的带领下,三人踏入这栋大楼中。 弯弯绕绕走到三楼,远处看去,一个房间里面延伸出来了不少人,每个人看上去年龄都不小,更有甚者,还有头发花白的老者。 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人,他们手中都拿着一个小牌子。 “在这里先报名吧,宁轻,陆沉,你俩去报名,我在外面等你们。”宁浩明说道。 宁轻和陆沉排着队,准备着报名,宁浩然则是走到一旁,很熟络的与其他一些报完名的中医前辈聊起了天。 看起来宁浩然与这些中医前辈的关系也不错。 无所事事的宁轻,在与陆沉排队期间,打量起陆,略带不屑的说道:“陆沉,你是从什么学校毕业的?” “云海大学,你呢?”陆沉问道。 “密斯顿大学的中医系。”宁轻骄傲的说道。 密斯顿大学是外国少数几所拥有中医系的大学。 密斯顿大学的中医系声名显赫,放眼整个世界,也是走在世界的前列。 就算是华夏境内,也少有中医学校,能够与密斯顿大学的中医系媲美。 这所大学与当初的伊利斯顿大学一般,都是必须靠学生自己考入学校,无法走后门,这也就导致能够从密斯顿大学出来的人物,基本都是精英。 云海大学虽然是华夏境内比较好的本科院校,但是跟密斯顿大学这样的学校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所以宁轻能够小觑陆沉,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据我所知,云海大学好像还没有中医系吧,陆教授又是怎么做到进入中医系的?”宁轻阴阳怪气的说道。 “当然是宁校长请我进入中医系的。”陆沉平静的说道。 宁轻一听到陆沉平静的说话声,就笑出了声,自己叔叔是什么脾气,宁轻还能不知道? 一个都不是从医学院毕业的人,还会被叔叔请来当教授? 在宁轻看来,陆沉能够走到教授这个位置,多半是掏了钱,亦或者是有其他走后门的手段,才能够让陆沉获得这个位置。 除非是像他这种自小就从名校毕业的学生外,其他学生想要当教授,还需要当教授助理,历练后才能够提升为教授。 陆沉这年纪看起来比自己都小,怎么会无缘无故请一个陆沉来当中医? “接着吹牛逼,我叔叔会请你来当教授,真是可笑至极。”宁轻嘲讽起陆沉说道。 面对宁轻的百般刁难,陆沉连生气都没有生气,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物,宁轻这样的人已经不值得让陆沉生气。 这也是陆沉对待宁轻的态度。 谁知道宁轻看到陆沉丝毫不生气后,反而更是认定了自己的想法,以为是陆沉心虚了。 正当宁轻还要在说什么的时候,前面排队取号的人,已经到了宁轻。 “来,先生,您的号。”给宁轻和陆沉发放号的是一个中年男子。 “谢谢。”宁轻点了下头,朝中年男子说道。 宁轻接过号后,正准备转身离去之际。 那中年男子脸色忽然变紫,摸着胸口,喘气困难,突然晕倒过去。 顿时整个三楼乱起来。 “小于,小于,你怎么了?快,谁来看看,小于的心脏病又犯了。”一名男子说道。 在场的都是来参加中医药研究会的医师,每个人都是德高望重,精通中医医术之辈。 各个医师都朝着这中年男子围聚过来。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都让一让,别堵住流动的空气。” 这些人才让出一条道来,正准备离去的宁轻,看到发生在这里的这一幕时,也围了过来。 所有中医医师都看向那中年男子。 陆沉眼睛一扫,便知道这中年男子身上的问题出现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