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朱雀来访!(五更) - 极品透视

第三百一十九章 朱雀来访!(五更)

舒服,干劲十足,战上十天十夜都没有问题! 这是众多教授,喝完神水后的第一感觉。 他们看向神水,顿时像是看向一个发光的宝藏。 “这么有用的水,果然是神水,老曹,你没有骗我。”林教授哈哈爆笑起来。 外面都能够听见里面林教授的笑声,这林教授像是疯了一般。 远处的陆沉不禁挪了挪脚步,迫使自己不跟这个“疯子”站在一起。 不就是一个神水嘛,至于这么神经质么? 陆沉不知道,这神水对于这些教授的诱惑,不下于那些穷人突然看到宝藏时的诱惑。 不单是林教授,就连其他教授在喝完这神水之后,纷纷畅怀大笑起来,这种笑声可以说的上是……惊天地,泣鬼神。 陆沉有些怀疑,这神水中,难道自己加了别的东西不成?不对啊,陆沉思前想后,神水中还是光加了灵力,就是量稍微多了一点。 难道量多了,就能够让人变成神经质?想到这里,陆沉下定决心,下次制作神水的时候,少放一些灵力。 里面的笑声,引起了外面那些拉曼哈变异病毒的患者,也在不断的朝里面挤进来,想要看看这屋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却被一个个警卫拦住,那些教授的爆笑声,让这些患者都以为他们患了失心疯。 “曹教授,赶快抬出去吧,抬出去吧。”陆沉招呼着这些教授,把神水抬出去。 防止那些教授再来一次惨无人道的笑声,到那时候陆沉觉得自己跟这些疯子在一起,都没有脸见人了。 “是,陆先生。”曹教授和其他几个人将神水抬了出去。 外面那些拉曼哈变异病毒的患者,一见到神水,纷纷围了上来,这神水对他们来说,无异是救命良药。 每个人都拿起手中的碗和杯子,盛起了神水。 里面的陆沉,刚准备出来就被林教授等人拦住了脚步。 “陆先生,这个神水到底是怎么制作的?能不能把制作方法透露给我们?”林教授敬重的看着陆沉说道。 那种眼光就像是信徒看着自己信仰的神明一样,但陆沉没有读懂这林教授的目光。 反而是觉得这个林教授像是……玻璃! 除了林教授外,其他那些从各地赶来的教授都以炽热的目光望着陆沉,他们都明白这神水的重要性。 只有旁边的曹教授等人苦笑的摇摇头,他们是知道这陆沉,绝对不会将制作神水的办法教给他们。 别说是他们,就连一向关系最好的蓝悠然,都没有从陆沉嘴里套出神水的制作方法。 其他人更不可能从陆沉嘴里,套出神水的制作方法。 “师门秘技,师门秘技,不可奉告,不可奉告。”陆沉摆着手说道。 陆沉正准备出门,就看见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陆沉接了起来,那边传来唐瑾萱的声音。 “陆沉,你还在前面住的那个地方嘛?我父亲马上开车过去找你了。”唐瑾萱说道。 陆沉眨巴了一下眼睛,唐瑾萱的父亲来找自己? 难道是为了两个孤男寡女在荒岛上的事情? 想到这里,陆沉有些欲哭无泪,他真跟唐瑾萱没有任何逾越的关系。 虽然两个人在荒岛上呆了那么久,但两人确实是清清白白的,在想到朱雀那恐怖的实力,该不会被朱雀当场烧烤吧? 自己的父亲,怎么样也不会容忍自己的女儿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呆一月之久吧? 陆沉越想越头大,几乎是想要当场挂掉电话,逃脱出去。 陆沉感觉头很疼的说道:“那个,你父亲找我来是不是好事儿?” “怎么说呢?”唐瑾萱沉吟了半天,听到唐瑾萱那半天沉默不语,陆沉就知道要坏事儿。 “姑奶奶,我可求求你了,你别让你爸爸过来,要不然我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陆沉哭着说道。 陆沉越想这事情越感觉到危险,想起朱雀那恐怖的实力,陆沉就不战而栗。 “啊?可我父亲已经到了啊。”唐瑾萱说着,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外面传来喇叭的声音,陆沉咬咬牙,晚死不如早死,大不了死了二十年之后,还是一条好汉。 一念至此,陆沉以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口吻,朝里面的蓝悠然说道:“蓝悠然,我去了。” 说着,陆沉就以一种慷慨赴死的心情,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蓝悠然莫名其妙的走了出来,看着出去的陆沉,这小子今天哪根筋不对了? 陆沉出了门之后,一眼就看见了朱雀和唐瑾萱,唐瑾萱嘴角时而露出的笑容,就让陆沉感觉到一丝不妙。 那朱雀前些时日,也只是看到了他的分身而已,今天一眼看去,这朱雀英姿勃发,剑眉星目,英气逼人。 朱雀看见陆沉后,就朝着陆沉走过来:“你是陆沉?久仰久仰,我是唐瑾萱的父亲朱雀。” 久仰?陆沉完全不知道自己出名在哪里,就听朱雀说久仰。 不过看来这朱雀对自己倒不是有想象中的那么愤恨,陆沉暗暗缓了口气,他不用太过防备。 其实陆沉并不知道,他的大名已经在龙组传开了。 以黄阶前期的实力大战黄阶中期的天风三人,再加上研究神水,大战四名阴阳师。 这些事情,朱雀都已经上报给了组织,对于组织来说,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信息。 如果陆沉知道这些事情朱雀都已经上报龙组,绝对有一句妈卖批想跟朱雀说。 既然朱雀都这么给他面子了,陆沉也不太好驳他的面子。 “那朱雀前辈此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我们要不要找个房间单独聊聊。”陆沉说道。 陆沉绝对不相信朱雀会无缘无故的找上他,这里还有这么多拉曼哈变异病毒的患者。 就是不知道除了陆沉之外,其他异能者会不会患上拉曼哈变异病毒。 “无妨这次找你来,第一件事情,是想谢谢你的,你能救下我女儿。” “第二件事情还是关于我女儿,或许你该知道了……”朱雀说道。 陆沉叹了口气,这该来的事情,还真不会逃掉,朱雀这么快就来兴师问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