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他到底是谁? - 极品透视

第两百四十一章 他到底是谁?

雷九天话音刚落,楚天雄那被酒精灌醉的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雷九天,为什么?我们公司和你们合作那么大的利润。”楚天雄愣住了。 这件事情直接牵动了五虎帮和楚天雄五个亿的利益,也可以说五虎帮是这宗买卖中最大的受益人。 楚天雄在其中占据的利益,也有占有一部分。 可雷九天面对这巨额利益,面容丝毫没有动容,依旧盯着眼前的楚天雄。 “我要找你们的帮主苏雄,这件事情必须要让他知道。”楚天雄大吼大叫起来。 “不用了,就算是苏雄帮主知道今天的事情,也会有这样的做法。”雷九天挥挥手的说道。 楚天雄不甘心的看着雷九天,这买卖已经谈成了,为什么雷九天还会后悔? 还没等楚天雄多想,雷九天走到陆沉的身旁,在众多人诧异的眼神中,朝着陆沉微微鞠了一躬。 “对不起,陆先生,我们不知道是您在下面。”雷九天一句话,让那原本满脸笑容的魏明豪和李路两人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魏明豪,那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是最清楚雷九天能量的人之一。 就是魏明豪的父亲,想要见到雷九天,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至少还要通过刀哥,才有可能见到雷九天。 那还是在雷九天有时间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很少,所以每次魏明豪父亲想要送礼,都是通过刀哥来给雷九天。 这陆沉到底是什么人?在魏明豪的眼中,陆沉充满了神秘的神色。 他绝对不是自己高中的那个同学陆沉! 连雷九天都是如此的尊敬对陆沉,可想而知,这陆沉的地位远在雷九天之上。 魏明豪再想起刚才得罪了陆沉,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丝后怕,魏明豪怕陆沉对他的报复。 现在的陆沉,想要报复他,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已。 魏明豪又想起刚才陆沉跟他开玩笑,说的一个月打扫卫生二十五万。 这在魏明豪的眼中,一下子有价值起来,别说是二十五万,就是二百五十万,魏明豪都可以答应。 魏明豪低着头,不敢抬头看着陆沉,生怕陆沉记着这档子事儿。 “她是我的同学。”陆沉这才开口,指着林静说道。 “楚天雄,快将林静放开,那是陆先生的同学,否则别怪我们五虎帮和你当场翻脸。”雷九天开口说道。 楚天雄再愚昧,也不可能到为了一个女人,去和五虎帮翻脸的地步。 他到这个时候,也才猜测出几分陆沉的身份,或许这一切都和陆沉有关。 “过来吧。”陆沉朝林静招了招手说道。 林静这才受宠若惊的跑到了陆沉的身边,林静发现这个男人,似乎和其他男人有那么一些与众不同。 想到这里,林静不禁朝陆沉多望了几眼,陆沉这时候的目光在楚天雄和雷九天的身上。 “陆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雷九天小心翼翼的说道。 “没有了,雷九天,这次谢谢你了。”陆沉点头说道。 “陆先生言重了,就是我苏雄苏帮主在这,也会这样处理这件事情。”雷九天说道。 当雷九天看到陆沉和他的同学们,在金碧辉煌一楼庆祝的时候,又插了一句说道: “陆先生,您是在这参加同学聚会?” 陆沉点点头:“是的,怎么?雷九天你还有事情?” “不不不,九天是想请陆先生移步楼上,楼上各方面要比这一楼好的多。”雷九天开口说道。 陆沉看了看魏明豪,魏明豪识趣的低下了头,目光掠过魏明豪,又看着魏明豪身后的同学们。 看着他们的眼神,陆沉能够读出来他们是想要上去。 “楼上不是已经满了么?”陆沉问道。 “不满,不满,我马上叫人去腾出来位置,刀子,快一点,上去让服务员腾出两个包间。”雷九天说道。 陆沉点点头,在雷九天的带领下,朝着楼上走去,金碧辉煌的服务员,一下全部被调动起来。 仅仅用了五分钟,就将两个包间打扫的一干二净。 “把所有菜都上一遍,帐都算到我头上。”雷九天对着服务员说道。 对于这一幕,魏明豪和其他同学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们甚至都感觉到有些麻木了。 “这些都是我五虎帮的精英,陆先生需不需要让他们当您的跑腿?”雷九天站在陆沉身旁问道。 “不用了。”陆沉挥了挥手说道。 雷九天听闻,马上让这些黑衣人离开,不敢多滞留一秒钟,“那陆先生就请先用餐,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随时喊我。” 说完之后,雷九天也退了出去。 发生这一切,都是在短短半小时之间,孙林语吃惊的看着陆沉,她不知道刀哥,但却知道雷九天。 孙林语的父亲也是一名商人,只不过比起魏明豪的家庭,能量差的很远,她们家也只是勉强算得上富裕之家, 对雷九天,孙林语和她父亲有一次在参加上流社会的聚会中,远远看过一眼,知道这是个在云海市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样一个大人物,孙林语却没想到和陆沉的渊源这么深! 看起来陆沉之前对孙林语所说的一切,都不是妄言。 “好了,前面的事儿也结束了,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不用管我。”陆沉笑着说道。 这时候的陆沉,成为同学之间炙手可热的红人,连魏明豪都舔着脸趴过来,生怕陆沉记恨一般,不停的拍着陆沉的马屁。 一时之间,陆沉成为整个聚会的热闹焦点。 在雷九天的吩咐下,这两个包间的菜上的很快,一盘盘菜端了上来。 面对这些菜,陆沉的同学们没有吃的欲望,反而是对陆沉的身份感兴趣。 “陆沉,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你这么言听计从,我看他们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该不会是黑社会吧?”一个同学说道。 “他们啊,他们就是我的朋友,不碍事,你们不信问魏明豪。”陆沉笑着说道。 魏明豪正在喝啤酒,差点喷了出来,敢将雷九天称之为朋友的,怕是就陆沉一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