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车上治病! - 极品透视

第两百七十章 车上治病!

吴玉儿在接到陆沉的电话后,就从办公室里面出来了。 “走吧,今天我开车回家。”吴玉儿晃荡着手中的钥匙说道。 陆沉看了吴玉儿一眼,跟在吴玉儿身后,原来这吴玉儿是要开着警车回家。 一路上,吴玉儿渐渐与陆沉熟络的聊着天,并不像以前一样,对陆沉针锋相对。 这种熟络,让陆沉有些捉摸不透吴玉儿的心思。 原来自己也给吴玉儿送过不少功劳。 可怎么没像今天一样和善? 陆沉不知道,吴玉儿作为一个女人,想要作为一将这个警察干职业做下去,已经受到了不少亲戚朋友的阻挠。 陆沉是惟一一个在吴玉儿事业上有过帮助的男人,尤其是这次晋升,让吴玉儿看到了前景。 也堵住了很多反对她做这份工作,那些亲戚朋友的嘴。 所以这也就让吴玉儿,对于陆沉增加了不少好感。 吴玉儿一扫先前对陆沉的冷淡,对陆沉嘘寒问暖。 一时之间让陆沉有些反应不过来,难道这妞喜欢我了? 聊天聊到一半的时候,刚拐过一个红绿灯。 陆沉看见吴玉儿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掉落,身体抽搐,恍如生病一般。 “这……这次多谢你……你了。”身体的疼痛,让吴玉儿连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 “你身体怎么了?”陆沉奇怪的问道。 “我,我坚持不住了,那个来了,你来帮我开车。”吴玉儿说着,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陆沉头有些大,他连驾照都没有学,怎么会开车? “那个是哪个?可我也不会开车啊。”陆沉摆摆手说道。 身体浑身抽搐颤抖的吴玉儿,狠狠盯着陆沉,这陆沉也有些太不解风情了。 趴在方向盘上的吴玉儿,猛然喘着粗气。 那种剧烈的疼痛,一阵又一阵的在吴玉儿腹部来回撞击。 “当然就是那个,我要喝红糖水。”喘着粗气的吴玉儿说道。 红糖水?那就是大姨妈了,陆沉再傻也想到了这一点,可这个时候,他去哪给吴玉儿找红糖水? 陆沉看着吴玉儿这么痛苦的样子,也不忍心让吴玉儿痛苦下去。 “我可以试着,帮你治好你的大姨妈。”陆沉说道。 吴玉儿脸色痛苦,强忍着那剧烈的疼痛,慢慢的抬起头说道:“好,那你赶快来治疗。” 陆沉左手放在吴玉儿的身体上,这样的坐姿有点别扭。 “那个,这样有些不太好治疗,你换个坐姿吧,躺下来吧。”陆沉咽了口吐沫说道。 吴玉儿闻听陆沉所说,半是蜷缩着身体半是躺在陆沉的怀里。 美人入怀,看着那疼痛的面色,陆沉心中升起一丝想要尽力呵护的感觉。 陆沉的右手穿过放在吴玉儿的衣服身上,轻轻抚摸在吴玉儿的腹部。 隔着一层衣服,依旧感受到陆沉手掌中的温度,吴玉儿娇躯微颤。 随着那灵力从陆沉的手掌,流入吴玉儿的娇躯中,让吴玉儿舒服的情不自禁的随口呻吟起来。 这紫色能量堪称包治百病,吴玉儿的痛经症状,在陆沉手中缓解的越来越快。 直到最后,吴玉儿身体中的痛经症状消失的七七八八。 痛经本来就是女人天生的症状,想要完全祛除还要多花费一些时间。。 吴玉儿感觉到自身身体里面痛经感觉,消失的差不多后。 没跟陆沉打招呼,就从陆沉腿上抬起身。 在此之前,陆沉还没想到吴玉儿会直接这样做。 吧唧! 吴玉儿的头在抬起来的时候,一不小心亲到了陆沉的嘴上。 突如其来的艳遇,让毫无防备的陆沉一下没反应过来,不过陆沉的反应也很迅速。 亲吻到吴玉儿的红唇后,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 惊呆的吴玉儿双眼微睁,嘴唇不由自主的接受到外来物的侵犯。 软,滑,甜,这是陆沉的三大错觉,享受过后,再一睁眼,就看见吴玉儿那冷若冰山的面庞。 陆沉就知道坏事儿了。 “混蛋,便宜占够了?”吴玉儿的痛经不太痛了,但吴玉儿相当愤怒,这只是个不太熟悉的男人。 就这样没有征兆的失去了初吻。 恼怒,娇羞,愤恨……各种情绪一股脑儿的涌上吴玉儿的心头。 “开车了。”吴玉儿冷着脸,发动车,便开起了车。 这一瞬间,陆沉还在回味着吴玉儿香唇的味道。 开车出去的吴玉儿,冷不丁的拐了个弯,还没有坐稳的陆沉,头一下撞到了车窗上。 “喂,我好歹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这样对我。”陆沉咬着牙齿说道。 一路上,吴玉儿没有多说话,直到快到吴老家后,吴玉儿的身体那痛经的疼痛感又泛滥起来。 强忍着痛的吴玉儿,将车开到了吴老家门前停了下来。 见到满身汗珠滴落的吴玉儿,陆沉急忙跳下车,打开吴玉儿的车门,将吴玉儿扶了下来。 想要背起吴玉儿,却被吴玉儿差一点一巴掌打在脸上。 “流氓……”巴掌还没扇过去,就被陆沉背了起来。 “别动,在动小心我非礼你。”陆沉威胁起来,听到陆沉的威胁,吴玉儿只好让陆沉背了起来。 “吴老,吴老,吴玉儿生病了,赶快开门。”陆沉说道。 吴老看着陆沉背着吴玉儿,喜上眉梢。 陆沉和吴玉儿这么亲密的关系,吴老心中难得乐呵。 对于陆沉作为他的孙女婿,他是一百八十个赞同。 好不容易让陆沉和吴玉儿能有发展关系的前景,他怎么能够轻易破坏? “陆沉,还是你将玉儿背上去吧。”吴老嬉笑着说道。 “不,我不要她背。”吴玉儿倔强的说道。 “还是你背上去吧,我这老头子身体不好,也照顾不了我这孙女。”吴老一边拉着陆沉进了家门,一边说道。 陆沉背后传来一阵阵痛,吴玉儿在暗处使劲掐着他,陆沉疼得都快哭出来了,吴老,您这是要坑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