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 密谋劫杀! - 极品透视

第两百五十一章 密谋劫杀!

爬到三楼阳台上的陆沉,用紫色神识观察着赵宏天的一举一动。 赵宏天打开电脑,输入密码,一切程序按部就班的进入着,可赵宏天总觉得自己这台电脑被人动过。 “不应该啊,这电脑的密码,连小三都不知道,还有谁能动过?”赵宏天脑海中的疑云一闪而逝。 想着那即将到手的警察局局长的位置,赵宏天心中满心欢喜。 他找到那个隐藏文件后,从那隐藏文件夹点了进去。 谁知道这赵宏天所拷贝的,只是其中一个子文件而已,赵宏天打开这个子文件,文件中只有其他人贪污受贿的记录。 却唯独少了赵宏天贪污受贿的记录? “还有这操作?赵宏天他要干什么?”陆沉喃喃说道。 一般来说,对于赵宏天这种性格如老狐狸般狡猾的人,对自己不利的证据,能够多销毁一点是一点,他怎么还能够存下来? 想到这里,陆沉继续读取起赵宏天心里所想,原来这是赵宏天所做的一步后手。 他生怕哪天被举报后,扒了自己这身警服,从而将证据留下来。 只要自己案发,赵宏天就会让妻子带着这证据呈现上去。 进而证明他妻子与自己的无关,还能够举报一波赵宏天,以免受到赵宏天的拖累。 当然,比起这小三,赵宏天更爱的还是他妻子,否则他也不会做出这种举动。 赵宏天打开了那儿的音频文件,慕容天明大致前进看了一番,里面详细记录了这些人贪赃受贿的过程。 有些视屏所拍的官员,恐怕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人拍了下来。 慕容天明不知道哪天会用到这种资料,存下来会有备无患,这对于慕容天明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况且里面有些人,他也是认识的,都是以精明狡猾著称的一群官员。 想抓住他们的把柄,可就太难了,这资料无疑是最好的证据。 有了这些资料,这些官员就成了慕容天明的棋子。 “赵副局长,你这可就帮了我大忙啊,哈哈哈,不管这次能不能找到那四个人,我都会想尽办法,让你升上去。”慕容天明哈哈大笑说道。 纵然是赵宏天,在面对这种重酬的许诺下,也有些失了神智。 “慕容老弟说的是哪里的话?这些都是我留下来的后手。”赵宏天立刻说道。 紧接着,慕容天明的态度明显热情起来,其中还在询问着那四个人的踪迹。 “行,我在打电话催催。”赵宏天趁着拷贝这些证据的时间,向手下打起了电话。 打完之后,赵宏天失望的看了看慕容天明:“不行,还是没找到,这些人踪迹,藏的太过隐秘,实在不行,可以对那两个人下手。” “毒也毒不死他们,这下可就难办了,有了第一次毒杀的经历,想要再毒杀第二次,根本不可能了,你们局里肯定会加强戒备。”慕容天明摇了摇头,为难的说道。 如今的王海和刘姐反水了,想要保住弟弟慕容天齐,也只能够以两个人家人作为依仗。 殊不知,自从毒杀失败之后,王海和刘姐两个人,誓死要举报慕容天齐。 就算是拿两人的家人威胁,也无济于事。 “如果我让他们两个人出来,然后你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两个做掉行不行?”赵宏天说道。 “这倒是个办法,可你要怎么样让他们出来呢?”慕容天明问道。 前面慕容天明也想到过这样的办法,然而想要实施起来颇有难度,不过有赵宏天帮助,这就变得简单起来。 “简单,他能不能出来,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情?”赵宏天得意的笑道。 “行,没问题。”慕容天明爽快的答应下来。 “慕容老弟,这资料就拷贝给你了,以后赵某在仕途上,还需要慕容老弟多多照顾啊。”赵宏天将拷贝好的资料,递给了慕容天明。 “那是当然。”慕容天明笑着,将拷贝好的文件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事情后,赵宏天和慕容天明离开了。 直到确认慕容天明和赵宏天离开以后,陆沉从三楼走了回来,继续打开电脑,重新拷贝起了这份文件。 边拷贝文件的同时,陆沉想着慕容天明和赵宏天那个暗杀的计划。 既然慕容天明想要暗杀王海和刘姐两个人,那么他一定会找来人手。 只要让苏雄严令注意云海市里面的动静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陆沉边拷贝着资料,边给苏雄打了个电话,顺便将嫁祸林浩涛的阴谋也告诉给苏雄了。 “他们要陷害林浩涛?行,我知道了,谢谢陆先生的提醒。”苏雄立刻感谢起来。 “对了,还要注意最近云海市有成批陌生人群的来往,他们应该是有着较强的身手。”陆沉继续说道。 “是,陆先生,我知道了。” 苏雄有些感到奇怪,他不知道,陆沉为什么会对这一切掌握的如此清楚,就像是陆沉亲自参加过慕容天明和赵宏天密谋一般。 苏雄绝对想不到,陆沉就在不远处,偷听到慕容天明和赵宏天的密谋,这对陆沉来说,与亲自参加差不多。 说完这一切后,陆沉将电话给挂了,又给吴玉儿打了个电话。 “喂,怎么了?这次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儿?”吴玉儿开口就说道。 陆沉有些无语的听着吴玉儿的抱怨,貌似每次最后好事儿的结果,都落在了吴玉儿的头上。 “那个,你那天气还好么?”陆沉颇为尴尬的说道。 “神经病,有话快说,我这儿事儿还多着呢,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吴玉儿说道。 陆沉听到吴玉儿那不耐烦的语气,立刻不敢再说笑。 “这次找你,确实是有事。”陆沉说着,将刚才赵宏天和慕容天明所密谋,关于劫杀王海和刘姐的一切,都告知给吴玉儿。 并且将赵宏天的名字也说了出来。 “真有这样的事情?”吴玉儿神色严肃起来。 “是不是真的,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我的电话费很贵的,没时间跟你闲聊,再见。”陆沉说道。 “喂,陆沉,别,我还有话要问你。”吴玉儿尖叫起来。 无论吴玉儿说什么,都阻止不了陆沉将电话挂断,听到那边嘟嘟的声音,吴玉儿一脸不甘心的神色。 “这小子,哼。”抱怨是抱怨,吴玉儿却不敢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