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吴老又病了! - 极品透视

第三百七十一章 吴老又病了!

雷九天手下这些小弟,在得到神水后,干劲也极为充足,况且这装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以陆沉制造神水的速度,一下午就制造了上千箱,这种速度比之以前快了无数倍。 陆沉看着那一箱箱神水堆积起来,拍了拍手对雷九天等人说道:“今天下午先忙到这里吧,装完这些后,你们就可以休息了。” “是,陆先生。”雷九天带着人齐声说道。 陆沉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叮铃铃! 陆沉的手机响了,上面赫然是刘铭的电话,陆沉接起了电话:“喂,陆沉么?吴老的病又犯了。” 那边传来刘铭焦躁的声音,紧接着刘铭向陆沉解释起来,原来老爷子兴奋了,和同好们喝酒又喝出了事情。 刘铭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到达吴老家里的时候,吴老正好犯病了。 “陆沉,你那神水能不能救治吴老这疾病?”刘铭问道。 “可以,可以,你在哪里?我这就去。”陆沉说道。 “我就在吴老的家里,你快点,我先帮吴老找点药。”刘铭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陆沉急急忙忙跑回水厂,与雷九天打了个招呼,拿了三瓶神水,正要往外跑去。 被雷九天喊住了:“陆先生,你是不是有事情?我这有车,要不要送你一程?” “行,我要去这个地方。”说着,陆沉就把吴老的地址报出来了。 雷九天开着车来到了陆沉的面前,陆沉坐上雷九天的车以后,迅速朝着吴家赶来。 吴老家中已经围聚了不少人,吴玉儿得到消息以后,也开着车先回来了。 “刘大哥,怎么不把我爷爷送去医院啊,我爷爷病不轻。”吴玉儿说道。 “是这样的,陆沉手中有东西,能够治疗吴老身体内的内疾。”说到这里,刘铭便向吴玉儿介绍起了陆沉的神水。 说起这话的时候,刘铭心中也没底,他从来没有真正见过神水的神奇效果。 不过以刘铭多年看人的眼光,能够看出来陆沉不是那种使坏心眼的人,所以刘铭凭着直觉相信陆沉。 等到吴玉儿听到刘铭说完后,一脸怀疑之色:“刘大哥,你该不会被陆沉洗脑了吧?哪会有这么神奇的水?” 吴玉儿自从升职为副局长以后,局里大大小小忙碌的事情,都归吴玉儿来管。 吴玉儿自是没有听说过神水的事情,这事情在吴玉儿看来玄之又玄。 但当吴玉儿想到飞天圣手都被陆沉抓起来,送给她的时候,她对陆沉的怀疑就小了几分。 然而吴玉儿也不确定这陆沉,这次是否能真的救得了吴老! “刘大哥,不如我们先把爷爷送到医院里去吧。”吴玉儿开口说道。 说到这里,吴玉儿上前探了探吴老的呼吸和脉搏,这样的呼吸和脉搏都相当的不正常。 再拖延下去,说不定爷爷就会凶多吉少。 “可我都给陆沉打过电话了,你也知道陆沉的医术。”刘铭有些迟疑的说道。 说不定当他们前脚刚走,陆沉后脚就赶到了,那不就尴尬了?反而是变成他刘铭放陆沉鸽子了。 不管是陆沉前面和刘雅菲的关系,还是现在这神水,刘铭都不愿意给陆沉留下坏印象。 “唉,那就等等他吧。”吴玉儿看着刘铭说道。 上次也是陆沉出手,才将吴老的病情压制下去,要说相信陆沉,确实还有那么一些可信程度。 吴玉儿看着爷爷那难受的模样,继续说道:“我就等他三分钟,他三分钟……” “哟,各位都等着我呢。”吴玉儿话还没有说完,陆沉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是陆沉,陆沉来了。”刘铭欣喜若狂的说道。 也有很多鉴宝的同行,都在看着刘铭和吴玉儿,他们不知道两个人为什么这么兴奋。 也有人劝着刘铭和吴玉儿,赶快将吴老送到医院去。 陆沉拿着三瓶神水进入屋子中,那些与吴老喝酒的同行,又是捏人中,又是推拿按摩,企图让吴老早一点起来。 可这些方法都没有用处,陆沉进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吴老,又用神识打量着吴老的体内。 顿时明白了吴老的症状,这神水能够救治的了吴老。 “给,把这瓶水给吴老喂服下去,吴老就好了。”说着,陆沉将手中的神水递给了吴玉儿。 吴玉儿疑惑的看着这神水,她打开瓶盖闻了闻,这水和普通的水没有半点区别。 “真的给我爷爷喂服下去,我爷爷就能够醒过来?”吴玉儿迟疑的问道。 “嗯,相信我吧,上次我救过吴老一命,我怎么可能害吴老呢?”陆沉摆摆手说道。 吴玉儿咬了咬牙齿,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陆沉,将那瓶神水给吴老慢慢喂服下去。 十秒钟过去了,吴老没有任何反应,吴玉儿正准备问陆沉的时候,就看见吴老咽喉一阵抖动。 “快点拿个盆子来,吴老前面喝的酒全部都要吐出来了。”陆沉说道。 这边刘铭赶忙拿出一个痰盂。 当刘铭端着痰盂站到吴老面前的时候,吴老嘴中前面所喝的酒,全部被吴老一股脑儿的吐出来了。 “爷爷,爷爷。”吴玉儿双手不停的给吴老的身体拿捏起来。 那些与吴老一起喝酒的同行,都站在一旁,不好意思的看着陆沉和吴玉儿。 这次吴老和他们喝酒,差点就喝出大事情来,幸亏有陆沉来了。 “我,我这是?”吴老摸了摸发昏的头颅,他记得自己喝完酒之后,头脑一晕,就昏了过去。 再闻到身体前面痰盂传来的酒精味,吴老顿时明白了一切,他又喝过了。 “玉儿,我这是又喝多了?”吴老喃喃的说道。 “嗯,幸亏有陆沉来了,否则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好了!”吴玉儿说道,“爷爷,我不是跟你说过嘛,让你少喝点,偏偏要喝那么多。” “这次爷爷不也是见到老友就一时高兴,喝多了,陆沉小友,每次见到你都要麻烦你,怪不好意思。”吴老叹息道。 “没关系,吴老,我刚才给你喝了一瓶水,你感觉一下身体的变化,是不是跟以往有些不同了?”陆沉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