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服软! - 极品透视

第两百五十七章 服软!

慕容天明起先不明白,为什么这二号仓库周围埋伏了这么多人,但当吴玉儿等人出示证件的时候,他才傻了眼。 不过慕容天明好歹是久经商场风云,他脸色变幻的很快。 “黄恒,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容天明看着那金丝眼镜男说道。 黄恒支支吾吾的不说话,他看了看身后的陆沉,慕容天明顿时明白,这些事情都是黄恒身后的陆沉搞出来的。 “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慕容天明借着月光,看向那陆沉。 越看越觉得熟悉,自己一定是见过这个人的。 陆沉慢慢走了出来说道:“慕容大少,别来无恙啊。” 慕容天明瞬间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了,就是那个蓝悠然的未婚妻,曾经问他要过四十亿的人。 慕容天明恍然明白了一起,这一切在背后的黑手,就是眼前的陆沉。 “嘿嘿,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没有证据证明我与劫杀死囚的人有关。”慕容天明耍起了无赖。 虽然吴玉儿等人听的一清二楚,但是慕容天明欺负吴玉儿等人根本没有真正的证据。 吴玉儿脸色气的通红,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慕容天明和赵宏天搞的鬼。 吴玉儿气的把枪拿了出来,其他几个人迅速到吴玉儿身边,劝着吴玉儿放下来枪,吴玉儿心有不甘,却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是她一厢情愿。 “我一定要把你送进监狱。”吴玉儿面色冰寒的看着慕容天明。 “可是你根本没有办法把我送进去啊,你无法证明我有罪。”慕容天明继续耍起了无赖。 气的吴玉儿牙根痒痒,最让吴玉儿无奈的是,她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将慕容天明缉捕。 “慕容大少,我看未必吧。”陆沉拿出自己的手机,释放着刚刚的录音。 慕容天明一字一句的都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吴玉儿喜上眉头,这件事情终于有了着落。 城府再深的慕容天明,都无法淡定下来,这陆沉简直就是耍流氓。 没想到陆沉还留有这一手,气的昏了头脑的慕容天明,想要上来抢夺陆沉手中的手机。 被陆沉一巴掌扇了出去。 “陆沉,将你的手机交给我。”吴玉儿说道。 “不可能,我留有手机还有事情,你还是别打我手机的注意了。”陆沉笑着说道。 吴玉儿想要从陆沉手中夺走手机,但她知道不可能,凭借着陆沉强大的身手,根本不怕她。 “我告诉你,你这是包庇罪犯。”吴玉儿哼了一声说道。 “别给我扣大帽子,该看的戏,让你们都看完了,还是赶快出去吧,我和慕容天明有话讲。”陆沉看着吴玉儿说道。 雷九天略微一点头,就走了出去。 吴玉儿想来想去,打算还是听陆沉的话吧,好在这些警察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替慕容天明送钱的这些人,也被打发了出去。 “好了,人都走光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来谈一笔交易吧。”陆沉走到了慕容天明手中。 慕容天明也有种想要将陆沉杀了的冲动,似乎这陆沉就像是自己的克星一般。 只要是遇到陆沉的事情,就会变得相当邪门。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些事情都是你设计的吧,是不是为了要那四十亿。”慕容天明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没错,你很聪明,本来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可谁知道慕容天齐作死呢,那我也拦不住他,你说是不是?”陆沉说道。 慕容天明此刻,才是真正意义上恨透了他这个弟弟,这个弟弟还真是什么好事都不干,坏事都有他的份儿。 “我一时半会可凑不出这么多钱。”慕容天明口气软了。 有证据在陆沉手中的慕容天明,决定先拖延陆沉的时间,到时候再找机会,从陆沉手中将录音夺取过来。 “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将这录音交给刚才那警察了。”陆沉摆手无奈的说道。 “你,你还真是无耻,就不怕我事后找你麻烦?别说你是蓝悠然的前男友,就算是现男友,蓝悠然也救不了你。”慕容天明说道。 陆沉自顾自的低头,以他和慕容天明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看来还是不愿意交出这些钱,那就算了我去将这录音交给吴玉儿吧,估计就算是以慕容家的势力,手也伸不了这么长。” 说完之后,转头就欲要朝外面走去。 “你说话算话?只要我把钱给你,你就把录音还我?”慕容天明气的都快吐血了。 这家伙软硬不吃,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下次找个机会,自己一定弄死他。 “我还有必要骗你么?”陆沉笑笑道:“当然你也可以在考虑考虑,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考虑太久,否则这录音就不在我手里了”。 慕容天明为了压抑心底的愤怒,猛然吸了口气,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人死了,真的什么就都没了。 慕容天齐这一次玩的也太大了,不单是把慕容天齐陷了进去,就连自己也陷了进去。 以后有关于慕容天齐的事情,能躲多远就多远,这次连自己都自身难保。 更不用说能够保住慕容天齐。 “好,我答应你,我明天再给你,今天实在掏不出这么多钱。”慕容天明咬着牙说道。 四十亿,这不是个小数目,就是以慕容天明想要短时间内交出这么一笔钱,也要狠狠出一下血。 “行,那你回去吧,我劝你还是快点好,别怪我没好心提醒你。”陆沉打着呵欠说道。 慕容天明走到门口,被一直站在门口的吴玉儿拦了下来。 “你就这么放他走了?”吴玉儿开口问道。 “当然,放他走吧。” 陆沉没有多说其他任何话,吴玉儿看着陆沉,只能不甘心的将慕容天明给放走了。 “你怎么可能将他放走呢?”吴玉儿气愤的说道。 “我放了他,你们还可以抓住他呀,这资料我需要拷贝一份,到时候拷贝完的那一份交给你了。”陆沉摇晃着手中的录音笔说道。 “你呀你,还真是……”吴玉儿明白了陆沉的意思,她看着陆沉,这哪是一个年轻人,完全就是一个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