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谈生意! - 极品透视

第四百零九章 谈生意!

林阳海皱着眉头,他看着手中陆沉的照片,怎么也没想到,制造神水的人,竟然会是他! 林阳海忽然发现,他知道为什么陆沉和萧雅丽能够在一起了。 想要查出谁制造神水的问题并不难。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信息技术发达的年代里面,黄友仁将金钱利用的游刃有余。 很快就查到了这一切幕后主使人都是陆沉,旁边的黄友仁一直都没有说话。 “黄秘书,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该将这位少年英才请来呢?”林阳海摸着下巴说道。 萧雅丽那边每天卖出神水的数量,他都十分的清楚,越是如此,就越知道这其中的暴利有多恐怖。 只怕林阳海做的所有生意中,单独来讲,没有一个比神水更赚钱! 只有尽快将制造神水的方法,掌握到自己手里,才能够将公司做的更大。 甚至将公司在短时间内,发展成为一个商业帝国,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黄友仁思索了一下,苦笑着说道:“林总,你想要把他请来,恐怕有点困难啊。” 不说别的,光是林阳海因为萧雅丽的事情,就得罪了陆沉,这件事情,以陆沉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肯定耿耿于怀。 林阳海想要将陆沉请来,为他的公司效力,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陆沉傻了。 “开价,开多高的价我都同意,只要能够将他请来,在所不惜。”林阳海考虑着说道。 黄友仁摇了摇头,有些东西不是金钱就能够买来的,能够制作出神水的人,绝对不会把这些钱看在眼里。 但看着林阳海那决绝的信心,黄友仁不好开口,只好下去照办。 “我就不信,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能够面对金钱而不动心?”林阳海喃喃说道。 陆沉正在玩手机呢,就看见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出现在他眼中。 “喂,你好,我是陆沉。”陆沉打了个哈欠说道。 “你好,我是林董的秘书黄友仁。”黄友仁在电话那边说道。 黄友仁?陆沉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几次见到林阳海的时候,都没见过黄友仁。 “原来是林董的秘书,有什么事儿?”陆沉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林董想出一千万,买下您制作神水的方法。”黄友仁说道。 陆沉咳嗽了一声,又有一个来买神水制作的方法,慕容家和石家都已经被坑死了,这林阳海还想要做下一个慕容家,石家? 陆沉又想起林阳海对丽丽姐的所作所为,他有心想要坑林阳海。 “这个嘛,一千万是不是有些太少了?”陆沉开口说道。 黄友仁喜上眉梢,陆沉松口就够了,他用一千万能够打动陆沉,说明这件事情有戏。 陆沉还是有些太年轻了,这神水的价格哪能够值得了一千万?从现在的势头来看,一亿都打不住。 “那就两千万,你看怎么样?这已经是我们承受最高价格了。”黄友仁说道。 陆沉撇撇嘴,这种财力比起慕容家和石家差远了,可惜了,两大家族被他玩没了。 “这个,我在考虑考虑吧。”陆沉说着挂了电话。 黄友仁给陆沉打完电话后,跑到了林阳海的办公室,与林阳海说起了与陆沉谈判的结果。 “你说陆沉那家伙松口了?一亿以下的资金你随便调动,最好能够尽快把这神水从陆沉手里买过来,到时候我们申请专利就够了。”林阳海喜笑颜开的笑道。 陆沉躺在床上,想着黄友仁给他打的电话,两千万? 陆沉现在对这笔钱的需求可不算大,所以陆沉准备在拖一拖,想要看看黄友仁给他最终顶价在什么地方。 对了,可以将黄友仁约出来,看看他的心中顶价在什么地方。 说干就干,反正现在也没事儿,陆沉一个电话打给了黄友仁。 黄友仁一看到陆沉电话,便接了起来:“什么?我们出来谈谈?行,没问题,就在星城咖啡馆一号包间吧。” 陆沉与黄友仁说定地方以后,出了门,打了个的士,就朝着星城咖啡馆赶来。 等到陆沉到了以后,进行星城咖啡馆一号包间,看见黄友仁坐在座位上。 “你就是陆沉先生吧,我是林董的秘书长黄友仁。”黄友仁站起身来说道。 这黄友仁并没有摆什么董事长秘书架子之类的,反而有些轻易进人。 可在那三角眼中透露出伪善的目光,让陆沉都有些难受。 “直接说事儿吧,这制作神水的办法,两千万太少了,根本达不到我的底线。”陆沉坐下点了一杯咖啡后,直奔主题的说道。 黄友仁微微一愣,不是在电话里面都说好了嘛,看陆沉两千万的那样子,都是要买下来的节奏,怎么突然变卦了? 变卦归变卦,黄友仁还是微笑的看着陆沉说道:“陆先生,那你说说看,要以多少价钱卖给我们公司?” 黄友仁一个皮球踢给了陆沉,黄友仁不相信陆沉会面对金钱不动心。 男人在世无非是为了女人,金钱,权势。 一个正值年少的男人,会对金钱不动心?黄友仁不信。 如果不动心,那就是陆沉对这个价格不满意罢了。 “这个数。”陆沉伸出两根指头。 聪明如黄友仁者,相信这绝对不是两千万。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黄友仁还是说了一句:“两千万?”看到陆沉摇摇头。 黄友仁皱了下眉头说道:“两亿?”这个范围完全超脱了黄友仁的掌控,林董给他最高的承受范围也在一亿。 突然高出来的十倍,让黄友仁猝不及防,黄友仁也以为陆沉比较好忽悠。 现在看来,陆沉还真不是黄友仁想象的那么好忽悠,这就让黄友仁好气。 “陆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前面不是说两千万嘛?怎么现在又是两亿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两千万了?黄秘书,你可不要乱说话,我只是考虑而已。”陆沉一本正经的说道。 黄友仁苦笑起来,他这才知道陆沉的心理价位比他预期的要高上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