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身体变化! - 极品透视

第三十五章 身体变化!

“咚咚咚!” 大清早,陆沉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 “请进!”陆沉说道。 陆沉看到萧雅丽手中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丽丽姐,你怎么亲自来了,等会起来,我自个去吃就好了。”陆沉端过粥说道。 “陆沉啊,今天市里媒体要做一个关于你的英雄采访,是针对昨天劫匪的。”萧雅丽笑盈盈的说道。 萧雅丽的一番话引起了陆沉的唏嘘短叹。 现在的陆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毛头小子了,做英雄固然是好,但做英雄就注定会被更多人注意到,到时候自己身体的诡异变化要是被别人知道了…… 陆沉可不想做小白鼠,想想被国家研究所当作小白鼠剥皮抽筋的研究起来,陆沉就感觉到一阵蛋疼。 “怎么?你不乐意?弟弟啊,这是好事情。”萧雅丽劝说起来。 萧雅丽本以为陆沉会高高兴兴的答应过去,看到陆沉这样子,萧雅丽再傻也知道陆沉不愿意接受采访。 “到时候就算你不想在凌云轩工作了,出去还是能找上一份好工作。”萧雅丽苦口婆心的劝解起来,“当然,要是你实在不喜欢,我去帮你推辞了。” 萧雅丽在等着陆沉拿注意。 陆沉脑海中思绪万千,获得异能之后,陆沉以后的生活肯定有着不一样的波澜壮阔,或者说从他获得异能的那一刻,陆沉的人生就已经开始改变了。 “参加!”陆沉抬头说道,双眸中绽放着精光。 等陆沉收拾好后,出了卫生间才知道,原来媒体一大早就找上门来了。 当陆沉走到客厅后,便看到不少媒体,其中有不少著名的云海市的媒体,云海晚报,云海日报…… “请问陆沉先生,您是怎么从那三个劫匪手中救下两个人质的?” “请问陆沉先生,您当时有所畏惧么?” “请问陆沉先生…………” 一个接着一个问题,把陆沉问的口干舌燥。 一个多小时后,陆沉狼狈的逃了出来。 萧雅丽忙着应付这些媒体,还有些媒体连准备的问题都没有提问,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撤走,可在萧雅丽的劝说下,还是不干的走了。 “怎么样,英雄不好当吧?”萧雅梦笑嘻嘻的说道。 陆沉翻着白眼,嘴里惯着白开水,“真是受不了了,这群记者只差问我的裤衩是什么颜色的。” 原来当英雄这么不好当,正在这个时候,陆沉的手机响了。 陆沉接起手机,一看是吴老的电话,立刻接通了:“吴老。” “臭小子,当云海市的英雄不错吧?”吴老的声音半是调侃的问道,声音颇为轻松。 吴玉儿大难不死,也让吴老对陆沉内心充满了感激之情。 “哪有,早知道当英雄这么难,我就不接受采访了。”陆沉苦笑着说道。 “对了,明天在我们家举行寿宴,你一大早起床过来就好。”吴老慈祥的笑道。 “好,吴老。”陆沉点头笑道。 挂了电话的陆沉,想了想,自己好歹也算个千万富翁,怎么说也不好意思空手去吴老家,这样想着,陆沉拨通了刘铭的电话号码。 “喂,刘哥,我是陆沉。” “是陆沉呀,我还正想给你打个电话。”刘铭客气的说道。 两人寒暄起来,刘铭可知道陆沉在刘老眼中的份量,就算是刘铭见到陆沉说话,也要客客气气。 “是这样的,刘哥,明天吴老寿宴,我想给他买个礼物,你看……”陆沉征求起刘铭的经验。 刘铭跟在吴老的身边时间最长,自然也就知道吴老喜欢什么。 “这,昨日你刚救了小师妹,恐怕是给吴老寿宴最好的礼物。”刘铭说道。 “还是买个礼物吧,刘哥你看吴老喜欢什么?” 刘铭看陆沉坚持不下,只好说道:“一般只要是真迹,吴老都相当喜欢,对了,我这有一副前几日淘来的真迹,你要不要来看看真伪?” 给吴老送礼物,自然不可能送假货,刘铭恰好淘了一副真迹,让陆沉过来掌掌眼。 “好,刘哥,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这就来。”陆沉开口说道。 那边刘铭把自己的地址告诉给陆沉,这边陆沉陆陆续续将地址记录下来。 陆沉挂了电话后,转头对萧雅丽笑道:“丽丽姐,我出去一趟。” “好,路上注意安全。”萧雅丽点头笑道。 “姐,我,我也要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萧雅梦也蹭了过来,见到陆沉要出去后,萧雅梦急着喊道。 自从昨天和陆沉出去遇到劫匪后,萧雅梦喜欢上了这种刺激的感觉。 “我今天去见一个朋友,你去干嘛。”陆沉没好气的说道。 “就是,梦梦,你还是呆在家里吧。” 就这样,在萧雅梦怒气冲冲的眼神中,陆沉偷笑着离开了。 陆沉打了个车,来到刘铭告诉的地址,陆沉下车后,发现刘铭告诉他的地方是个茶楼。 走入正厅中,一股茶香扑鼻而来,陆沉看了看服务员说道:“我找刘铭。” “找刘总,楼上请。”那服务员神态恭敬的说道。 陆沉在那服务员的带路下,来到了楼上,一眼望去,刘铭坐在竹椅上看书。 刘铭听到有动静,抬起头看见陆沉:“这么快你就来了,坐坐,我给你泡一杯正宗的西湖龙井。” 陆沉入座后,看见刘铭在泡茶,手法娴熟,老道,完全就是一个浸淫茶道多年的老人。 “你尝尝!”刘铭泡完茶后,给陆沉端过来。 陆沉对茶道这一方面,倒是了解不多,接过刘铭的茶,入口处丝丝甜香,沁人心脾,“好茶!” 就连不懂茶道的陆沉,都能品尝出这茶不同寻常的味道。 “嗯,这幅真迹你看看真假。”刘铭递过来一副字迹。 “王羲之的真迹?”陆沉扫了一眼,一下看到了这幅字迹的主人,当下顿时大吃一惊,看来刘铭是废了很大心思。 “刘哥,这幅真迹你花了不少钱吧?”陆沉凝声静气的说道。 这一副王羲之的真迹,没有三四百万都下不来,陆沉暗暗惊讶刘铭出手大方程度。 “嗯,这幅画当时我买下来是三百九十万,就是不知道真假,烦请老弟帮我做个鉴别。”刘铭开口笑道。 刘铭亲眼见过陆沉鉴别古玩的技巧,当然也对陆沉鉴别宝物的实力深信不疑。 “好。”陆沉双眼盯着王羲之这幅字迹。 “恭喜刘哥,这幅是王羲之的真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