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聚众闹事! - 极品透视

第四百三十一章 聚众闹事!

经过唐瑾萱的了解,这个母亲叫做白玉灵,女儿叫白媛媛。 白这个姓氏很少见,陆沉走入房中,白媛媛看向陆沉,如瓷娃娃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多谢大哥哥。” “不用谢,你们先在这里住下就行了。”陆沉看着白媛媛说道,“有什么问题尽管说。” 倒是那唐瑾萱,对陆家村风景区由衷的赞美起来:“陆沉,这陆家村风景区还真是漂亮,。” “那是当然,我还能有骗你?等会准备出来吃饭吧。”陆沉说道。 唐瑾萱连连点头,刚才母亲和自己说话的事情,陆沉一字没说,反而是让唐瑾萱不是那么尴尬。 陆沉的母亲林霞很快就把饭菜做好了,林霞做的饭菜让唐瑾萱和白玉灵两人秀色可餐,就连白媛媛也异常大大的吸口气。 不停的说了起来:“林阿姨做饭好香,我要吃林阿姨做的饭菜。” 陆海涛拿出一瓶酒,在场的众人中,除了陆沉父亲陆海涛外,其余几个人皆不喝酒。 在林霞的怒目注视下,陆海涛乖乖将拿出来的酒放了回去。 “爸,你就少喝点酒,酒喝多了,身体不好。”陆沉说道。 “好了,大家一块吃饭吧。”林霞招呼起来。 正在陆沉和林霞等人吃饭之际,外面传来一阵暴躁的敲门声。 “我去看看。”陆海涛站起身体来,朝外走了出去,打开门,外面围满了陆玄策和他手下的混混兄弟。 “陆海涛,我们兄弟来,是想要讨个说法。”看见陆海涛,陆玄策开口说道。 陆海涛抬眼看去,陆玄策和他手下的混混兄弟,脸上带着轻重不一的伤痕。 “陆玄策,我陆海涛可没招惹你,谁打的你,你自个找她去。”陆海涛哼了声说道。 陆玄策原来是村子中有名的混混头子,谁都不想与陆玄策沾染上关系。 尤其是陆海涛这种老实人,更讨厌与混混混在一起。 “啧啧,看见没,我头上的伤势,都是让你儿子的女朋友打出来的,让你儿子出来,给我个说法。”陆玄策说道。 陆海涛目瞪口呆的看着陆玄策,陆玄策和这帮混混身上的伤势,都是陆沉那个看似文静的朋友出手打的? 陆海涛有些不可置信:“陆玄策,话可不能乱讲,那女娃娃可是相当文静。” “你问问我这些兄弟们,我说的对不对。”陆玄策转头说道。 “对,就是那个女娃娃打的,长得漂亮,下手却这么心狠手辣。” “让那女娃娃给我们赔偿医药费,我们不能白这么被她打了。” 这些人显然是在陆玄策的策划下,井然有序的来到陆海涛门前闹事。 “咦?这不是陆海涛的家里么?他儿子是陆沉吧。”一个人突然说道。 “对,他儿子就是陆沉,我还以为我记错了,别找死,陆沉的身手你们是见过的。” 里面陆沉和唐瑾萱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走了出来说道:“哟,找到我们家来了?” 陆玄策身后这群人一看到陆沉,就吓得说不出来话。 当初陆沉把那些拆迁队队员暴打的事情,他们历历在目。 来找事儿之前,陆玄策也没说,今天是来找陆沉的麻烦。 刚开始唐瑾萱插手的时候,很少有人知道唐瑾萱和陆沉有关系。 一看到陆沉,那些与陆玄策闹过事情的人,都选择悄悄的不说话。 陆玄策一下来了劲儿:“陆沉,你女朋友把我这些兄弟们打残了,没个说话的就跑了,不太负责吧?” 陆玄策并不知道,当初陆沉一个人驱赶走拆迁队的事情,一看到陆沉,陆玄策就来了劲儿。 陆玄策可是了解到,修建陆家村风景区的老总,与陆沉的关系不一般。 “哦?你想要怎么样?”陆沉眨巴着眼睛说道。 陆玄策就等着陆沉说这句话呢,陆玄策一听到陆沉说出这句话:“陆沉,我们陆家村从此以后分成两面,自家定制自家的规矩,不要你插手。” 等到陆玄策转身看去,那些与陆玄策一同而来的混混,不约而同的朝后退了几步。 “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陆玄策惊了。 “陆玄策,你还不知道?当然陆沉这一个娃子打了三五十个大汉,我们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其中一个人说道。 “对啊,陆沉一个人的身手,绝对要比我们强,还是算了吧,不要闹事儿了。”另外一个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陆玄策一咬牙,这陆家村风景区就是一个大聚宝盆,能够占有陆家村风景区,日后公司的事业肯定会前途无量。 再说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怎么可能在陆沉面前服软? 就是这么一个地方,陆玄策不甘心把他让出来。 “我就不信,陆沉这么一个小娃子,敢对我出手。”陆玄策叫嚣的说道。 陆沉悠然的看向陆玄策:“你不信可以朝前走一步,我让你试试什么叫做砂锅般大的拳头。” 陆玄策看了看周围,周围都是看他的人,为了这个面子,陆玄策都不敢后撤,他不相信陆沉有这么大的力气。 “我就朝前走一步……”陆玄策朝前刚踏出一步,陆沉砂锅般大小的拳头,一拳打在陆玄策的胸膛上。 陆玄策倒飞出去十多米,才稳住身形,整个人脸上都是惊恐之色。 陆沉吹了吹自己的拳头说道:“陆家村风景区的生意是我拉的,按良心价格走,谁在让我发现,有什么不法的行为,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那些被陆玄策利益鼓动过的人,一看到陆沉如此插手这件事情,不禁连连点头。 陆沉一拳把他们从陆玄策编制的利益美梦中打醒来。 “是,我们知道了,我们知道了。” “下次我们再也不敢了。” “我们以后不在听从陆玄策的鼓动了。”众人看向陆沉说道。 陆沉点点头说道:“嗯,那就回家吃饭去吧,要让我知道,谁家再有这种肆意抬价的行为,他就像今日的陆玄策一般吧。” 众人诺诺退走后,陆海涛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儿子,做得好,这种不良风气就该整顿整顿,我一直就看不惯,明显是带坏我们陆家村的风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