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私放苏婷! - 极品透视

第三百九十四章 私放苏婷!

陆沉与林阳海告别以后,神识一直注意着那栋楼里面的苏婷。 苏婷从瞄准镜中,看到了陆沉的离开,就想继续射杀林阳海。 谁知道林阳海早就派人到了自己身边,将他保护了起来。 苏婷所射杀的,不过是林阳海的手下而已。 苏婷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无法射杀林阳海了。 这次刺杀之时,苏婷就想杀个回马枪而已,等到下次在刺杀的时候,就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 做任务至今,除了刺杀陆沉外,就属这个任务,会成为苏婷的败笔。 看到四五十号人向自己包围而来,苏婷跺了跺脚,只好收拾好枪械,朝外面突围而去。 刚下了楼,苏婷就看见四五十号人朝自己包围起来。 一瞬间交起手来,苏婷身上旧伤未愈,又和这么多人打斗在一起。 短时间内,苏婷还能够取得上风,时间一久,苏婷的败象就显露出来。 那边陆沉上了车,就看见苏婷和众多打手在一起交手。 “陆沉,那边枪声停了,林阳海活了下来么?”萧雅丽问道。 “活下来了,可我还有点事情,丽丽姐,你有没有大一点的面巾,我有用。”陆沉问道。 “面巾的话,我找一找。”萧雅丽在包里翻腾了一下后,找出一个面巾,陆沉拿过面巾说道:“丽丽姐,你在这等我一下,我还有点事情。” 下了车的陆沉,张望了一下,周围没有人的目光汇聚在自己的身上,他们都被苏婷和四五号人交手的场景所吸引。 趁着这个时间,陆沉边脱下衣服,边把衣服里外换了个。 苏婷这妮子也真是的,做事还是这么胆大妄为。 陆沉用灵力支撑着面巾,漂浮在自己的脸上,遮住了大部分的面容,冲向苏婷与那四五十号人交手的地方。 次啦! 苏婷身体一闪,后面传来一阵破空声,身体前些时日结疤的地方,在剧烈活动后,不断的开始流血。 体内的力气逐渐流失,身体中透露出一阵前所未有的虚弱,那种虚弱让苏婷不停喘着气。 苏婷的身体开始呈现出支撑不住的形势,她咬了咬牙,一定要趁着这个时候冲出去,再晚一点有可能就会葬身在这里。 “找死!”又有一个人一把手抓住苏婷,反手就是扔了出去,震得苏婷五脏俱颤,连眼前都漂浮出了金星。 越来越多的人,将苏婷团团围住,横竖都是死。 苏婷不想就死在这些人的手里,她嘴里还有颗毒药。 在危急关头,这毒药就可以了解她的性命。 以免自己落入这些敌人手中,遭到侮辱。 “投降吧,让我们林董好好看看你,再挣扎下去依旧是徒劳无功。”一名敞露着上身的肌肉壮汉哈哈大笑道。 “说不定林董会将她赏给我们,看看她的身材,我们有福了。”另一名大汉接过话题说道。 其他人嘴中也说着污言秽语,在这些人眼中,苏婷就是瓮中之鳖,完全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砰砰砰! 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那打斗声越来越激烈,所有人都被外面的打斗声所吸引。 “大哥,不好,外面有个人闯进来了,看样子,是这女杀手的同党!”一个大汉闯进来说道。 苏婷皱了皱眉头,这次行动她谁都没有通知啊,怎么会有帮手来帮助她? 忽然间,苏婷想到了那个人,上次在破庙中也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将自己救了出去。 想到这里,苏婷心头燃起一阵希望之火,经历的血与火越多,苏婷就越知道生命的宝贵之处。 嘴里那正要咬碎的毒药,苏婷缓缓松开银牙,想要咬碎这毒药很简单,想要活下来就难了。 “什么事情?居然敢有人在林董的这个地方闹事?来几个人,将这个女杀手看住了,我出去看看。”那满是肌肉的大汉,领着十几个手下人走了出来。 冲杀进来的这个人,确实是陆沉,不过这时候的陆沉,在面巾的遮挡下,很难有人能够识别出他的身份。 拳掌交替之间,又有三名大汉被陆沉轻而易举,打的昏迷过去。 “林董,那里有人闹事儿,我们本来快要抓住那个女杀手了,可半途中蹿出来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一个小弟跑到了林阳海面前,向林阳海汇报起了这件事情。 “哟呵,走,去看看,是何方神圣,要接二连三的刺杀我林阳海。”林阳海带着手下的这些人,朝着大楼里面走去。 陆沉越杀越勇,这四五十号人连接近陆沉身体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对陆沉能够造成伤害了。。 “糟了,林阳海快来了。”陆沉暗叹一声。 这附近的情况,全部都被陆沉掌握起来,就连林阳海的一举一动,也都出现在陆沉脑海里。 虽然陆沉遮挡了面容,但是以林阳海,和他身旁那些人精的老奸巨猾,说不定会发现陆沉的蛛丝马迹。 陆沉立刻加大了手中的攻势,之前那围攻苏婷的大汉,带着手下的几个小弟来了。 “吕哥,这家伙是个硬茬子,有十几个兄弟,都倒在他的手中了。”一名小弟指着陆沉说道。 那被称之为吕哥的人,伸了伸袖子,对着周围那些小弟说道:“这家伙由我来对付吧,你们先退下。” 一听到吕哥要亲自动手,这些小弟纷纷退后,他们都知道吕哥身手之恐怖。 即便是一打十,吕哥都可以绰绰有余,这就是吕哥身手的恐怖之处。 吕哥能够将拦腰粗的大树,一巴掌拍断,说起对敌经验,吕哥也前所未有的丰富。 这些小弟从来没有见过吕哥有过败绩,对敌只需要一招,因此,吕哥又被小弟称之为吕一招。 陆沉必须要在林阳海到来之前,将苏婷接走,否则可能会多生出变故。 陆沉轻蔑的看了吕哥一眼,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吕哥面前摆了摆,挑衅意味十分浓厚。 “少给我故弄玄虚,打倒我只用一招,你是不是想多了?”吕哥舔了舔舌头狞笑一声,整个人朝着陆沉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