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刘铭电话! - 极品透视

第三百五十四章 刘铭电话!

陆沉确实有办法去修补这盆子。 不过陆沉倒是有一个想法,让萧雅丽承办的公司,来经营神水的买卖。 恰好萧雅丽现在的公司刚刚成立,业务没有那么多,这神水拥有着良好的前景。 可以利用这神水的业务性,来打开萧雅丽公司在各个地方的市场需求。 也就在这个时候,海龙作为海家的家主,给陆沉打来了电话。 “喂,陆先生么?我听说慕容家和石家都发生了灭门惨案。”海龙说道。 陆沉一听海龙的话语,就知道海龙的意思,他想买下神水的制造权。 在江浙,慕容家和石家两大家族发生了灭门惨案,这种惨案过后,就让海龙的海家在江浙一枝独大。 没有其他两大家族跟海家抢夺经济资源,海家发展起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过此刻的陆沉,倒是不太想把神水制造权卖给海龙。 “嗯?还有这种消息,我不太清楚。”陆沉说道。 那边海龙沉吟了一声,他以为陆沉与蓝悠然关系那么好,一定会知道,两大家族的灭门惨案。 稍微思考了一下,海龙笑着,将慕容家和石家的灭门惨案告诉了陆沉。 “哇,还有这么恐怖的,他们是不是为了神水制造权而来?”陆沉惊恐的说道。 “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可那制作神水的神器坏了,陆先生有没有办法修好?我海家也可以出大价钱,将神水的制造权,再从陆先生手上买下来。”海龙开口说道。 陆沉听完之后,立刻婉言拒绝起来:“海龙家主也太高看我的本事了,那东西我是修复不了的。” 海龙听到陆沉那半是拒绝的语气,也知道不好强求其他什么,便与陆沉寒暄一阵后,将电话给挂了。 推辞了海龙的买卖后,没过一会儿,陆沉的电话又响了,看着来电显示,原来是刘铭的电话,陆沉立刻接了起来。 “哥,你给我的,这是刘雅菲的电话?”那边刘铭颤颤巍巍的说了起来。 陆沉点点头说道:“没错啊。” 听到陆沉理所当然的声音,刘铭半天没回过神来,他还以为陆沉找了一个三线小明星。 没想到陆沉请的明星会有这么大腕儿。 刘雅菲是华夏最炙手可热的明星,陆沉不知道这刘雅菲在广告界代表的什么含义,刘铭却知道。 经过刘雅菲经手的宣传片和广告,其产品销量会多卖出10%的点数,这种点数对于一个厂家来说,是非常恐怖的一个数字。 所以在做宣传片和广告的时候,有钱有势的人都会来攀上刘雅菲这一颗大树。 可这些人的要求,刘雅菲不一定会答应。 刘铭也不例外,他能够找到的明星,最多也是二线明星,这已经是刘铭的极限了。 陆沉倒好,直接找来了刘雅菲,也不知道刘雅菲和陆沉是什么关系。 当刘铭知道他所合作的对象是刘雅菲时,半天说不出来话,跟现在的状态差不多。 “宣传片拍好了没?”陆沉问道。 “今天就开始拍摄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之后你看看宣传片的效果。”刘铭说道。 “行,我这边忙完了,应该再有个三五日就该回去了。”陆沉说道。 “那我先开始拍摄了。”刘铭说道。 匆匆说完后,陆沉与刘铭把电话给挂了。 砰砰砰! 那边蓝悠然亲自带着能够制作神水的脸盆,来到了陆沉的房间,找上了陆沉。 “陆沉,这制造神水的神器该怎么办?”蓝悠然将盆子放在陆沉面前,颇为焦急的说道。 蓝悠然找到这陆沉制作神水的盆子后,觉得这盆子有些眼熟。 细细想来,这不是陆沉那天嘱托自己买的盆子么? 蓝悠然试过往这盆子里面注入水,她尝试过这水并没有奇效。 这让蓝悠然变得很好奇,但蓝悠然更焦急的是,是那些身患拉曼哈变异病毒的患者。 那些内陆中,身患拉曼哈变异病毒的患者,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 一旦这件事情任由其发展下去,一定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甚至引起一场不比江浙地区还严重的灾害! 蓝悠然万万不想看到这一幕,因此只能够把希望寄托在陆沉的身上。 前面与三名阴阳师交手之际,陆沉还没注意到这制造神水的盆子,在交手中已经破损了七七八八。 上面附着的灵力,全在昨天与三名阴阳师交手的余波中,被打散了。 现在这盆子就是一个废物,一点用处都没有。 “你现在先放在我这吧,剩下的我来试试。”陆沉说道。 蓝悠然迟疑的放在了这,她还有其他要紧的事情要办,这次慕容家和石家两大家族都遭受了灭门惨案。 对江浙地区乃至整个华夏来说,都是一场性质极其恶劣的案件。 蓝悠然还受到京城里面的委派,一定要将这里的事情尾巴处理干净。 至于灭门惨案的凶手,已经被杀了,他们倒是没透露出与陆沉有关。 “行,那有什么需要,你在跟我说,我先去忙了。”蓝悠然将盆子放在陆沉的身边。 陆沉吹嘘着口哨,找到唐瑾萱,让唐瑾萱用神火将这盆子融化成虚无。 剩下的事情,等到自己回到云海市了再说吧,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七七八八。 想到这里,陆沉看着唐瑾萱说道:“我准备回云海市了,你呢?” “你回云海市了?那我就跟你一起回去呗,怎么样?”唐瑾萱眨巴着眼睛说道。 陆沉摸了摸头,他在云海市是跟萧雅丽住在一起的,再这样带着唐瑾萱回去,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 有可能还会让萧雅丽误解他和唐瑾萱之间的关系,这就让陆沉很为难。 似乎是看出了陆沉为难的神色,唐瑾萱说道:“怎么了?难道我这么一个大美女跟你回去,你还不乐意了?” 陆沉咳嗽了两声,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她身后还有个玄阶老爹,奶奶的,这就是有个好爹的好处啊。 想起朱雀对自己的委托,陆沉挠了挠头,只好答应下来:“好,好,好,我乐意,可是我事先说明,我不是一个人住的。” “难道还是和另外一个女人住的?”唐瑾萱立刻察觉到了陆沉的不自然。 “咳咳,准确来说,是我的姐姐吧,这件事情讲起来很复杂,回去之后,你慢慢体会吧,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陆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