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透视眼的进化! - 极品透视

第三百一十章 透视眼的进化!

远在荒岛上的唐瑾萱,不知道她父亲朱雀,为了她,差点就要杀上靖国魂神社! 两人在这荒岛上,每天过着东升日落的生活,岛上野兽无数,却对两人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饿了,就吃这些野兽肉,有唐瑾萱的朱雀神火炙烤,陆沉和唐瑾萱两人吃的全是熟肉。 渴了,就喝着四周的海水,出奇的是,这紫色天雷能量,能够将陆沉身体中的海水盐分祛除。 喝到陆沉嘴中的,都是甘甜的凉水。 这一幕也让唐瑾萱惊诧不已,她喝着这些海水是越喝越渴。 这陆沉喝的是有滋有味,怎么能让唐瑾萱不惊讶? “陆沉,你喝下这些盐水不渴么?”唐瑾萱开口问道。 “我有办法。”说着,陆沉右手聚集灵力,将这一片海水的盐分祛除大半,在陆沉灵力的制作和改造下,附近这一片海水变成了神水。 唐瑾萱尝了一口,顿时感觉甘甜冰凉,而且身体中那力气,如泉涌般涌了上来。 想起神水,陆沉又想到江浙地区,身患拉曼哈变异病毒的患者,那四千箱神水应该运到了,能够缓解一下拉曼哈变异病毒的趋势。 可在这孤岛呆下去,那些新患者,性命可就危急了。 自己也该找个办法,快点离去,长久呆在这荒岛上,绝对不是事情。 拉曼哈变异病毒的传染性,并非一般病毒所能够比拟,这种拉曼哈变异病毒,稍微放纵就会酿成大祸。 四千箱神水喝完之后,就没有其他神水能够给这些患者治病了。 唐瑾萱喝完神水后,面露喜色,朝着陆沉这边跑了过来。 以唐瑾萱黄阶中期的实力,跑到陆沉身边的速度不算慢,紧紧几秒钟就够了。 然而陆沉发现,唐瑾萱跑步的速度在他眼中逐渐缓慢下来,就像那天斩杀藤原君一样。 当时藤原君的速度,也在陆沉的双眼中变得缓慢下来,陆沉想要捕捉藤原君的身形,变得异常简单。 看到唐瑾萱的身形,陆沉心中一动,那种变化又出现了? 陆沉双眼之中瞳孔一凝,死死盯着唐瑾萱,这唐瑾萱的实力比自己还要高,难道前面与藤原君对战,激发了他身体中的潜能? 让他的透视眼得到了进一步的增强?这对陆沉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起先陆沉的透视眼,能够放缓他人速度,所能针对的人,只是一些没有异能的普通人。 如雷九天之流。 但在面对比自己强大异能者的时候,这种透视眼所带来的诸多便利,就没有那么可观了。 甚至来说都是无用之举,这一次对阵藤原君等人,让自己的透视眼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和提升。 等到现在,连黄阶后期异能者的速度,也在他的眼睛中,变得缓慢下来。 这就完全说明,自己透视眼得到了极大的增强,想到这里,陆沉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这笑容,在唐瑾萱看来相当猥琐,尤其是陆沉一直在盯着她身上看来看去。 唐瑾萱还以为陆沉在打着什么下流的主意。 再怎么说,她唐瑾萱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虽然陆沉与她有生死交情,但也不代表陆沉能够这么肆无忌惮的看她。 何况现在唐瑾萱衣衫不整,两人孤男寡女,独处在这一座岛上。 即便是发生了什么,也不会传出去。 “找死。”唐瑾萱一脚朝着陆沉的脸颊踢来,这一脚唐瑾萱没有用全力,只是为了教训一下陆沉。 看着陆沉不闪不避,唐瑾萱心中一愣,脚法也变得有些缓慢。 砰! 到了陆沉脸颊旁时,陆沉一掌抓住了唐瑾萱的脚脖子,右手轻轻一抬,唐瑾萱摔了过去。 什么?陆沉居然能够捕捉到自己攻击时的速度? 惊讶的心情,在唐瑾萱心中一闪而逝。 “真的是这样,真的是这样,我发了,哈哈哈。”陆沉时而沉思,时而咆哮,时而狂笑,看着唐瑾萱目瞪口呆。 难道这货在荒岛上呆了这么久,已经神经质了?不该啊,每天东升日落,两人都记载着到这荒岛上过去了多少时间。 算上今天也不过是一个星期,区区一个星期,就让陆沉到达神经质的程度了? “哈哈哈,果然如此!”陆沉一阵狂笑。 如今的他,在面对实力比自己强的异能者时,能够始终看清对方攻击速度,可谓是陆沉的大杀招。 不仅如此,陆沉试了试,还能够读取唐瑾萱心中的想法,这种越阶式的变化,让陆沉喜从心来。 也算是流落荒岛之后的因祸得福吧。 “我说你没事吧?”唐瑾萱走到陆沉身旁,仔细打量起陆沉,陆沉要是变成神经质了,恐怕她一个人在荒岛上呆久了,也会成为神经质。 “没事没事。”陆沉哈哈大笑的说道。 陆沉坐在唐瑾萱的身旁,唐瑾萱警惕的看着陆沉,她刚才想了想,以陆沉的实力,就算是对她干了什么,她也无能为力。 就凭陆沉一个人斩杀了藤原君这种黄阶后期的异能者,那就说明他的实力绝不像是自己看上去那么简单。 陆沉读到唐瑾萱内心把他当成老怪物的看法,苦笑一声,好歹我也是玉树临风,年纪轻轻,你怎么能够这样看我? 不过这一切,陆沉并没有揭破,反而是开口说道:“唐瑾萱啊,你也不要害怕,我又不是什么妖怪,来来来,到我这边来。” 陆沉越是这样说,唐瑾萱就越不敢往这边做,生怕陆沉动了歪心思。 “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我说,男女之间应该保持距离。”唐瑾萱说到这里,慢慢朝后退了退。 这一切细微的变化,被陆沉看在眼里,陆沉咳嗽了一声说道:“本来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你不往我这边坐,我就不说了。” 唐瑾萱咬咬牙,她看了看陆沉,只好朝着陆沉这边坐了坐:“说吧,有什么事情?” “我看到有一艘船,朝我们这边驶来了。”陆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瑾萱扑了过来。 唐瑾萱双手抓着陆沉,身体紧紧靠在陆沉的身前,鼻子还能闻到陆沉那阳刚般的气息。 顾不得尴尬,唐瑾萱忙不迭的问道:“真的?你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