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识别翡翠! - 极品透视

第三章 识别翡翠!

古玩街是云海市的一条颇具特色的街道,古玩街中有不少赌石毛料,古玩字画,鱼目混珠,想要在古玩街中淘到一副真品,难于上青天!但这依旧阻止不住源源不断淘宝的人。 古玩街上很多赌石毛料都是被丢弃后,基本上没有什么价值的。 其中专门有一家收购废品赌石毛料的店铺。 檀云斋! 陆沉一步走入檀云斋中,王老板正襟危坐在大堂上,地上摆满了废弃的都市毛料。 王老板是个秃头的肥胖男子,一双死皮金鱼眼打量着陆沉。 陆沉也不在意,随手翻看着这赌石毛料。 果然是遗弃的毛料,都没有好货,翻了一堆毛料,陆沉利用透视眼的便利,发现里面都没有翡翠。 “小陆,萧老板最近在忙什么?”王老板皮笑肉不笑的打听起来。 陆沉当然知道王老板的心思,这王老板一直暗暗喜欢萧雅丽,只不过萧雅丽对这个金鱼死胖子没感觉。 “萧老板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可忙。” “哦,小陆啊,我这都是下品的赌石毛料,你想要赌石毛料,下次来些好货,我叫你……”王老板笑道。 咦?刚说完,陆沉就翻出一块赌石毛料,旁人看起来只是一块很普通的赌石毛料,陆沉却能对里面的情况琢磨的一清二楚。 “不用了,我就要这块毛料,我在找找。”陆沉又翻腾起来这堆都市毛料。 王老板唰的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都给这小子说了是下品的赌石毛料,还从中挑选赌石毛料?从这些废弃的赌石毛料中还想挖出翡翠? 痴心妄想! 十分钟过去了,陆沉翻腾出来两块赌石毛料,这两块赌石毛料看起来与平常的赌石毛料无异,但陆沉却知道里面的蹊跷。 “还是下次吧,小陆,你对赌石毛料这块没有经验……” “王老板,我就要这两块赌石毛料。”陆沉固执的说道。 “你这是怀疑我的眼光了?”王老板双眼中带着一丝阴冷,盯向陆沉。 要不是为了讨好陆沉,得到萧雅丽的消息,王老板何时眼中能容得下这么一个小小的打工仔? 陆沉交钱买完毛料后,跑回了凌云轩中。 “丽丽姐,我要切毛料。”陆沉跑回凌云轩中。 “你这小子真是败家,这两块毛料,是你两天的工资。”萧雅丽看着陆沉手中的两块毛料,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好,我就看你能切出翡翠,翡你个大头鬼。”萧雅丽嘴巴一撅。 无怪乎萧雅丽会这么生气,萧雅丽与丈夫分居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她丈夫喜欢赌石,每月八成钱都用来赌石。 屡屡赌石,却屡屡没有好结果,导致夫妻两人的关系渐渐破裂,甚至到最后萧雅丽的丈夫因此走上了赌博的道路。 这也让萧雅丽对赌石一道深恶痛绝,没想到陆沉也沾染上了赌石的习惯。 “丽丽姐,把切割刀片拿来,我要亲自切这毛料。”陆沉将两块毛料放在桌子上。 “切割刀片没有,我去找人来给你切。”萧雅丽起身说道。 没过一会,萧雅丽身后跟着一个肥胖的身影。 “萧雅丽呀,原来你的男人那么喜欢赌石,现在连招的小伙计也这么喜欢赌石。”一个肥胖身影出现在陆沉眼中。 “又是你?王老板?”陆沉看向那肥胖男子说道。 王老板不单收购废弃的赌石毛料,也是这一条街上赌石毛料切割的高手,不似自己,陆沉虽然得到了透视眼,但终究不是切赌石毛料的行家。 “小路啊,毛料这一块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轻松,你还是趁早收手吧。”王老板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啊,陆沉,现在我给你说说,把这赌石毛料还能退给王老板。”萧雅丽焦急的说道。 “就是,你这次没切,看在萧老板的面子上,我还能帮你退货。”王老板难得在萧雅丽做一次好人,萧雅丽这样说,王老板也急忙附和起来,一副为陆沉说话的模样。 到时候什么都没切出来,我看你怎么收手! “不用,切吧!我做的事情我自己会负责!”陆沉斩钉截铁的说道。 “咔嚓,咔嚓!”王老板不愧是切赌石毛料的行家,第一刀力度刚好,随着第一窗切割而下,一片淡绿色慢悠悠的出现在三人眼前。 “有货!”王老板眉头一皱,这小子也有些运气太好了吧。 凌云古董行当前围了不少人,看着切毛料也是一种爱好,这种爱好也是众人茶后,饭后的谈资。 除了萧雅丽的丈夫,这一片街很少有人玩赌石毛料,想要从毛料中切出翡翠的几率万不足一,随着王老板第二窗切下去,拳头般大的翡翠呈现在众人眼前。 “天呐,这……这是冰种翡翠。”围观的街坊邻居中也有识货之人。 “帅哥,你冰种翡翠要价多少?”不少街坊邻居中纷纷惊叹起来,也有喜欢翡翠的行家站了出来问道。 “这……丽丽姐你看……”陆沉转头望向萧雅丽。 萧雅丽满脸震惊的看向王老板手中的那一抹翠绿,自己男人切了十多年,也没碰到一块翡翠,这小子第一次买毛料,就切出一块翡翠。 随即萧雅丽从惊讶中缓过神来:“既然是生意人,那我们按照市价走,谁出的价钱最高,这块冰种翡翠就归谁所有。” “我出十万。” “我出十一万。” “我出十二万。” ………… “我出十八万。”一个目露精光的老头说道。 “十八万?”陆沉惊异的眼神望向萧雅丽。 这种价格的飙升速度,连陆沉都有些目瞪口呆,手中拳头般大的冰种翡翠,价格瞬间涨到十八万。 十八万对他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陆沉狠狠咽了一口吐沫,这么一块小小翡翠就卖了十八弯,那另一块毛料中的翡翠比这还要大,岂不是…… 想到这里,陆沉看向另一块毛料中的眼中,已经变得炽热异常。 “切,你运气还真好,切了第一块毛料就能切出翡翠。”萧雅丽还以为陆沉别这翡翠的价格吓住了。 毕竟十五万足以是很多中产阶级一年的工薪,尤其还是陆沉这样一个一清二白的大学生,十八万对他来说更是天文数字。 “别急,还有一块没有解开。”陆沉不禁晃晃手中的另一块毛料。 “难道另一块还能开出翡翠?你当这翡翠是烂大街的货啊。”萧雅丽打趣的问道。 “哈哈哈……”萧雅丽的打趣引起了周围街坊邻居的笑声。 “就是,小子,你要是开口,这块毛料我还能按照原来的价钱收回来。”王老板作势,一副为陆沉考虑的样子。 陆沉则是不在意王老板的苦劝,谁都有没获得透视眼的陆沉看的清楚,于是陆沉晃了晃手中的第二块毛料问道:“丽丽姐,如果我第二快切出翡翠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如果你没切出来怎么办?”萧雅丽争强好胜的心思也被勾引了起来,她可不信邪,在她看来陆沉能够从第一块毛料中切出翡翠,已经是运气极好的表现了。 “这我还没想好,以后想到了再说,不过我要是没切出来,就裸体绕着古董街跑一圈怎么样?”陆沉这个提议得到了萧雅丽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