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吴玉儿的邀请! - 极品透视

第三十四章 吴玉儿的邀请!

“不用谢,我这种三好市民自然是要见义勇为。”陆沉笑着说道。 当萧雅梦看见陆沉也是安然无恙的时候,这才缓缓的松了口气。 ………… 不得不说,现在的电视台为了收视率也是蛮拼的,一路上跟着警车,实况转播银行劫匪案的进程。 云海市作为云海省的政治,经济中心,平日里治安良好,十多年来没有发生过一桩银行抢劫案。 作为各大报纸的卖点,几乎所有云海市的媒体都将目光聚焦在这起突如其来的抢劫案上。 吴天林吴老也不例外,这起抢劫案中,仅剩下的劫匪手中,有他的宝贝孙女。 “哎。”吴天林叹了一口气,颓然坐在地上。 “师傅,小师妹和大师兄一定都会没事的。”刘铭将吴老扶起来。 刘铭担心吴老的身体,放下手中的工作,径直来看吴老,这个六十多岁精神壮硕的老人,经过这件事情后,整个人仿佛突然老了十多岁。 “咦,师傅,你看,有人将小师妹和大师兄救出来了。”刘铭指着画面中的人物说道,“那个好像是……陆沉。” “哎,小刘啊,你也别安慰我了。”吴天林摇着右手说道。 “真的,吴老,你看那几个劫持小师妹和大师兄的绑匪都被抓起来了。”刘铭笑着说道。 吴天林叹了口气,抬起头,双眼中流露出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真的是陆沉! “快,我们去看看他们。”吴天林右手拍着刘铭说道。 不用吴天林多说,刘铭就扶着吴天林朝楼下走去。 “陆沉,谢谢你不计前嫌。”萧雅梦感谢起来。 “啊……”陆沉右手摸着头部,茫然的看向萧雅梦。 “你好,我是陆沉的朋友,他是为了救我,并不是为了救杜冲。”吴玉儿伸出洁白的右手说道。 提到杜冲,吴玉儿就是一肚子气,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或许在吴玉儿眼中,杜冲连个男人都不算。 “啊……你好,我是他的雇主。”萧雅梦身为女人,自然也听懂了吴玉儿的醋意。 两个女人之间莫名的涌起了一丝战斗,站在旁边的陆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随着吴老的到来,两个女人的战斗算是消停下来。 “玉儿,你没事就好啊。” 当吴天林实实在在站在吴玉儿身旁的时候,他才确信吴玉儿平安无事。 “爷爷,你怎么来了?”吴玉儿看到吴天林,难得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看着爷爷关心的事情,吴玉儿知道爷爷多半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否则也不会这么快的赶过来。 “我早就说了,让你不要干这么危险的职业,一个女人干什么不好,要不是这次有陆沉在,恐怕爷爷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吴天林气呼呼的说道。 “没事,没什么大碍,爷爷,我去帮你叫陆沉。”吴玉儿巧妙的岔开话题,将陆沉从远处叫过来。 “陆沉纳,这次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怕是我的孙女……”说道这里,吴天林双眼神色暗淡下来。 “吴老,吴玉儿吉人自有天相,就算没有我也会逢凶化吉。”陆沉谦虚的说了起来。 “你不用谦虚,这件事情还真是全靠你了,对了,后天是我六十大寿,你有空过来么?”吴天林正式向陆沉发出了邀请。 面对吴老的邀请,身后的刘铭瞪大了眼睛,说是六十大寿,其实是吴老的私人宴会,宴请的都是与吴老关系极好的朋友。 吴老在云海市鉴宝会是有名的前辈,其在各界的关系也是有目共睹的。 让陆沉参加六十大寿,其目的不言而喻,也有着让陆沉在各位前辈面前露脸的意思。 “有空,既然是吴老的六十大寿,我当然会过去。”陆沉点头说道。 吴老满意的点点头,这次寿宴不单有叫陆沉的意思,还有提携陆沉的意味在里面。 “孙女,我们回家吧。” 不顾吴玉儿的反对,吴天林叫刘铭把吴玉儿拉回车里。 在陆沉的注视下,吴玉儿被吴老带走了,而这时也有警察过来做笔录。 陆沉作为笔录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那边灰头土脸的杜冲走了过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陆沉。 不用读心术,陆沉也知道杜冲想的是什么。 当陆沉开着奔驰拉着两人到银行前的时候,胡斌早就带着人溜走了,时间太晚,萧雅梦与杜冲也不熟悉,就和陆沉搭车回家。 萧雅丽急的在家里乱窜,电视里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可是作为一个妇道人家,萧雅丽除了干着急还能有什么办法? 正在萧雅丽慌神的时候,敲门声响了。 萧雅丽透过猫眼看去,门外不是陆沉和妹妹还能有谁? “姐姐,我们回来拉。”萧雅梦将包仍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上去。 “我说你们今天真是……哎。”萧雅丽长叹一口气,“我去做饭,你们等等。” 陆沉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他完全不知道今天的这个事情在云海市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杜冲很气愤,后果很严重!胡斌很气愤,后果很严重! 两人相比陆沉,都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丢了脸。 哥儿俩坐在一起喝着闷酒。 “今天陆沉真是走了狗屎运。”杜冲恶狠狠的说道。 “谁知道去银行这么倒霉,居然还有劫匪。”胡斌摇头说道。 最可气的是,这些劫匪把两人吓晕过去,这还不算,杜冲直接是将吴玉儿拱手扔给劫匪。 别说两人日后见面,就是能不能见着还是一个问题。 杜冲完全把这笔帐算在了陆沉的头上。 胡斌吓得晕倒过去,到还是小事,毕竟这是人之常情。 “我说,你不觉得陆沉这小子有点嚣张?”杜冲磕着花生米眯眼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胡斌双眼看着杜冲说道。 光是萧雅梦和陆沉那么亲昵的动作,胡斌早就忍受不了了,只是碍于萧雅梦的面子,胡斌迟迟没有爆发出来。 “据我所知,这群劫匪的身后还有人,到时候我们透过媒体把这消息透露出去……”杜冲笑眯眯的说道。 “嘿嘿,不愧是冲哥,果然是高人。”胡斌吹捧起来。 “哪里哪里。”一对狐朋狗友脑海中想出了一招很损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