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气到吐血的黄海名! - 极品透视

第两百六十四章 气到吐血的黄海名!

“陆!沉!”这两个字几乎是黄海名用吼的声音喊出来的。 “别叫那么大声,我还就在旁边,我耳朵还没聋呢。”陆沉掏着耳朵说道。 黄海名双眼通红,这陆沉仿佛和他杀父夺妻之恨一般,连刘雅菲都看向陆沉。 “这酒怎么这么贵?你是不是诚心坑我?”黄海名一字一句的说道。 纵然是黄海名修养在好,此刻也沉不住气了,他一个月的工资才一万多点,这一顿饭就要了他一个月的工资。 如果不是碍于孙林语在身旁,黄海名早就抄起东西打陆沉了。 “当然知道啊,你又没问我,我怎么告诉你,我还以为你知道呢。”陆沉颇为无辜的说道。 “妈的,我看你是诚心坑我吧,一瓶酒一万块,这是黑店吧。”黄海名说着,就将手里的账单扔在了桌子上。 刘雅菲拿过那账单也看了起来,这饭店里面菜还不是最贵的,最贵的是刚才陆沉和黄海名喝的酒,一瓶要一万多。 不过以刘雅菲以往喝酒的经验,这酒一万多倒也不亏,喝完之后,嘴中还留有淡淡的余香。 “我可没坑你,这酒的标价就是一瓶酒一万块啊。”陆沉摆了摆手说道。 黄海名气的咬牙切齿,孙林语在旁边,他不好发作,然而黄海名也不好当场直接抵赖。 “我看你是不是想要赖账?”那服务员忽然开口说道,“胖大,高二,有人想要赖账。” 服务员说话之间,有一个胖子和一个瘦高个的男子,出现在黄海名面前。 最重要的是这胖子手中握着一把菜刀,菜刀上血迹斑斑,那瘦高个的男子手中拿着一个长棍,棍子上散发着血腥味。 黄海名哪里见过这个场景,见到这两个人,双腿打起了哆嗦。 光是那一个胖子手中的刀上血迹斑斑就让人不寒而栗,更不用说那瘦高个的男子。 “对了,黄海名,我记得你是不是说今天我们的饭也是你请?把我们这一桌的账单,也算在他们头上吧。”陆沉说道。 黄海名气的牙齿都快要咬掉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坑人的,孙林语坐在那里,黄海名也不好反悔。 如果现在都反悔了,那孙林语一定不会接受自己的求婚。 那拿着菜刀的胖子,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黄海名,黄海名叫苦连天:“是,是,他们也算在我的头上,一共多少钱?” “两万八。”服务员又说了一声。 噔! 黄海名在椅子上没有坐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万八?这特么是他将近三个月的工资,坑人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愁眉苦脸的黄海名,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萎靡不振,所幸卡里面还有钱。 “这里能够刷卡么?”黄海名弱弱的问道。 “支持。”服务员说道。 说完之后,黄海名跟在服务员的身后,去大堂把银行卡刷了。 再次回来的黄海名,看着陆沉,恨得咬牙切齿,几乎有着想要把陆沉当场揍死的冲动。 “孙林语,我们走吧。”这时候黄海名笑了起来,那笑的面容比哭的还要难看。 “你还是别笑了,我们走吧。”孙林语打着牙齿说道。 不过对于黄海名,她倒是稍微有那么点满意。 至少这黄海名为了她,能够花费将近三万块钱,以后找人结婚,最重要的莫过于有点家底。 黄海名连房子都有了,孙林语纵然是再不喜欢黄海名,也会为了自己将来而打算。 除了神秘莫测的陆沉外,她所认识的人当中,很少有男生的条件,能够比得上黄海名。 孙林语也不是数年前,那个一心以为喜欢就可以得到的天真女孩。 追了两年,孙林语追累了,何况陆沉身边已经有了女朋友。 看起来陆沉身边的这个女朋友,比自己还要漂亮不少,这让孙林语有些嫉妒。 不过黄海名倒是不知道,他这三万块钱,买下了孙林语的几分满意,如果知道了,他就不会这么肉痛。 “那我们也走吧。”陆沉看着刘雅菲说道。 刘雅菲拿出一卷纸巾擦了擦嘴,站起来和陆沉朝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外,陆沉和刘雅菲就看见黄海名和孙林语,被几个手持铁棍的大汉,围在一起。 这几个手持铁棍的大汉,每一个凶神恶煞,身上还能隐约看见一个个刺青,他们几个人将黄海名和刘雅菲围起来,根本没有人敢靠近。 饶是有正义感的市民,朝着黄海名和刘雅菲走去,也被那些手持铁棍的大汉挥舞吓走。 “我说黄海名,你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给我啊?”为首的大汉,将手中的铁棍挥舞的阵阵作响。 “马上,马上下个月就给你们还。”黄海名吓得瑟瑟发抖。 “还?我们找你可是找了好几天,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们?”那大汉吹着口哨,一棍子朝黄海名打去。 打到黄海名头顶的时候,立刻停住手,这么一下,黄海名不争气的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下面散发出臊臭的味道,连孙林语都有些厌恶的朝后退了几步。 黄海名性子这么软,微微一恐吓,就吓得屁滚尿流,以后自己怎么还依靠他? 先前由金钱所建立的一些好感,一下子让孙林语丧失殆尽。 “这是你女朋友吧,长得挺漂亮,要不然让我们哥几个爽几天?这笔钱的利息,我们可以替你缓半个月,你看怎么样?”为首的那大汉,脸庞一下靠近黄海名说道。 “可以,可以,欢哥你说什么都可以,下个月,下个月我一定还,就是还不掉,我也要买房子给你还。”黄海名跪地求饶道。 倒是那些有正义感的市民,此刻见到这一幕,也朝着黄海名指指点点起来。 “这小子为了点钱,就这么出卖他的女朋友?我看他女朋友落到那些人的手里,不会有好下场。” “这男人真是个孬种,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简直是个废物。” “要是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让女朋友受到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