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黄海名! - 极品透视

第两百六十三章 黄海名!

你敢骂我? 黄海名脑子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陆沉这是变着法子在骂他。 “陆沉你敢骂我?卧槽,你以为这还是在学校?”黄海名顾不得孙林语在身旁,开着粗口骂道。 当年在学校里面,陆沉各个方面都压黄海名一头,就连黄海名最得意的学习,也被陆沉死死压住。 这让黄海名内心感觉到十分的不爽,尤其是这次碰到陆沉后,内心的无名火蹭的一下蹿了出来。 “我可没骂你,可别对号入座。”陆沉摆着手说道。 想到孙林语还在自己的身旁,黄海名也不好多做纠缠,否则给孙林语留下坏印象就不好了。 何况陆沉身旁还坐着一个大美女,这大美女论起姿色比孙林语要漂亮多了。 “几年没见,你变得牙尖嘴利了,我告诉你陆沉,现在我在全国五百前的企业工作,没工作了我可以帮你来找。”黄海名指着陆沉的脑壳子气急败坏的说道。 孙林语急忙向黄海名打着眼神,黄海名却像是看不懂一样,还以为是孙林语在跟他抛媚眼。 陆沉也乐了,旁边的刘雅菲也乐了,刘雅菲可是清楚,陆沉身上有着四十亿的现金,跟谁装逼不好,非要跟陆沉来装? “厉害厉害,要不然今天我这顿饭你来请?”陆沉哑然的看着黄海名说道。 “请就请,没想到这么些年没见,你连饭都吃不起了,也好,看在我和你是多年高中同学的份儿上,我请。”黄海名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确定?”陆沉神色古怪的说道。 越是如此,黄海名越是把陆沉归结到屌丝一类的人物,料想陆沉也不敢点多贵的菜。 “当然确定,就算你把这餐馆里面贵的菜都点下来,我都可以付账,别把我跟你这种屌丝比。”黄海名嫌弃的说道。 这时候,陆沉和刘雅菲点的菜一份份上来了,黄海名见到那一份份菜,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所有菜他都认识,每一份菜最少都在四百块钱朝上,贵一点的菜甚至达到了六七百,这十多个菜加起来价格都在五千块以上。 这陆沉怎么都点这么贵的菜?自己现在的工资也才一万过一点,连黄海名都舍不得点这么多的菜。 有孙林语在旁边坐着,本来要发作的黄海名,只能忍气吞声,脸色都由白变红。 陆沉偷笑起来,刘雅菲想要报复他,结果却被黄海名打肿脸充胖子,撞了上去。 “吃吧,对了,黄海名,你要不要过来吃一点?这些饭菜可不便宜。”陆沉惊讶的说道。 “不吃,你吃吧,这点饭菜的钱我还是出的起的。”黄海名面色阴沉的说道。 “那你介意不介意我们在点一瓶酒?”陆沉继续笑眯眯的问道。 黄海名看着陆沉,既然都点了这么多菜,索性自己就在大方一次。 想到这里,黄海名咬牙切齿的对陆沉说道:“点,不就是一瓶酒嘛,点了就是。” 黄海名还不信了,这餐馆里有什么贵重的名酒。 陆沉站起身,朝着柜台走去,不一会儿,陆沉走了过来。 坐下来的陆沉看着刘雅菲说道:“这个菜馆除了菜是一绝以外,酒也是一绝,这家主人的酒,全部都是自己亲手酿出来的,每一瓶酒都在十年以上的年份,绝对是好酒。” “来了!”陆沉刚说完,一个服务员就拿着酒瓶子和两个杯子,朝陆沉这个桌子走来。 那服务员所过之处,酒香四溢,溢于在空气中的酒香,让人禁不住闻了起来。 “您的酒。”服务员把酒端到了陆沉面前,就退了下去。 “尝尝吧,这酒可与一般的酒不一样。”陆沉斟上一杯酒,连刘雅菲这种不经常喝酒的人,闻到这股酒香后,都有了想要喝酒的欲望。 更不用说那些经常喝酒的人了,黄海名嘀咕的看着陆沉,他在这里吃过很多次饭,也没有听说过这家店里卖酒。 可闻着那酒香的味道,黄海名心中的酒虫开始直叫唤。 “好酒。”喝完第一杯酒的刘雅菲,迫不及待的倒上了第二杯酒,在陆沉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刘雅菲连续喝了三杯。 三杯下肚之后,刘雅菲脸颊酡红,一阵阵酒香从刘雅菲的嘴中散发而出。 “来,吃菜吧。”陆沉笑着招呼着刘雅菲说道。 黄海名坐不住了,咽了咽口水,又看了看自己喝的这杯酒,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无法比。 但碍于黄海名的面子,让黄海名开不了口,询问陆沉这酒在哪可以买到。 然而陆沉好像知道黄海名要问什么一样,看着黄海名说道:“这酒你可以直接去问店老板要,之后给他说全权付钱就可以了,他就会给你。” 黄海名照着陆沉的模样,向那店老板去要,果然不一会儿,一瓶酒就被一个服务员给送了过来。 “林语,你尝尝这酒。”黄海名讨好般的给孙林语倒上一杯酒,孙林语喝过之后,脸上也露出一副满意的模样。 饭局进行的很快,起先面带忧郁的刘雅菲,在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喜笑颜开的看着陆沉。 陆沉不禁有些叹气,这女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哄,一顿饭就能哄这么开心。 陆沉和刘雅菲吃过饭之后,那边孙林语和黄海名也吃完饭,酒足饭饱的黄海名大声喝道:“服务员,结账。” 这餐馆的服务员跑到了黄海名的身边,黄海名一看到吃的津津有味的陆沉,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没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拿着自己的钱装逼,可想想,能够在孙林语面前,比得过陆沉,就显得很解气。 “一共一万两千块钱。”服务员刚说完话,黄海名一口酒水喷了出来,溅到了桌子上。 就连孙林语身上也有不少地方,溅到了黄海名的酒水。 孙林语皱了下眉头,好歹是黄海名请客吃饭,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你们这是黑店,怎么可能花费这么多钱?”黄海名叫嚣的抗议起来。 “对啊,怎么可能这么贵,我们要看账单。”孙林语也说了起来。 服务员将一份账单递到了黄海名面前,黄海名一看完,心脏病都快被气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