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吴玉儿插手 - 极品透视

第两百二十四章 吴玉儿插手

慕容天齐憎恨的看着那几名保镖,又泄气的看着陆沉,捂着那脱臼的胳膊,跟在陆沉身后。 这时候的慕容天齐,被陆沉的一身武力所震慑住了,连哥哥找的这保镖,都不是陆沉的对手。 更别提他这一个小小的纨绔子弟了,想到这里,慕容天齐也不敢有小动作。 慕容天齐跟在陆沉的身后,走到了萧雅丽这一桌。 陆沉看到萧雅丽笑道:“丽丽姐,我有点事儿先走了,账我先结了。” “行,那你去吧,回头我再和你联系。”萧雅丽说道。 刚才陆沉和那保镖的打斗动作幅度之小,除了那围观的几名保镖外,其他人根本没有看到陆沉和那保镖动手。 陆沉在结完帐之后,和慕容天齐走出了火锅店,刚一出火锅店,陆沉就感觉到有人一直跟踪在他后面。 等到陆沉神识一扫,那些跟踪在后面人出现在陆沉的脑海中。 “你也来了,看来你对慕容天齐志在必得,可惜了,这慕容天齐要为我所用。”陆沉低声说道。 陆沉带着慕容天齐拐了个弯,就被一些人堵了过来,为首的一个人,正是吴玉儿。 “陆沉,谢谢你将慕容天齐帮我们抓出来。”吴玉儿笑着说道。 关于赵宏天私自放走慕容天齐的事情,在吴玉儿这里,根本不可能私了,她是那种认定死理,就会一直追查下去的女人。 既然是慕容天齐犯了法,她就绝不会纵容慕容天齐,这些天以来,吴玉儿从早到晚都在监视着慕容天齐。 幸亏这次慕容天齐和手下几个保镖出来吃饭,带的人不是很多,吴玉儿就想借此机会,将慕容天齐先逮捕起来,再做打算。 然而陆沉在火锅店中,出手将慕容天齐制伏。 “不不不,慕容天齐放在我这里还有用,我还不能把他交给你们。”陆沉摇着头说道。 “你,难道你想要包庇罪犯,你也知道他是绑架刘雅菲的幕后黑手。”吴玉儿气的直发抖。 “当然知道,可我说过了,他还有用。”陆沉笑着说了起来。 “不行,今天我是非要把慕容天齐带回去。”吴玉儿的倔强性子也上来了。 这一次,慕容天齐被赵宏天亲自放走,已然让吴玉儿很不爽了,陆沉又反对她的做法。 “那你有逮捕令和拘留证么?”陆沉笑眯眯的说道。 吴玉儿的脸色唰,一下就变得很难堪,这陆沉简直是不给自己面子。 逮捕令和拘留证都要经过副局长的答应,才能够签下来。 那就必须会经过赵宏天之手,这赵宏天与慕容天齐的关系非同一般,怎么会给她签下逮捕令和拘留证? 旁边的慕容天齐也知道,他被吴玉儿带回去,肯定没有好果子,就叫嚣起来:“小姑娘,没有逮捕令和拘留证,你要抓我可是犯法的行为。” 陆沉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这一切,吴玉儿沉默下来。 “队长,我们要不然先把慕容天齐抓回去吧,到时候在慢慢申请逮捕令吧。” “就是啊队长,你不是一直想将慕容天齐抓捕归案么?现在就是一个好时机,我们帮你把慕容天齐抓捕归案吧。” “为了这次能够抓捕慕容天齐,兄弟们可都是花费了不少力气啊。” 吴玉儿看了看陆沉,又看来看站在一旁的慕容天齐,却令人出奇的说道:“行,我没有逮捕令,拘留证,下次我一定带着证件来抓捕他。” 说完之后,在众多便衣惊讶的目光中,吴玉儿带着手下都离开了。 陆沉看着远去的吴玉儿,嘴角流露出一抹笑容,等到吴玉儿真正将逮捕令申请下来的时候,这慕容天齐就不在他手里了。 “大哥,你把我放了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答应。”慕容天齐不禁哀求起来。 吴玉儿的倔强脾气是出了名的,就连慕容天齐都从哥哥那知道。 要不是赵宏天动用了一些权力,恐怕他现在还在警察局里面蹲着呢。 如果陆沉把他交给了吴玉儿,那想要再把他捞出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行啊,我要四十亿。”陆沉乐了,“只要你把钱给我,我立刻就走。” 四……四十亿?慕容天齐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就算是把他给卖了,也没那么多钱。 “你在开玩笑吧,我哪里有这么多钱?”慕容天齐说道。 “你当然没有这么多钱,你哥哥应该会有吧,放心,我会把你交还给你哥哥的,以免吴玉儿再打你的主意。”陆沉说道。 慕容天齐有些吃不准陆沉的想法,他看到陆沉那样子,还以为陆沉要让他哥哥来赎他。 “就算我哥哥来救我,也不会掏这么多钱的。”慕容天齐冷哼道。 “行了,别废话了,带我去找你哥哥。”陆沉将慕容天齐一推,慕容天齐在前面带着陆沉,朝哥哥慕容天明的宾馆走去。 慕容天明正在喝茶,看着当天的报纸,不出意料,明天中午就该回京城了。 慕容天明只希望,以后这个弟弟能给自己少招惹一点事情,这次还多亏了慕容家的势力。 一方面,慕容天明让赵宏天将责任全部推到王海和刘姐的身上; 另一方面,慕容天明让赵宏天在给刘雅菲和他的经纪人拖延时间。 慕容天明相信,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时间去消除。 上边有慕容家压着,天大的事情也翻不起来一个浪花。 自己这个弟弟,有胆量去绑架刘雅菲,还不知道下次会有胆量做什么事情。 头疼至极的慕容天明,低着头看报纸,忽然外面的门铃响了,慕容天明起身去开门,发现弟弟慕容天齐和陆沉站在了一起。 慕容天明看到陆沉的一瞬间,那略微惊讶的神色转瞬即逝,很好的修养立刻展现出来。 “原来是陆沉啊,来来来,快请进来做,弟弟,陆沉来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慕容天明略微责备的说道。 “哥哥,他是……”慕容天齐正准备向哥哥告状,却被陆沉打断:“不用,这次来我是想要跟你说一件事情。”