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寿宴风波! - 极品透视

第三十六章 寿宴风波!

陆沉笑了起来,笑的很灿烂,看来自个的透视眼又进化了。 一眼望去,没有作假的迹象。 “真的?那就太好了。”刘铭喘了口气。 这幅王羲之的字迹,就连他都不知道真伪,陆沉的一番鉴别,让刘铭彻底放下心来。 “这幅王羲之的字迹就送给你了。”刘铭开口说道。 刘铭对陆沉的话深信不疑,刘铭将这幅字迹送给陆沉,也有讨好的意味。 以刘铭商人的眼光,能够看出来陆沉日后并非池中之物。 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刘哥,这不好吧,按照三百九十万的价钱我给你吧。”陆沉迟疑的说道。 陆沉知道这种人情最难还,是以陆沉除非在万不得已的时候,都不会轻易欠下别人人情。 “这幅画就当我给你的礼物,你收下即可。”刘铭说道。 陆沉看到刘铭再三坚持,只好收下王羲之的这幅真迹。 刘铭如同大哥哥一样,和陆沉聊起了家常,聊了一个多小时,刘铭看了看表,时间快到正午想要叫住陆沉吃午饭,却被陆沉推辞。 刘铭见挽留不下来,只好让陆沉先回去了。 陆沉右手抱着王羲之的真迹回到了家,家里只有萧雅丽一个人。 “丽丽姐,就你一个人啊?”陆沉打趣的问道:“萧雅梦呢?” “她不是出去找你了么?”说到这萧雅丽反应过来:“这小妮子没去找你,八成又去哪疯了。” 萧雅丽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陆沉,在萧雅丽眼中,陆沉的变化越来越大。 以后的陆沉还会是他的弟弟么? 萧雅丽摇着头,脸上带着一丝苦笑。 “叮铃铃!” 萧雅丽打开门,萧雅梦站在门外,陆沉把萧雅梦迎了进来。 “哇,这是什么?”萧雅梦看着沙发上的东西惊奇的说道。 打开卷轴,一看竟然是王羲之的真迹,这下萧雅梦就不淡定了。 王羲之的真迹完全可以用有价无市来形容。 “这是真的假的?”萧雅梦看着说道。 萧雅梦完全知道王羲之的真迹有多难求,这陆沉到底是什么人? 连王羲之的真迹都能弄上,想到这里,萧雅梦不由的多看了陆沉两眼。 “当然是真的,快来吃饭,我都饿了。”陆沉撅着嘴说道。 这一天晚上陆沉睡的很早,吴老的寿宴他要精神饱满的去参加。 第二日清早,陆沉从床上起来,跟吴老通了电话,要上吴老的地址,一个人搭着车朝吴老提供的地址走来。 吴老的家是一幢二层小别墅,别墅外芳草萋萋,花圃里的花都开的很旺盛,看来吴老对这些花没有少下功夫。 陆沉信步踏入吴老家的别墅里。 “小友,你来了,这是我的至交好友赵明辉,赵老。”吴老介绍起身旁的这名老者。 “是你?”赵明辉眼神有些惊讶的看向陆沉。 这名老者正是昨日在鉴宝会中,买下陆沉手中那块帝王绿翡翠的买家。 “赵老,小子这厢有礼了。”陆沉笑眯眯的拜了起来。 “咦,你们两认识?”吴天林看着两人说道。 “没想到他居然是你的徒弟,昨日我给你说的那块帝王绿翡翠就是从他手中买的。”赵明辉拍了下头说道。 吴老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随即笑骂道:“原来你是占我徒弟的便宜,徒弟,你那块帝王绿翡翠还能抬抬价格,我给你说,这个老东西最喜欢压价了。” 赵明辉没有丝毫羞涩之心,显然已经适应了别人的看法。 陆沉倒是也洒脱,卖出去的东西也没有后悔的道理。 “赵老,请。”陆沉笑道。 随后吴天林又陆陆续续接进来三四个老者,这些老者皆是对陆沉报以一种奇特的眼光,说是奇特都不如说是轻视。 往年除了吴天林的两个徒弟外,就是几名鉴宝会的专家来参加吴老的寿宴,如今多了一个陆沉。 毕竟能够参加吴老寿宴的,都是与吴老关系极近的朋友。 “今儿由我孙女吴玉儿亲自下厨,你们有口服了。”吴老笑着说道。 “哎,好久没吃到玉儿这丫头做的饭菜了。”其中一名老者摇头笑道。 “是啊,记得上次吃玉儿这丫头做饭还是在过年那会。”赵明辉笑着说道。 未过一会,刘铭和杜冲两人也相继到来。 杜冲扫了一眼,看见师傅吴天林脸上没有怒气,才缓了一口气。 自从那天他把吴玉儿卖了之后,就惶惶不安,生怕哪天师傅冲上门来找事。 杜冲看见师傅脸上没有一点怒色,这才放下心来。 杜冲拿出一副真迹说道:“师傅,这是徒儿北宋八大家欧阳修的真迹,请各位前辈掌掌眼。” “这果然是欧阳修的真迹,我看看,咦,老吴,你真是好福气。” “老吴,没想到你徒弟竟然把欧阳修的真迹都给你找出来了,真是羡慕你。” 几名鉴宝专家纷纷开口称赞起来。 一听到众位鉴宝家的专家夸奖,杜冲得意洋洋的看着陆沉。 “不对啊,这幅怎么有点像赝品?”赵明辉抚摸着下巴说道。 “老赵,你看错了,这幅绝对是欧阳修的真迹,我浸淫欧阳修的真迹二十多年,怎么可能认错?”另一名上了辈分的鉴宝专家说道。 “老吴,你看看这幅欧阳修的真迹是真是假?”众人目光齐齐看向吴天林。 吴老作为云海市的泰山北斗,对于古玩,字画等皆有研究。 众人还是以吴老的眼光为准,就在众人等着吴老鉴别的时候,却看见吴老转头看向陆沉:“陆沉,你看这画是真是假?” 众人没想到一向是以鉴宝界泰山北斗著称的吴老,居然问起了身旁的陆沉,这等变化也是让众人所料未及的。 他们原本以为陆沉只是吴老的一个晚辈,能够参加这次吴老的寿宴,都是因为身份的缘故,现在看来并不是仅止于此。 连吴老都以请教的口气,来跟眼前这个年龄约莫二十多岁的晚辈来说话,看来眼前这个晚辈的身份倒是不简单呢。 几个鉴宝前辈都是人精,一想到这里,立刻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看向陆沉的眼神少了几分轻视。 “我看,这幅欧阳修的真迹,倒像是赝品……”陆沉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