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陆沉手段! - 极品透视

第两百四十八章 陆沉手段!

林浩涛不太信任的看了看陆沉,又看了看苏雄,苏雄给了林浩涛一个自信的眼神。 这让林浩涛有些奇怪,为什么苏雄这么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 “这赵宏天可是出了名的老狐狸,有没有证据我也不知道,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林浩涛苦笑着说道。 “没事儿,我可以试试,如果明天之前没有确切答案,我会提前告诉你们的。” 这屈老做菜的手艺,也只有萧雅丽才能够相提并论,吃着屈老做的这些菜,让陆沉胃口大开。 吃完饭之后,陆沉也没有让苏雄接送,径直溜回了家。 林浩涛看着陆沉,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苏雄,你找的这年轻人靠谱么?” 无论从言语还是交谈方面,林浩涛总觉得陆沉是在吹牛逼,看着陆沉的样子,肯定连赵宏天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 苏雄居然放心,将这种事情托付给他? “林浩涛,这数十年来,我见过的年轻人不知几何,可唯有他,却让我一直都看不清,相信我,他一定会带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结果。”苏雄喃喃说道。 “唉,好吧,随你了。”林浩涛摇摇手说道。 陆沉吹着口哨,溜达在大街上,一方面是为了溜食,另一方面是为了寻找赵宏天的踪迹。 紫色的神识如同密密麻麻的天网一般散播出去,方圆十里以内的动静,全部都落入陆沉的脑海中。 今天陆沉没有别的事情,时间很多,所以不阻碍陆沉慢慢搜寻赵宏天的踪迹。 漫步在云海市的夜景大街上,欣赏着云海市里面的风景,陆沉吹着口哨。 时间过去了三个小时,陆沉始终溜达在云海市大街上。 一无所获的他,不禁四处张望着,在想着用不用给吴玉儿打个电话,来询问一下赵宏天的住址。 嗯?陆沉紫色的神识中,出现一道人影,赵宏天在和一个二十多岁年轻美貌的女子吃饭。 当陆沉那紫色神识探知到赵宏天内心的想法后,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可以啊赵宏天,这么会玩,连小三都有了,看来明天真有大新闻了。”陆沉站在路边,拿出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 陆沉不确定赵宏天是否认识他,所以直接去旁边的商店,买了一个帽子,遮住了面容。 云海市灯红酒绿,繁星点点,吃饱喝足的赵宏天,扶着这名二十多岁年轻貌美的女子,从饭店中走了出来。 这二十多岁,年轻貌美的女子,在赵宏天的搀扶下,上了赵宏天的车,赵宏天开的还是一辆奔驰。 陆沉看见赵宏天开车离去,马上叫了一辆出租车,紧紧跟在了赵宏天的后面。 直到云海市中心的一栋别墅区附近,赵宏天将车慢慢开了进去。 陆沉从车上下来,放眼一看,巧了,正是那天苏雄带着王海和刘姐所来的那栋别墅群。 别墅群附近有严格的保安系统,专门供以查明来者身份。 一旦没有在这别墅群中买房,都会被拦截下来,除非有人出来将他接进去。 陆沉打了个电话,让苏雄派人出来将他接了进去。 进入别墅群后的陆沉,放眼望着四周,神识一直紧盯着远去的赵宏天,没有半分懈怠。 陆沉听苏雄讲过,这里的别墅群一平要将近上万块钱。 以赵宏天每年的年薪,根本买不起这里的别墅,要说这赵宏天没有受贿,打死陆沉都不相信。 老奸巨猾的赵宏天,还真有一份受贿资料,他将自己受贿的资料留了一份,一半藏在了家里的电脑中,另一半藏在了这别墅的电脑中。 而电脑里面的密码,陆沉也从赵宏天的脑海中查了出来。 这别墅群里面的别墅,都是以二层楼为主,偶尔高一点的达到了三层和四层楼,赵宏天所居住的这幢别墅,就有三层楼之高。 “亲爱的,你先进去吧,我把车停了。”赵宏天低下头,亲了那名年轻女孩一下。 那年轻女孩撒着娇,拿着钥匙走进了别墅中。 停完车的赵宏天,正准备进入别墅中,听到电话铃声响了,看了下电话号码,小声嘀咕道:“又是你这个黄脸婆。” 话是这样说,可赵宏天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老婆,嗯,我在值班,今晚就先不回去了,你早点睡吧。”赵宏天说道。 说完之后,赵宏天将电话挂了,哼着小曲走进了别墅中。 陆沉一直跟随在赵宏天的身后,这番话落在陆沉的耳朵里,也是让陆沉听到清清楚楚。 那些破事情,陆沉才不想管那么多,陆沉看见赵宏天进去后,才悄悄从墙上翻了过去。 这墙有两米高,上面还有着带刺的铁钩,翻墙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这铁钩子穿烂身体。 可这又怎么能难得到陆沉? 陆沉的身体经过万雷心经的洗礼过后,身体变得身轻如燕,别说两米高的墙,就是五米高的墙,他也能够轻松跃过。 嗖! 陆沉翻墙越过,看着眼前的别墅,三层楼高的别墅,想要进去除了从大门外,还能够翻窗进入。 一楼的窗户被关的严严实实,二楼和三楼,有的窗户被打开了。 翻越二楼的窗户,这对陆沉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陆沉蹑手蹑脚的用双手将身体支撑在一楼的窗户上。 紧接着,陆沉看了看二楼的窗户,双角一蹬,双手趁着这个机会,一下抓住了二楼窗户的墙壁。 陆沉左手扶着窗户框,右手支撑着身体,纵身一跃,跳进了房间里。 陆沉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赵宏天和那二十多岁年轻女子在一起调情的场景。 “宏天,你什么时候跟你们家那个黄脸婆离婚啊?”那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说道。 “再过一段时间吧,这些时日忙完了,我就和他离婚。”赵宏天嘿嘿的笑了起来。 脑海中却想着,你真是做梦,要我离婚,还要分割财产,跟你也是玩玩罢了。 “你骗我,都过去多少个一段时间了。”那年轻女子撅着嘴说道。 “我们这样不是也挺好嘛?你说是不是?”赵宏天起身眯着眼睛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