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银行劫匪! - 极品透视

第三十章 银行劫匪!

陆沉抬头看了看里面,烟雾缭绕,隐约能够看到里面几名头戴丝袜的劫匪。 这些劫匪没有带电视剧中那种劫匪专用丝袜,而是女式用的丝袜,这些劫匪到底是有多穷? “你别动,我去看看。”陆沉安慰着萧雅梦说道。 自从被雷劈之后,陆沉发现自个的胆量也变得大了起来。 “好,你小心点。”萧雅梦感动的说道。 前面杜冲和胡斌两人那样打压陆沉,陆沉还不计前嫌,冒着身命危险去救他们。 要是让陆沉知道萧雅梦心中所想,肯定会笑出声来。 其实陆沉只是想去看看杜冲和胡斌两人落水的样儿。 而且陆沉没能力也没办法去救杜冲和胡斌。 陆沉下了车之后,蹑手蹑脚的朝着银行这边走来。 银行内,杜冲和胡斌两人吓得瑟瑟发抖,互相抱在一起。 “他娘的,取个钱都能碰到这种倒霉事。”杜冲朝地下吐了一口痰。 “快把我放回家,我父亲可是警察局局长。”杜冲开口说道。 “哟,警察局局长,官好大啊,我好怕怕啊。”那名蒙面的男子一脚踢向杜冲的腰际。 受到巨大力道冲击的杜冲,直接是倒了过去,躺在地下不停的吐了起来。 “草,真不经玩。”那蒙面男子哼声说道。 “胡……胡斌,救我。”杜冲感受到腹部巨大的冲击,断断续续的说道。 旁边的胡斌早就吓得晕倒过去,这种结果反而是让杜冲始料未及。 “草,废物。”杜冲看着胡斌怒骂起来。 不过杜冲的样子也没好到哪去,双腿颤颤巍巍。 即便是出过国,杜冲也没遭遇到抢劫。 “都特么给我蹲下。”一名黑衣人举着手中的冲锋枪朝天上开了机枪。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开枪,引得人群中一声声撕裂的叫喊声回荡在空中。 陆沉眯着眼打量着里面的情况,里面一共有七个黑衣人,每个黑衣人手中都有冲锋枪。 现在陆沉并不打算充当英雄,何况英雄也不长他这样。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阵警报声。 警察赶到了。 对于云海市警察的速度,陆沉还是相当满意的,本以为警察会在劫匪离开后出现,没想到这才发生了十多分钟就出现了。 “里面的劫匪听着,赶快放下武器投降,我可以确保你们的生路。”一名身体有些肥胖的警察喊道。 这名肥胖的警察正是杜冲的爸爸杜宇,杜宇刚刚听杜冲的朋友说,杜宇在银行被当作人质,就急急忙忙带着警察冲了过来。 杜冲可是杜家的三代单传,被杜宇捧在手掌心中,属于温室的花苗,用力一点都怕化掉。 杜冲傻,杜宇可不傻,杜宇希望儿子杜冲不要做出暴露自己的傻事。 要是让里面的劫匪知道杜冲是他的儿子,恐怕就会拿杜冲当挡箭牌,到时候杜宇投鼠忌器。 要是让杜宇知道,杜冲暴露了身份,杜宇真是有一种要掐死杜冲的心情。 “少废话,老子想抢银行,都没想活着离开。”为首的一名带着黑丝袜的劫匪吼道。 随即身旁又抬出了杜冲,说是抬,倒不如说是推搡出来的。 “杜宇,你的儿子杜冲在我们手上,赶快撤走,要不然我可保护不了你儿子的安全。” “可恶!”杜宇皱了下眉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忽然间陆沉感受到后面有人。 自从被雷劈之后,陆沉整个人的耳朵听觉变得异常灵敏,十丈内老鼠攀爬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陆沉朝后望去,看见一小队穿着迷彩服的警察正在秩序井然的朝着银行后面秘密通道攀爬进去。 带队的那名警察却是吴老的宝贝孙女吴玉儿。 这次吴玉儿是主动请缨,在和平年代,哪来有那么多战争? 在这种情况下,能动用手枪的几率很小。 今天忽然听到有劫匪出现在银行中的消息。 吴玉儿极为兴奋的向局长杜宇请缨,从银行的秘密通道中消灭劫匪。 陆沉可以不关心杜冲和胡斌两人,但不能不关心吴玉儿。 吴老对自己极为赏识,一念至此,陆沉跟在吴玉儿身后朝秘密通道走了进去。 杜宇看着眼前的劫匪,心里十分焦急,儿子在对方劫匪的手里,突击队已经开始行动了,想要停止行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杜宇只能奢求儿子杜冲能够平平安安的归来。 ………… 吴玉儿神情略带紧张,兴奋的看着呦嘿嘿的通道。 这条通道直接通向银行的后门,这是吴玉儿从地图上看到的。 作为突击队的队长,吴玉儿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 对地图的角角落落都能背的滚瓜烂熟。 吴玉儿手上打了个手势,和他一起进来的四人分开朝前跑去。 “呜!”一名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捣在血泊中。 吴玉儿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继续朝着秘密通道出口走去。 所幸一路上吴玉儿和她的突击队没有在碰到其他麻烦。 陆沉也紧紧跟在吴玉儿的身后。 陆沉的脚步相当轻,以至于前面的吴玉儿都没听见。 吴玉儿带领的突击队很快就到了一扇门前,吴玉儿刚准备示意其余四人打开门的时候,一道人影闪过。 吴玉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名黑衣人抓在手里。 “都给我放下枪,退后。”那名黑衣人阴沉的声音说道。 那四名突击队员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自个的队长落在敌人的手中。 “快点,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妞,死前能够有这个妞陪葬,我还能做个风流鬼。”那黑衣人发现四名突击队员竟然没有一人放下枪。 “拿起枪,他,他要杀我,你们就杀了她。”吴玉儿声音有些微颤。 本来吴玉儿还以为这次任务能够轻而易举的完成,只是现在居然落入他人手中,当成人质。 这让吴玉儿第一次离死亡如此之近。 听到吴玉儿说话了,那四名突击队员缓缓将手中的枪放了下来。 “好样的,我就喜欢这么顺从的队员。”那黑影一闪,最强面的那名突击队员经受黑影一脚之后,立刻倒在地上。 马上那名黑影动作迅速的从吴玉儿手中夺过吴玉儿唯一一只手枪。 左掌化刀,一刀切向第二名突击队员的脖子上。 剩下两名突击队员见势不妙,第一反应就是抓起地上的枪。 可那道黑影会给他们两机会么? 根本不会! 那道黑影出手速度极快,只有在不远处的陆沉才看到黑影的一举一动。 嗖! 那道黑影左手朝着第三名突击队员袭来,右手径直踢向第四名突击队员,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转瞬间,四名突击队员都躺倒在地上,嗷嗷惨叫,吴玉儿不可置信的看向失控的场面。 原本以为这是一场很简单的剿匪行动,可现在…… 这让吴玉儿深深感受到了一种叫做无力的感觉。 “去死吧。”吴玉儿透过冰冷黑暗的光线,也能听到那刺骨的杀意。 吴玉儿绝望的看着那道黑影,她从来没想过死。 现在的情况只能让她引颈受戮。 砰! 就在吴玉儿以为自己刚要死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嬉笑。 “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杀了,你不觉得可惜么?” 吴玉儿听这个声音感觉到很熟悉,熟悉到让她讨厌,然而吴玉儿始终想不起这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是你。”当吴玉儿看到陆沉面庞的时候,心里升起了一种又爱又恨的感觉。 爱的是自个终于活下一条命,恨得是救她的人怎么会是这个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