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咄咄逼人! - 极品透视

第三百六十四章 咄咄逼人!

萧雅丽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陆沉和林阳海,对于陆沉所说的话,萧雅丽也表现出有些好奇模样。 “哦?你到是说说我得了什么病?”林阳海看着陆沉说道。 “这个病嘛。”陆沉难为的看着林阳海,又看了看萧雅丽。 这样的举动让林阳海啼笑皆非,陆沉完全是在故弄玄虚。 “说吧说吧,我想听听你能说出我得的什么病。”林阳海说道。 陆沉微微叹了口气:“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了,你得的是花柳。” 萧雅丽仔细看着林阳海,身躯微不可见的朝后挪了挪,林阳海得了花柳? 只要是女人,都很讨厌这种病。 谁都知道男人得了花柳是因为什么得的,便不在多说话。 萧雅丽的神色和举动,落在了林阳海的眼中,林阳海咬了咬牙齿,猛然看向陆沉。 “陆沉,话可不能胡说,你要说我得花柳,至少也要有证据吧。”林阳海咬着牙说道。 林阳海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确实得过花柳,不过已经治好了,这病状最近似乎没有再犯病的迹象。 所以林阳海说起话来,底气也是十分的充足。 陆沉微笑着看向林阳海:“我倒是有证据,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去风天ktv疯狂后,就感觉到下面有些部位有点瘙痒?” 林阳海眯着眼,看着陆沉,这件事情确实如陆沉所说,昨天在风天ktv疯狂后,下面有点痒。 陆沉怎么知道昨晚自己在风天ktv?难道这小子跟踪了自己? 林阳海在云海市也是耐不住寂寞,经常喜欢寻花问柳,这件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说没有那是不可能的,除了他以外,还有几个和他关系不错的人,昨晚一起去了ktv,这件事情想要查出来很容易。 陆沉看着林阳海沉思的模样,继续说道:“我会把脉,可以看看你的病情到了哪种地步,你应该知道这病有多难治。” 林阳海还是始终有些不太相信陆沉,可萧雅丽坐在旁边,他没有半点能够拒绝的理由。 只有继续找机会,才能够在萧雅丽面前戳穿陆沉的骗子面孔。 想到这里,林阳海乖乖的将手放在了桌子上:“我要看看你是怎么诊断出来,我不相信你这种庸医。” 陆沉手搭在林阳海的脉搏上,那紫色天雷能量迅速扫遍了林阳海的全身上下。 对于林阳海体内的情况,陆沉已经一清二楚,昨晚招了小姐后,林阳海体内就感染了花柳病毒。 不过这花柳病毒的潜伏期很长,还要两个多星期后,才能够将病症的特性真正显现出来。 然而陆沉有办法,让这花柳病毒提前显现出来。 一念至此,陆沉催动紫色天雷能量,林阳海体内的花柳病毒疯狂发作起来。 不一会儿,林阳海某些私密地方觉得痒痒的,那种感觉越来越激烈。 林阳海瞪着眼睛,难道真让这小子说中了? “唉,林总,你可以去厕所看看,我发现你身上的花柳病毒已经发作起来。”陆沉睁开眼睛,徐徐说道。 林阳海也感受到身体的异样,不等陆沉说完,他就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这时候,金碧辉煌顶层楼里面就剩下陆沉和萧雅丽两个人。 “陆沉,他该不会真得了那种病吧?”萧雅丽皱着眉头说道。 陆沉叹了口气,他看着萧雅丽说道:“丽丽姐,我的医术你还不相信么?真是的,这种人还想追求丽丽姐,我不同意,快吃吧,等他回来,我们就撤吧。” “我可不想跟一个身患花柳的病人坐在一起吃饭。”陆沉说道。 萧雅丽这下连饭都吃不下去,想起来跟林阳海这样身患花柳病毒的人坐在一起吃饭,萧雅丽就一阵恶心。 陆沉不一样,他的身体百毒不侵,不要说小小花柳病毒,就连拉曼哈变异病毒都可以治疗。 虽然陆沉现在对饭量的需求不大,但是闻着这么香的一桌子饭菜,他可舍不得,并且这钱也不是他掏的。 陆沉呼啦呼啦的吃起了饭菜,这饭桌上的饭菜顿时被陆沉吃了七七八八。 “丽丽姐,你吃呀,这么好吃的饭菜你还不吃。”陆沉低声说道。 “我不吃了,你吃吧,我吃不下去。”萧雅丽叹了口气说道。 陆沉也知道萧雅丽心里厌恶的是什么,这些东西也没点破。 过了一会儿,林阳海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他也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异常。 想着原来为自己治疗花柳病毒的老中医劝解,林阳海就头皮发麻。 他身上的花柳病毒再复发后,就无法治疗了。 这件事情一直困扰在林阳海的心头,可林阳海也没有拉下脸来,求陆沉这样一个年轻小子的习惯。 萧雅丽看到林阳海那吞吞吐吐的样子,八成确定了林阳海知道身上患的花柳病毒事情。 “林总,我们先走了,至于那些业务的事情,我们公司暂且不谈了。”萧雅丽开口说道。 坐在旁边胡吃海喝的陆沉,并没有阻止萧雅丽的想法。 有了神水的配方,全国上下,想要抢着和萧雅丽合作的人会很多。 “即便我得了花柳又怎么了?萧雅丽,我告诉你,今天你这生意不合作,以后在云海市这片地区,你不要想着和任何一个公司合作。”林阳海怒声喝道。 林阳海正在为花柳这件事情发愁,突然又遇上了萧雅丽说的这番话,岂能令林阳海不怒? 萧雅丽的逃避状态,已经代表了萧雅丽对待他林阳海的态度。 “呵,林阳海,这生意我还就不合作了,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陆沉,我们走。”萧雅丽站起身来,对陆沉说道。 陆沉已经吃饱喝足,往餐巾纸上抹了抹手上的油渍,跟在萧雅丽身后走了出去。 那林阳海还准备要说什么,就看见萧雅丽和陆沉两个人已经走了出去,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呵,当我林阳海的饭这么好吃?吃了这么多,不让你们吐出一点东西,算我林阳海输。”林阳海看着那些,被陆沉吃的残羹剩饭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