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神秘老者! - 极品透视

第两百七十七章 神秘老者!

陆沉说完之后,回到房子里,蓝悠然本来异常担忧陆沉。 没想到陆沉这么快,就将这些患者安抚下来。 “陆沉,你还不把那些神水拿进来,省的其他人在水里面下毒。”蓝悠然说道。 蓝悠然怕其他人在神水里面下毒,已经有了第一次教训,怎么还记不下来?这陆沉也太大意了。 自始至终,蓝悠然都不会怀疑陆沉,她对陆沉的人品还是很信任的。 “放长线,钓大鱼。”陆沉转着手指说道。 蓝悠然并不笨,顿时明白了陆沉的意思,这陆沉是想把下毒的人给调出来。 想到这里,蓝悠然就摩拳擦掌,变得兴奋起来。 “要不要我帮忙?需要多少人手?我来安排。”蓝悠然说道。 陆沉看着眼前的好战分子,不由得吐了口气:“蓝大小姐,今天晚上你睡觉吧,事情我来操办就好了。” 蓝悠然顿时发现自己的兴趣,都被这可恶的家伙给破坏了。 “好,那你慢慢操办,到时候别耽误了啊。”蓝悠然说道。 陆沉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他回到房间里的开始休息起来。 虽然陆沉人在休息,但是他的神识却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紧紧的盯着外面每一个人。 外面那些患者,在听从陆沉的劝解后,没有人敢上前继续讨要神水。 他们怕喝多之后,会出现别的症状。 而另一边,蓝悠然也配合陆沉忙了起来,调集人手,蓝悠然也知道陆沉一个人想要抓捕投毒罪犯,不会太容易。 陆沉摇摇头,即便是蓝悠然帮自己也没有太大用处,随后他想起天风跟他说过的话。 难道天风没有跟蓝悠然,讲过自己龙组的身份?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目前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当场抓住那个投毒的人! 经历过拉曼哈变异病毒的事件后,夜晚的江浙不再像以前那么热闹,累的人早就找地方睡了起来,也有人蠢蠢欲动。 凌晨四点多,这时候正是大多数人精力涣散的第一时间,那些喝过的神水的人也不例外。 陆沉参杂在其中的灵力很少,到了两点多以后,大部分人都已经睡着了。 一个身影朝四周巡视过去,见到周围的人都睡不着,不禁挪动着脚步,朝神水所在的地方悄悄走了过去。 边走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他知道往神水里投毒是什么样的下场,可他不能不这样做。 走到神水旁边后,那人影确认四周没有情况后,从怀中拿出一袋药粉,朝那盆神水中撒了进去。 正当那人影想要退去的时候,就听见有人拍了拍手掌。 “不错,不错,这么半天不睡觉,来神水附近下毒,不怕把自己毒死。”陆沉出现在那道人影背后。 那道人影身形一僵,转身看去,正是白天那贼眉鼠眼的男人。 随后那男子迈开步子朝外面跑去,跑的路途中,惊扰了不少人,陆沉一笑,迈开大步追在那道人影身后。 不疾不徐的跟着他,那种距离刚好是保持在一个恰当的位置。 那人影跑出去后,往海边跑去,沿着海路,远处有一个小屋映入眼帘。 那小屋十分破旧,很难相信,这里面还会有人去居住。 “大人,救我,我被发现了。”那道人影跑到破旧的小屋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废物。”小屋大门打开,里面出现一个老头,那老头三角眼,拄着拐杖,拱着身子,眼中露出一抹杀意。 手中的拐杖随手而出,朝着那投毒之人轰杀而去。 轰! 又有一道黑影出现,手中一道红色光芒爆射而出,将那拐杖击裂,保住了投毒之人。 那老头说华夏语的语气很僵硬,陆沉断定眼前不是一个华夏人,那眼前这个人是谁? 另外出现的那个黑衣人,也让陆沉毛孔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即便是在面对天风的时候,陆沉的危险感都没有这么强烈。 眼前的老头看起来弱不禁风,却让陆沉有一种被猛虎盯上的感觉,尤比那黑衣人危险之感还要强盛! 陆沉几乎可以断定,这两个人都是异能者,还是修为很强势的异能者。 一时之间,三人成三足鼎立之势,站在场中,遥遥相望,谁都不敢先动手。 最后还是那老头忍耐不住:“你是什么人?敢来出手阻拦我?挡我者死。” 说完话之后,那老头全身黑气溢出,无数黑死之气如暴风一般从那老头身上蔓延开,黑死之气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哀嚎声。 那一击如石破天惊,径直朝另外一个黑衣人砸来,在那老头的眼中,另一名黑衣人的危险程度,远超乎陆沉! “式神?你是阴阳师!果然是本日这种小民族!”听着声音,那是一个女子。 轰! 那女子浑身爆发出一道道散漫天际的五彩神光,如同九天仙女下凡,随手轰出一道红色光芒。 与那黑气交织在一起,最后那黑气化作一道吞天巨口,将红色光芒尽数吞噬。 在那老者的操纵下,吞天巨口漂浮在半空中,嘴角随便喷出的一道黑气,都足以抹杀一名黄阶中期的异能者。 “啧啧,朱雀是你什么人?”那老者问道。 “正是家父!”那女子回答道,眼神却朝着四周望去。 “桀桀,还是唐灵清的女儿,看来老夫亲赴华夏而来,所获甚多。”那老者仰天长啸起来。 陆沉皱着眉头,眼前的女子竟然是龙组之人。 朱雀是龙组内的四大高手,在来的时候,天风已经对他提起过。 看来是盟友,一瞬间,陆沉打定主意,决定帮助她。 随后那老者右手一指,那吞天巨口的黑雾幻化成一尊身穿铠甲的古代武士。 “试试我的式神吧!”那老者嘿嘿笑了起来。 那武士身穿铠甲,手执武器,纵然只是一个式神,身上也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息,似乎眼前这古代武士,是刚刚杀过人一般。 “鹿死谁手还未必呢。”那黑衣女子爆喝一声,身后浮现出一只朱雀,那朱雀嘴中高鸣,一道道高温火焰喷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