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真假字画! - 极品透视

第三十七章 真假字画!

哗啦! 陆沉的话像是冷水导入沸水中,一阵升腾。 赵明辉还好,相处久了,大家都知道赵明辉是什么性子,然而陆沉一上来就否认他们的结论,这完全是打他们的脸。 杜冲阴沉的笑了起来,可以遇见的是,陆沉将会被这几名老前辈训斥起来。 “小子,老夫研究欧阳修的字迹十几年,你这样毫无来由的说话,负的起责么?”其中一名老者怒喝起来。 “我说老杜啊,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怂脾气,人家还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孩子。”赵明辉笑嘻嘻的说道。 “赵明辉,连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都敢否定起我的结论,以后还让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怎么活下去?”那名杜姓老者一脸不悦说道。 “陆沉,那你说说,这幅欧阳修的字迹怎么是赝品了?”赵明辉开口说道。 “首先,你看这字迹虽然大体上像是欧阳修的字迹味道,但是还掺有一些颜体的味道,第二,这张纸是很平常的宣纸,你们看看,明显是刚伪造出来的……”陆沉一字一句的说道。 随着陆沉说出的每一句话,众人便是信服一下,陆沉刚一说完,几位老者还有异议,却看吴老站了起来笑着说道:“这幅确实是伪造的字迹。” 吴老说着转眼又看向杜冲,杜冲满脸汗渍,他没想到字迹买的两幅字迹全是假的。 杜冲将这笔帐全部划算在陆沉身上,要不是有陆沉,他杜冲会变得如此难堪? 一念至此,杜冲满脸阴云滚滚,“陆沉,想必今天你给吴老也会送礼物吧?” “当然会,这幅王羲之的字迹,就是我送给吴老的礼物。”陆沉边说边打开了一副字迹。 这幅字迹正是王羲之的字迹,几位鉴宝专家听了吴老说的话,没有丝毫质疑,纷纷拍手叫好。 “我说老吴啊,你这真是一个好徒弟,连王羲之的字迹都给你弄来了,相比价格不会便宜。”那杜姓老者开口笑道。 “哪有,这不是我的徒弟,我当以平辈论处。”吴老开怀大笑。 这幅王羲之的字迹送的恰到好处,恰好吴老缺一副王羲之的字迹。 旁边的刘铭也点了点头,对此他没有说出任何话,但刘铭却知道,他已经结上了陆沉这个善缘。 陆沉朝刘铭投去一束善意的目光。 接下来刘铭送了吴老一副清朝画家吴宏的山水图,其他几老也纷纷送了吴老礼物,期间只有杜冲对陆沉恨意重重。 三番两次破坏他给吴老耸立,甚至杜冲觉得陆沉都是他的克星。 “菜上来拉。”吴玉儿端着一盘白菜粉条肉笑道。 吴玉儿今天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看起来颇像酒店里的大厨,白菜粉条肉的香味充斥在屋子里。 吴玉儿看向陆沉露出一抹感激的眼神,转身一看居然发现了杜冲的踪迹,双目狠狠瞪了杜冲一眼。 杜冲硬咬着牙,腆着硬梆梆的脸朝着吴玉儿点了下头。 紧接着吴玉儿又端出了五盘菜,每一道菜具是色香味俱全。 陆沉闻见美食,早就胃口大开了。 拿起筷子不停的拾掇着每一道菜,不得不说,吴玉儿做饭菜的水平不错。 “吃吃吃,跟个一周没吃过饭的饭桶一样。”杜冲怎么看陆沉怎么生气。 “杜冲,难道吴玉儿做的饭菜不好吃?”旁边的吴老问道。 “好吃好吃。”杜冲连连点头,手中的手机却不知道在给谁发信息。 陆沉看了眼杜冲,继续低头吃饭,就这样,陆沉和几位前辈聊天的过程中,也逐渐熟识了这几位鉴宝会的前辈。 对陆沉的鉴宝技术,几位鉴宝会的前辈也相当佩服,敢反对他们权威的,陆沉算是云海市中第一人,这需要一个人拥有莫大的勇气。 当然,他们也不是那种有错不认的倔强老头。 杜冲看着陆沉身旁的人气越来越浓,死死盯着陆沉,就像看着杀父仇人一般, 陆沉一顿酒足饭饱后,和吴老陆陆续续把其他几位鉴宝会的长老送走后,转而笑眯眯的盯着陆沉。 “陆沉啊,你觉得我孙女吴玉儿怎么样?” 这是吴老不止一次提过的问题,然而这次是当着刘铭和杜冲的面。 如果眼光能杀人,杜冲的眼光能杀陆沉一万次。 “啊,玉儿还好啊,除了脾气有些……” 说这话的时候,吴玉儿恰好在陆沉身边,吴玉儿一听话音不对,立刻狠狠掐了陆沉一下,疼得陆沉倒吸一口冷气,满脸通红。 “好之外,其他的没什么大优点。”陆沉立刻如倒豆子一样,将后面的话说完。 吴玉儿一听这话马上松手了。 由于吴玉儿是挡在陆沉面前,所以吴老并没有看清吴玉儿的举动。 刘铭和杜冲两人却不一样,看的一清二楚。 刘铭表情有些忍俊不禁,杜冲此刻完全想让胡斌弄死陆沉,这都什么人啊? 见到此情此景,杜冲不禁为刚才发短信的举动感到明智。 “嗯,说好就好,让吴玉儿做你的女朋友怎么样?”吴老抚摸着胡子说道,“玉儿一直都没有谈过初恋,所以她一清二白。” 吴老立刻说道,现在的吴老对陆沉可是相当满意。 “不行,我不同意。”坐在旁边的杜冲立刻站起来说道。 任谁取了吴玉儿,都不能是陆沉,在杜冲眼中,吴玉儿只能是他的女人,这是他的多年玩女人养成的心性。 吴老微微皱眉头,我给孙女找男朋友,管你什么事情了? 场内的气氛立刻僵了下来,就连刘铭都有些看不过眼,左手轻轻的拉了拉杜冲,可杜冲明显是个不听劝的主儿,又怎么顾及到刘铭? “我说,杜大少,吴老找孙女婿跟你半毛钱的关系吧?”陆沉略微挑衅的说道。 “你……”杜冲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吴老皱了下眉头,杜冲什么脾性,他最清楚不过,为人阴损,心胸狭窄,要不是看在杜宇的面子上,吴老断然不会收杜冲为徒。 所幸的是吴玉儿对杜冲根本没有一点好感。 “怎么?我什么我?结巴了?我还没说呢,你两次给吴老送赝品,到底是什么居心?” “是不是没钱送还是不会尊师重道?” “要是没钱我可以借你点钱,要是不会尊师重道那我就代你爹好好教训教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