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惊慌逃命! - 极品透视

第三百五十三章 惊慌逃命!

小海君怎么也没想到,陆沉第一箭是朝着他射来的。 这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那称之为防御神器的八咫镜,被陆沉一箭生生射穿! 这八咫镜莫不是个假的吧! 旁边八咫林源和那名阴阳师,两个人还处于震惊的呆滞状态。 当八咫林源和那名阴阳师反应过来,想要帮助小海君招架陆沉那一箭的时候,已经晚了。 咔嚓! 那一箭在射穿八咫镜后,又射穿包裹在小海君周身的重重黑雾,准确无误的射向小海君的胸膛。 任凭小海君如何挣扎,都逃不过灭神箭的锁定。 “啊……”伴随着小海君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闪耀着雷光的灭神箭,死死钉在小海君的胸膛上。 “小海君,小海君。”另一名阴阳师用精神力,帮助小海君恢复着身体中的伤势。 可这灭神箭又岂是他一个阴阳师所能恢复的? 八咫林源所持有的八咫镜,被陆沉一箭射穿之后。 整个人的嘴巴中狂喷鲜血,强撑着快要倒地的身体,嘴中说道:“该死……” 八咫镜与他性命交修,可以说甚至八咫镜就是他的一部分。 这虽然是残缺的半成品,但怎么也不会是陆沉能够一箭射穿的啊,这陆沉手里的弓箭到底是什么怪物? “逃,快逃,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八咫林源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另一名阴阳师看着小海君挣扎一番后,倒地身亡。 想起那陆沉的灭神箭恐怖,便立刻跟随在八咫林源的脚步,将小海君的尸体扔在原地。 旁边的唐瑾萱看到陆沉一箭射穿八咫镜后,又射杀一人,不禁拍手笑了起来。 “陆沉,你真厉害,连八咫镜都被你一箭射穿了,他们在逃,你能不能射死他们?”唐瑾萱兴奋的说道。 能够亲眼看到这些该死的阴阳师,死在自己的手里,唐瑾萱觉得相当开心。 陆沉左手拉弓,右手拿箭,“可以在试试,应该还能够斩杀。” 陆沉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在他的神识范围内,他能够做到百分之一百的命中率。 在陆沉神识的包围下,八咫林源和另一名阴阳师的踪迹无所遁形。 次啦! 陆沉凝神静气,这一箭,他想要射的正是那逃窜的八咫林源。 拉满弓弦之际,灭神箭宛如追魂箭矢一般。 化作流星,朝着八咫林源暴射而出,这一箭在星空中转眼到了八咫林源的面前。 “不好,他又射了一箭!”八咫林源惊惧起来,剩下的精神力能够感知到,陆沉这一箭所要射向的人,正是他! 连防御神器八咫镜都被陆沉一箭射破了,光凭他的肉身,想要挡住陆沉这一箭,完全是痴人说梦。 阴阳师的修炼重点在于精神力,对肉身的修炼极少。 如果不比拼精神力,光是一个身强体壮的蛮汉,就可以教训阴阳师。 八咫林源旁边那名阴阳师喘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轻松之色。 幸亏陆沉的这一箭不是射向他,他还有活命的机会。 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身旁的八咫林源身体一转,将身旁这名阴阳师拉到了自己身前。 恰好灭神箭也近在咫尺,那名阴阳师刚反应过来,就被八咫林源仅剩不多的精神力刺入脑中,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好意思,林海君,为了我你就牺牲一下吧。”八咫林源一手将那名阴阳师拉在自己的身体前。 挡住了那来势汹汹的灭神箭,腾空的灭神箭,一箭射穿了那名阴阳师的胸膛。 血花四溅,那名阴阳师临死前,都没有想到八咫林源会下这么狠辣的手段,让自己当成他的替罪羊。 这一幕也被陆沉和唐瑾萱看到眼里,陆沉只能够感叹八咫林源的手段狠辣。 “真是可恶,连自己的同伴都要拉来当替罪羊,陆沉,你能不能够把他射杀了?”唐瑾萱捏着拳头说道。 陆沉摇摇头,此时的八咫林源,趁着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跑出了陆沉神识的范围,不过他还想在试一试。 “行,我试试吧,不一定能够杀掉。”陆沉再一次拉满弓弦,对准八咫林源逃跑的方向,一箭暴射而来。 这一箭凝聚了陆沉体内大部分的灵力,八咫林源的精神力感知到陆沉这一箭,不敢大意。 可当八咫林源感知到陆沉这一箭的轨迹后,这才释然下来,陆沉这一箭很难能够射到他。 果不其然,陆沉这一箭飞射到八咫林源的身后。 陆沉摇摇头,这八咫林源还是逃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怎么样?那个可恶的阴阳师杀掉没?”唐瑾萱焦急的问道。 唐瑾萱已经看不见八咫林源的声影了,她只能够向陆沉问道。 “没有,还是差了一些力道。”陆沉苦笑道。 自从八咫林源逃跑出他的神识范围后。 陆沉就发现自己对于力量的拿捏和把握,还是差了点火候。 看来还是要尽量扩大自己的神识范围。 “好吧,那这边的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就先回去吧。”唐瑾萱撇着嘴说道。 回到房子后,唐瑾萱和陆沉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朱雀。 那边朱雀听完唐瑾萱和陆沉的汇报后,连连称好,甚至两人连最后遇到阴阳师的事情,也都告诉给朱雀了。 “你们惹到阴阳师了?唉,小心点吧,他们心眼极小,你们惹到了他们,以后怕是有些不顺,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朱雀说道。 说完之后,陆沉就将电话挂掉 朱雀这边吩咐下去的速度很快,蓝悠然率领手下一众人干起了活。 第二天一大早,那边蓝悠然将电话打了过来。 “陆沉,那个制作神水的盆子,我们在石家找见了,基本断定,杀害慕容家多半是石家的人,可是那盆子已经碎烂了。” “以后怎么救治,那些身患拉曼哈变异病毒的患者?”蓝悠然说道。 陆沉拍了下脑袋,他还忘了这一个事情,想必内地还有些患者,需要神水的治疗。 “你先将那盆子拿回来吧,我或许有办法能够修补。”陆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