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一章 吴老的误解! - 极品透视

第两百七十一章 吴老的误解!

陆沉将吴玉儿背上楼以后,吴老跟随在陆沉身后走了上来。 吴玉儿的闺房,一片粉色,尽显小家闺秀之意。 陆沉小心翼翼的将吴玉儿放在床上。 “我孙女得了什么病?”吴老着急的问道。 “没什么大碍,就是亲戚来了。”陆沉说道。 “原来是亲戚来了,厨房里有红糖,你去给她熬一杯红糖水吧。”吴老笑嘻嘻的说道。 此刻的吴老,简直就是尽力想要将吴玉儿和陆沉凑成一对。 吴玉儿年龄也老大不小了,一直单着也不是个事儿。 像吴玉儿这年龄一般大小的女子,大多都已经结婚了,更甚一点的,连小孩都都有了。 抱孙子也是吴老一直以来的愿望,可吴玉儿说什么也不找男朋友,更别提结婚了。 为此,吴老生气的嘴巴中都起火了。 如今见到陆沉和吴玉儿关系这么亲近,他怎么会不多给陆沉制造机会? 陆沉也知道吴老的意思,考虑到吴玉儿不方便动弹,只能遵从吴老的意见。 过了一会儿,陆沉端着红糖水走了上来,将红糖水递给了吴玉儿,吴玉儿恨气冲冲,一双绣眼瞪着陆沉。 如果眼光能够杀人,陆沉早就被吴玉儿四分五裂了。 “陆沉,你就在这里照顾玉儿吧,今天爷爷给你们做饭。”吴老说道。 吴玉儿想要起身,那腹部剧烈的疼痛,却让吴玉儿连翻身都变得相当困难。 陆沉将吴玉儿扶起来,把红糖水端到吴玉儿的面前,让吴玉儿咕嘟咕嘟的喝掉。 陆沉见到吴老退了出去,这才跟吴玉儿说道:“吴玉儿,你那里怎么样了?” “你得了试试,就知道怎么样了。”吴玉儿翻着白眼说道。 吴玉儿这句话把陆沉噎得,半天缓不过气来。 “哎哟,又开始疼了。”吴玉儿摸着腹部说道,这红糖水收效甚微。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吴玉儿汗流浃背,看着这么痛苦的吴玉儿,陆沉也想出手帮助吴玉儿治疗。 可陆沉又怕吴玉儿说他是色狼,好歹自己也是这么正直,善良的一个人,被吴玉儿污蔑成色狼,太不公平了! “那个……要不要我来帮你再治疗一下?”陆沉说道。 “你个色狼,还想占我便宜?你以为本姑娘是……”吴玉儿话还没说完,痛经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色狼?我可是为你好,我五岁学会让梨,七岁扶老奶奶过马路,九岁成为少先队员,十一岁被评为三好学生,我这么优秀的一个少年,你居然说我是色狼,无可救药。”陆沉舔着脸说道。 吴玉儿翻了翻白眼,陆沉这货越来越不要脸了,恐怕陆沉的脸皮,不要说是城墙,就是导弹也轰不破。 能颁发全世界脸皮最厚的人奖项,陆沉绝对会得奖。 紧接着,那疼痛犹如潮水一般再度袭来,吴玉儿几乎在床上想要打滚。 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吴玉儿想到刚才陆沉治疗自己时。 从陆沉手掌中,所传来的奇怪温暖感觉,着实让自己舒服不少。 不过一想到陆沉得到了自己的初吻,就让吴玉儿暴怒的像一只愤恨的母猫。 “难道我对你就没有一点吸引。”吴玉儿恨恨的说道。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陆沉急忙说道。 “哼,我就知道你是个色狼。”吴玉儿一句话又将陆沉堵住了。 陆沉满脸尴尬,吴玉儿是设陷阱让他往里面跳啊。 这样说是也不行,说不是也不行,女人啊,真是奇怪的生物。 最终,吴玉儿还是屈服在痛经带来的疼痛感上。 “算了,你帮我按按,不过你可不能做别的事情哦。”吴玉儿警告道。 “好好好,刚才那只是一个意外罢了,这次绝对不会有了。”陆沉摆摆手。 看着陆沉那严肃的表情,吴玉儿心中也是半信半疑,不过她的右拳已经准备好了。 一旦陆沉有什么无礼的举动,绝对会吃一记吴玉儿的霸王拳。 其实那会儿在车上,陆沉也是本能反应,狭窄的空间里面,加上吴玉儿的身材比一般女生都要高。 这么漂亮的女人进入怀中,是个正常人都有反应。 现在这地方宽敞了,也就不会有那些尴尬了。 陆沉屏气凝神,两只手都放在吴玉儿的腹部,利用紫色天雷能量,来清除吴玉儿痛经的痛楚。 陆沉两只手很有节奏,将吴玉儿腹部揉的暖洋洋。 吴玉儿为了怕被爷爷听到,强忍着那舒服的呻吟声,没有叫出来。 渐渐的,吴玉儿感觉到那腹部的痛楚在越来越少。 直到最后,痛经的痛楚,在陆沉的按摩下,彻底消失。 陆沉还没有说话,就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 吴老进屋看到吴玉儿和陆沉那暧昧的模样,愣了一下。 随后反应过来,打扰了陆沉的好事,不停的朝着陆沉使着眼色。 大家都是男人,你懂得眼神,让陆沉苦笑不已。 “玉儿,你和陆沉先在房子里坐一会,饭马上就好了。”吴老急忙打着圆场说道。 吴玉儿羞得脸都成了熟透的水密头,随便一捏都能捏出水来。 这种事情越不想让爷爷看见,最后却越被爷爷看见。 简直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爷爷,我跟他真的没关系,他在帮我治病。”吴玉儿开口说道。 看着吴老头也不回的把门关注,吴玉儿泄了气,她知道吴老不会相信她和陆沉没有关系。 “哼,色狼,流氓……”吴玉儿身体也能动了,挥舞着拳头锤向陆沉,嘴巴不停的骂着陆沉。 陆沉被吴玉儿都快骂蒙蔽了,好歹我也对你有恩吧。 怪不得人常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陆沉不能堵住吴玉儿的嘴巴,任由吴玉儿破口大骂。 骂了半响,吴玉儿才反应过来,这男人刚刚还帮自己解除了痛经的痛楚,这才停止了叫骂。 “不骂了?不骂了我们就去吃饭吧。”陆沉起身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