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 这就是天才? - 极品透视

第两百八十一章 这就是天才?

是的,一字不落的背完了。 这些教授和老师当中,有几个人专门是研究本草纲目的。 当陆沉背完本草纲目之后,大礼堂中落针可闻。 半响,那头发花白的校长开口喃喃说道:“他,背的是本草纲目整本书?” 不停有老师和教授点点头,咽口水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是的,宁校长,他背的是本草纲目整本书。” “一字不落,真的是一字不落,当真是奇才啊。” “能够背下来整本本草纲目,又岂能不懂医理?” 各个教授和老师心中哗然,他们甚至有些怀疑人生。 其中不乏教书教了三四十年的老教授。 陆沉扫视一眼,所有学生,老师都盯着他,目光中的崇拜,佩服,怀疑等等各种眼神交织在一起。 都看向陆沉,陆沉对于这些人的眼神,恍然不顾。 紧接着,陆沉开始背起了伤寒杂病论。 有名教授手中刚好拿有一本伤寒杂病论,拿着伤寒杂病论,看着场内的陆沉,陆沉张口就来。 “卧槽,这是什么人?连伤寒杂病论都能够一字不差的背下来。”那名教授忍不住爆了粗口。 对于这名爆粗口的教授,其他学生和教授恍若未闻,他们的目光都被陆沉所吸引了。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伤寒杂病论也背完了。 “一字不差,一字不差,宁校长,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奇才?我教医了这么久,也背不下来这么多。” “穆老可真是有远见,不像我们这么短视,如此年轻的医学奇才,当真是我们医科大的荣耀。” 那名头发花白的宁校长,为难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穆老是从哪里找来的。” 陆沉背诵的一本本草纲目和一本伤寒杂病论,无疑引起了渲染大波。 想要学医,首当其冲的是记性,每一种药材的样子,别名,药性都是至关重要的。 稍有差池,就有可能会导致一条人命丧失在自己的手里。 之前很多对于陆沉的不屑,质疑全部化为乌有。 当然还有少数学生对陆沉还有着质疑。 这些学生和教授看看,陆沉还能背出什么。 不管能不能背下去,陆沉已经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就是很多老中医,也不敢像陆沉这样自信,一字不落的背下去。 “问曰:上工治未病,何也?” “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陆沉沉稳有加的背诵起来。 “这……这是金匮要略,路老,你看看是不是一字不差?”一名教授说道。 “真的是啊,这还是人么?”那名叫路老的教授说道。 不仅是路老,就连其他教授都有这样的疑问,三本医书都可谓享誉古今,能够钻研出一本医书,已经可以说是冠绝天下。 陆沉能够背下来三本医书,说明什么?说明陆沉对这三本医书都有着深刻的了解。 除了有深刻了解的人物之外,要说死记硬背?这断然不可能。 众多学生和教授对陆沉越发的敬佩起来,尤其是陆沉的声音,抑扬顿挫,让人越听越痴迷。 “好,好,好,看来穆老说的不假,连医书都背的滚瓜烂熟,想必医术绝对高超。”那宁校长也点着头说道。 陆沉一边背诵金匮要略,一边探听着这些人的想法,看来自己这一招果然是有用。 陆沉昨天晚上翻了一晚上的医书,过目不忘的陆沉,将这些医书知识全部记在脑子里面。 为的就是给众人狠狠一个榔头,给他们制造出错觉,陆沉会比想象中更懂医术。 既然能够将这些医书一字不落的背出来,那也就代表着陆沉已经通晓了医术的精髓。 果然,这些人除了震惊之外,几乎无法怀疑陆沉。 毕竟这种随手脱稿,可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 况且还是三本震古烁今的著名医书,能够做出来的人少之又少,这也就为陆沉接下来徒手治病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但凡有学生或教授不会的地方,陆沉都可以让他们回去重读医书,以渡过自己完全不懂医术的这一道难关。 二十分钟又过去了,随着最后一句话的停止,金匮要略也被陆沉背完了。 “好,好,好!”率先站起来鼓掌的是宁校长,然后那些教授和学生也站起来鼓掌。 整个大礼堂陷入一片掌声的海洋,后面的穆老半张着嘴,他也没想到陆沉的能耐如此之大,还能够背诵这三本医书。 等到掌声的海洋停止后,宁校长站起来说道:“很好,很好,小友不愧是穆老推举的人,先前我对小友颇有微辞,还望小友不要介意。” 陆沉对宁校长也很钦佩,在率先怀疑的情况下,还能够大胆的站出来,在教授和学生面前,给陆沉道歉。 这种心胸,陆沉除了在吴老身上见过之外,再也没有在其他人身上见到过。 身后的穆老走了上来,在陆沉身边说道:“这是我们医科大的校长,宁校长。” “当然,医者仁心,我们学医的学生,不单要会读书,还要懂得如何治疗疾病,正确的对症下药,才能够保证患者活下来。”宁校长说道。 “在人民第一医院,为你准备了一个患者,我们诸多学生和教授也会跟随你一起去。”宁校长说道。 面对陆沉这莫名杀出来的一个程咬金,大家都对陆沉充满了好奇,这陆沉是否治病能够,跟背出这三本书一样简单? “这倒无妨,我最注重于治病,宁校长可以前往观看。”陆沉笑着说道。 宁校长扫视一圈:“这次去人民第一医院的人数不能够太多,我点几名教授和学生一起去看看陆沉,如何给病人治病的。” “我去,我去,我去……”一时之间,整个大礼堂中人群踊跃。 “不就是会背几本书嘛,谁不会,这跟治病可不一样。” “我倒是想去看看,这个跟我们大不了几岁的男子,是怎么治病的。”也有同学不屑的说道。 最终宁校长点了几个教授的名字,又点了几个在医学系学习最好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