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又见苏婷! - 极品透视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又见苏婷!

召唤天雷?陆沉有些活在梦里的感觉,他听唐瑾萱说过。 只要有实力高深的异能者,都会渡天雷,这就是天雷的可怕之处。 “怪不得能够于千万里外,还能够轻松钉杀敌人,端的是无比的霸道。”陆沉喃喃自语道。 晚上,等到萧雅丽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点多,萧雅丽以为陆沉和唐瑾萱已经睡着了。 轻车熟路的摸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陆沉对于萧雅丽做的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叹了口气,看来萧雅丽加班已经是常态。 管理这么一个偌大的公司,倒是麻烦萧雅丽了。 整个晚上,陆沉都处于修炼状态,那种状态让陆沉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旭日东升,窗外禽鸟啼鸣时,陆沉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夜过去后,陆沉神清气爽,打开窗户,呼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那边萧雅丽也起来的很早。 萧雅丽做完早饭后,吃完就去上班了,唐瑾萱一直赖在床上,陆沉没有去叫她。 趁着这时候闲来无事,陆沉准备出去跑跑步。 大学的时候,陆沉经常在早上跑步,这也是陆沉身体素质极好的原因之一。 当陆沉得到透视眼之后,身体被改造过,就再没有跑过步。 出了门后,陆沉准备绕着云海市外围跑一圈。 以陆沉现在的体力和耐力,随便绕着云海市跑一圈,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呼!陆沉长长呼出一口气,便开始跑步之旅。 一路上,不管是比陆沉年岁大,还是比陆沉年岁小的跑步者,都没有一个人能够跑得过陆沉。 其中有不少人暗中,想要奋力直追,却发现距离陆沉越来越远,这惹得不少人暗暗称奇。 对此,陆沉倒是没有说什么,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即便陆沉故意放下脚步,也不是这些人能够追上的。 “卧槽,这男子跑步一百米跑了十秒?”一个身穿运动服的成熟男子,低声喃喃说道,“云海市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好苗子?” 那成熟男子一直跟在陆沉的身后,他是国家体育队的教练,这次来云海市是为了探亲,没想到发现一个这么好的苗子。 “这速度怎么越来越快?”那成熟男子在陆沉身后追着,他好歹也是体育队的教练,属于体育队的元老级别人物。 年龄渐渐大了,速度比巅峰时候慢了不少,可也不是一个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超过他的。 想到这里,他脚下的速度加快到了极致,然而他和陆沉之间还差着一段极远的距离。 令他更为吃惊的是,这距离还在慢慢扩大。 “卧槽,怎么可能?”那男子拼了老命追在陆沉后面,无论如何,都追不上陆沉。 陆沉对于这男子的动作一笑而过,并没有记在心里,在他眼里,这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年轻人 “咦,前面好像是出车祸了。”陆沉抬头看去,前面围观了不少年轻人和老者,这些年轻人和老者围起了一堵人墙。 陆沉穿过人墙,朝着那里面的人看去,陆沉摸了摸鼻子,其中一个人还是他认识的熟人。 “呼,这小子终于不跑了,耐力真好,能够跑四公里,我一定将他拉进国家队。”那教练多日没有跑过这么长的距离,累的气喘吁吁。 陆沉挤进人群,里面有一个老头子躺在地上,手中的拐杖扔在了地下。 苏婷站在旁边有些束手无策的,看着这老头子。 她是冷血杀手,可她从来没有对这样的老者下过杀手,自己还没撞上这老者,结果这老者自己就跌倒过去。 苏婷对自己的车技,一向很自信,即使是在咫尺之间,都不可能撞到人,眼前这老爷爷还受伤倒在地上。 这让苏婷不知道如何是好!焦急的她,四处向周围的这些人解释,换来的却是一个一个不信任的眼神。 甚至有些人,觉得苏婷做的太过火了,撞了人连道歉都不道歉一声。 “你这人也太过分了,把这老爷子撞到在地,连道歉都没道歉一句。” “就是,像你这样的人也太给我们云海市丢面子了,我觉得像这种人应该报警。”被这么多人指责,苏婷也很恼火。 那边陆沉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听到他们所说的一切,立刻弄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始末。 哟呵,这老爷子做的还挺逼真,连腿都是原来骨折遗留下来的,苏婷在忙着向周边人解释。 手忙脚乱的她,根本无法注意到这一点。 陆沉咳嗽两声,走到苏婷身边说道:“苏婷,你又来云海市了?” 陆沉也有些叹气,这些人惹谁不好,非要来惹一个苏婷,这苏婷手上沾染的人命不知道有多少。 看来这人今天出门碰瓷,连黄历都没有看。 “陆沉,怎么是你?现在怎么办?”苏婷都快被这群观众的吐沫淹死了。 再这样下去,恐怕他们两个人连人群中都突围不出去。 “还能怎么办?上车啊,继续把他压死啊。”陆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苏婷半张着嘴,这陆沉有小半年没见,怎么办事情比她更不靠谱,好歹她还是个专职杀手吧。 这样在大庭广众下,就把这老者压死,说不定,明日她就登上了报纸头条了。 这样不用那些警察多手,以前和苏婷有过矛盾的对家,都会积极把苏婷杀死。 “这样怎么能行?你这样做事情太鲁莽了吧。”苏婷跺着脚说道。 “不鲁莽啊,听我的就行,你不来我就来,我可告诉你,我还没学过驾照呢。”陆沉说道。 苏婷看见陆沉执意如此,跺了跺脚,只好说道:“好吧,我来。” 苏婷这边一答应,那边人群又不干了。 “什么?他居然要对这老者下死手,简直是没有法律了。”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我们还是离远点吧。” 蹲在地上萎靡不振的老者,也听到了陆沉说的话,他更不相信陆沉所说的一切。 “我就不信你们会把我压死,我看还有没有王法了。”那老者心一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