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你是刘雅菲? - 极品透视

第两百六十五章 你是刘雅菲?

对于那些指责的声音,黄海名充耳不闻,相比于一个女朋友而言,他更清楚眼前欢哥的手段。 欢哥是高利贷这一圈中,最心狠手辣的人物之一,而且损招也特别多,属于滚刀肉的类型。 不管是什么人欠了高利贷的,都能够被欢哥要回来。 不仅如此,这欢哥背后还有着一股庞大的势力,而这势力正是云海市的地下霸主,五虎帮! 当初黄海名一时财迷心窍,赌博上了瘾,才问欢哥借下高利贷。 随着欢黄海名还不起高利贷,结果这高利贷就越滚越高。 “妞,过来,让哥几个看看。”欢哥色眯眯的眼神看向孙林语。 孙林语起先不愿意,最后被欢哥手下几个小弟硬拉硬扯着,拽了过去。 “不错嘛,皮肤这么水嫩。”欢哥手还没有摸到孙林语的脸上,就听见身后一声娇喝,“哟,一个大男人还敢在大庭广众下,这么调戏女孩子,还要不要脸了?” 陆沉还没出言阻止,就听见身边的刘雅菲爆喝,这丫头突然正义感爆棚,让陆沉有些猝不及防。 虽然这顿饭是陆沉坑了黄海名,但是无论如何,陆沉也不会让黄海名受伤。 毕竟两人是同学,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谁知道事情竟然到这种地步,黄海名的骨头如此之软,也让陆沉暗暗鄙视。 刘雅菲的反应,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其实刘雅菲最反感,也最看不惯这种大男人调戏女人的事情。 欢哥的手停在半空中,没有朝孙林语的脸蛋摸去,反而朝着刘雅菲看去。 初看时,感觉刘雅菲很熟悉。 可欢哥始终想不起来见哪见过这个女人,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是这女人比手里拿捏的这女人还要漂亮。 “哟,还出来一个多管闲事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欢哥将孙林语一推,手中拿着铁棍朝刘雅菲走来。 “我也不想辣手摧花,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欢哥提起棍子,一棍子朝着刘雅菲的脸上砸来。 这一棍子虎虎生风,看到那棍子朝自己身上砸来,刘雅菲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棍子刚到刘雅菲面前,就被一只大手狠狠抓住,那棍子像是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大惊之下的欢哥,使劲抽着这棍子,却发现棍子被陆沉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拿捏住,完全抽不出来。 “给我滚。”陆沉沉声爆喝道,手中居然是带着那根棍子,将欢哥连人带棍的甩了出去。 与欢哥一同而来的那些要债人,看见欢哥连人带棍的被甩了出去。 有一部分人将陆沉包围起来,又有两个人跑到欢哥的身边,将欢哥从地上扶起来。 “妈了个巴子的,还有人敢在云海市朝你欢哥动手?活腻歪了,给我打!”欢哥哪里吃过这种憋。 他带着的这些小弟,平时都是嚣张跋扈之辈,做高利贷,连血腥的事情都做过,更不用说打人这种小事了。 不用欢哥多说,这些人就冲了过来。 陆沉看着这些人摇了摇头,这些人也太自不量力了,这种街头混混吓唬一般人还可以,吓唬他陆沉? 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了。 陆沉迎面就与这些混混交手在一起了,吓得刘雅菲连连后退,退到了人群中。 陆沉手起掌落之间,这些混混纷纷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痛苦的叫声让欢哥心底里冒出一丝寒气,这种寒气笼罩在欢哥的内心深处。 欢哥一看陆沉有这种强大身手,就知道招惹陆沉绝对是不明智的举动。 转眼将目光放在与陆沉同来的刘雅菲身上。 “臭女表子,我……”欢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身旁的议论声。 “咦,那不是刘雅菲么?我看着怎么那么熟悉?我看看照片。” “哇,真的是她,跟她一起来的那个男生,难道就是她的男朋友?完了,我的梦碎了。” “还真是啊,我的梦中情人身边怎么会站着一个男人,伤心了,我要去跳楼了。” 这些围观的群众眼睛很尖,慢慢认出来这个穿鹅黄色衣服的女子,就是他们梦中情人—刘雅菲。 这些男子一看到欢哥敢威胁刘雅菲,就不乐意了,人群如潮水般慢慢聚集起来。 欢哥听到那女子是刘雅菲时,再仔细看看,果然和刘雅菲长得有七分相似。 紧接着粉丝们将欢哥重重包围起来。 明星的粉丝力量是伟大的。 之前欢哥并没有正确的认识,这会儿看到那重重围起来的人群,心中越来越怕。 即便如此,欢哥还是挥舞着手中的铁棍,以驱散心中的恐惧,朝刘雅菲指着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敢在我……” 欢哥话还没有说完,不知道是谁在欢哥背后来了一记黑脚。 毫无防备的欢哥,被这粉丝一脚踹到在地上。 那些暴怒的粉丝们,早已满腔怒火,如今看到欢哥倒在地上,纷纷围上来,对欢哥一顿拳打脚踢。 陆沉无奈的看向欢哥,这欢哥他还想亲自出手教训一番,没想到刘雅菲的粉丝力量这么庞大。 看这架势,俨然快有上百人之多。 刘雅菲也怕被这群狂热的粉丝围住。 一旦被这群粉丝围住,光是签名就要花费好长时间,所以刘雅菲跑到陆沉身边,拉起陆沉就向外逃去。 陆沉临走时,看着坐在地上的黄海名,皱了皱眉头,陆沉向来不喜欢骨头软的人。 这种人放在战争年代,都是当汉奸,叛徒的料。 不过从此以后,他与黄海名倒是没什么交集,反而是孙林语,陆沉瞪眼看着身旁的孙林语,示意让孙林语快些离去。 孙林语呆呆的站在原地,还回味着刘雅菲是陆沉女朋友的信息,直到此时此刻,孙林语才明白陆沉为什么不会再喜欢她。 怀中有了一只凤凰,又岂能看上树上的麻雀。 陆沉看见孙林语站在原地,他可不想被刘雅菲这群粉丝围住,当即拉起刘雅菲朝外跑去。 跑了有五百米左右的距离,陆沉这才放下刘雅菲的小手,刘雅菲跑得气喘吁吁,陆沉脸色一如常态。 “真是可怕,再跑慢一点,今天晚上就回不去了。”刘雅菲一手扶着腹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